找回密碼
 註冊
|註冊|登錄

伊莉討論區


搜索
感激所有對伊莉作出奉獻的人尊貴會員無限下載附件認識好友、聊天,分享生活趣事
中文office約會總鋪師photoshontr噬血
スク水家庭教師女校一個人的武田弘光泳裝

休閒聊天興趣交流學術文化旅遊交流飲食交流家庭事務PC GAME連線遊戲
TV GAME熱門線上其他線上感情感性寵物交流家族門派動漫交流貼圖分享
BL/GL音樂世界影視娛樂女性頻道潮流資訊BT下載區GB下載區下載分享
短片電腦資訊數碼產品手機交流交易廣場網站事務長篇小說體育運動
時事經濟上班一族博彩娛樂
長篇小說交流園地出版類言情小說玄幻魔法小說武俠修真小說科幻偵探小說原創言情小說都市小說輕小說
其他小說
查看: 185884|回復: 259

[古典仙俠] 血紅 -【逍行紀】《全文完》 關閉[複製鏈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帖子
2374
積分
7517 點
潛水值
102912 米
發表於 2009-4-19 11:15 AM|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蝶柔 於 2010-2-18 10:35 PM 編輯

           【小說書名】:逍行紀
           【小說作者】:血紅
           【作者簡介】:待補
           【其他作品】:待補
           【內容簡介】: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總有一些事情讓人記住,總有一些事情讓人忘記。
  那些忘記的,隨風飄散。
  那些記住的,就此成為執念。
  所以,哪怕在佛前叩首萬年,所求無非是‘相見’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成為伊莉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帖子
2374
積分
7517 點
潛水值
102912 米
發表於 2009-4-19 11:17 AM|顯示全部樓層
若新密碼無法使用,可能是數據未更新。請使用舊密碼看看。
馬甲號老書 第一章

第一章春眠不覺曉

    陽春三月,整個武漢市籠罩在一層朦朧的細雨中。

    雨點紛紛揚揚的落下,濕潤了天地。天上的雲層壓得極低,空氣都變成了一種古怪的牙黃色,淡淡的水腥味讓人腦袋都變得暈暈沉沉的。

    某大學的校園,粗可兩人合抱的參天巨木,綠蔥蔥的籠罩著整個校園。樹木稍微稀疏點的地方,是靠近東湖邊的那個宿舍區,七八棟外表顯得比較老舊的宿舍樓懶洋洋的躺在地面上,灰色的牆壁的色彩彷佛都滲了出來,連帶著幾米外的空氣都變得灰蒙蒙的。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若有安裝色情守門員,可用無界、自由門等軟件瀏覽伊莉。或使用以下網址瀏覽伊莉: http://www.eyny.com:81/index.php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帖子
2374
積分
7517 點
潛水值
102912 米
發表於 2009-4-19 11:18 AM|顯示全部樓層
若新密碼無法使用,可能是數據未更新。請使用舊密碼看看。
馬甲號老書 第三章

   第三章成為CSER的過程就是被蹂躪

    台上的某個號稱剛剛從美國回來的青年教授沉迷在自己的講授中,說著說著,下課鈴響了。這位已經習慣了美國大學習慣的教授馬上閉嘴,收拾了講義就往外走。

    月亮他們寢室的人龜縮在教室右後方的角落,看著幾個想要溜須拍馬的同學走上去,虛心的請教問題。可是這位教授很牛B的說︰“這些問題太簡單了,大學就是一個自己不斷的研究進步的時間,自己回去好好鑽研一下,我以前的導師從來就不做課余輔導的。”說完,他頭也不回的就走。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如果你忘記伊莉的密碼,請在登入時按右邊出現的 '找回密碼'。輸入相關資料後送出,系統就會把密碼寄到你的E-Mail。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帖子
2374
積分
7517 點
潛水值
102912 米
發表於 2009-4-19 11:19 AM|顯示全部樓層
如果發覺自己無法使用一些功能或出現問題,請按重新整理一次,並待所有網頁內容完全載入後5秒才進行操作。
馬甲號老書 第五章

   第五章羞辱

    第二天大清早,又下雨了,月亮冒著雨點飛快的從學校大門一路狂奔,渾身癱軟的跑了十幾分鐘後跑回了自己的宿舍樓,站在門口等待阿姨開門。

    摸著濕漉漉的頭發跑回了寢室,月亮愕然發現,寢室里面的其他幾個家伙已經是頭發挺立,衣冠筆挺,皮鞋雪亮的在寢室里面坐立不安了。尤其大炮是抓起一本《線性代數》翻兩下,馬上丟開,然後撈起《鹿鼎記》看幾頁,也隨手放在了自己床上。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若有安裝色情守門員,可用無界、自由門等軟件瀏覽伊莉。或使用以下網址瀏覽伊莉: http://www.eyny.com:81/index.php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帖子
2374
積分
7517 點
潛水值
102912 米
發表於 2009-4-19 11:20 AM|顯示全部樓層
回覆中加入附件並不會使你增加積分,請使用主題方式發佈附件。
馬甲號老書 第六章

   第六章流氓面世

    垂頭喪氣的晶晶、帥哥他們幾乎是扛著月亮回到了寢室,把他扔在了晶晶的床上,然後愕然的發現臨陣逃脫的大炮死豬一樣的癱瘓在萎哥的床上。聽到了動靜,大炮雙目通紅的探起了自己的腦袋︰“啊?吃完了?晚飯給我帶個雞腿啊,好餓,我再睡一下。”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帖子
2374
積分
7517 點
潛水值
102912 米
發表於 2009-4-19 11:21 AM|顯示全部樓層
分享使你變得更實在,可以使其他人感到快樂,分享是我們的動力。今天就來分享你的資訊、圖片或檔案吧。
馬甲號老書 第七章

    第七章無恥者以及流氓站隊

    不知不覺的,月亮他們寢室的人開始了連番的逃課,逃課,再逃課。雖然說逃課是人生大學中必須經歷的事件,但是似乎月亮他們逃課的次數太多了些。除了專業相關的幾門課程,其他的什麼物理啊、政治啊、歷史啊、大學語文啊這些課,他們是一節都不浪費的全部逃掉了。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如果發覺自己無法使用一些功能或出現問題,請按重新整理一次,並待所有網頁內容完全載入後5秒才進行操作。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帖子
2374
積分
7517 點
潛水值
102912 米
發表於 2009-4-19 11:22 AM|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rainynight 於 2009-4-19 11:24 AM 編輯

馬甲號老書 第八章

   第八章成形

    通宵散了後,firebat,現在知道他姓章,按照他自己的話說,就是章魚的章。不過,月亮和大炮還是干脆的叫他蝙蝠的。蝙蝠對月亮他們說︰“你們回去休息一下,晚上我找你們出來,大家見個面,吃頓飯,聯絡一下感情,嗯,商量一下隊伍具體準備怎麼搞,雖然我們不玩職業的,但是起碼不能在網吧的時候丟面子是不是?”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帖子
2374
積分
7517 點
潛水值
102912 米
發表於 2009-4-19 11:25 AM|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一章 兄弟

春林花多媚春鳥意多哀

    春風復多情吹我羅裳開

    朝登涼台上夕宿蘭池里

    乘月采芙蓉夜夜得蓮子

    仰頭看桐樹桐花特可憐

    願天無霜雪梧子解千年

    淵冰厚三尺素雪復千里

    我心如松柏君情復何似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帖子
2374
積分
7517 點
潛水值
102912 米
發表於 2009-4-19 11:26 AM|顯示全部樓層
若有安裝色情守門員,可用無界、自由門等軟件瀏覽伊莉。或使用以下網址瀏覽伊莉: http://www.eyny.com:81/index.php
正文 第三章 大禍

    夜里,林逍躺在床上,左手摟著那本家譜,右手則緊緊的捏著丹令。

    偏處西北邊陲,回春堂畢竟是大元國西北一境最大的藥商,各種消息很是靈通。林逍自然知道,自五年前大元國老君主暴斃之後,七名王子分別興兵爭奪天下,五年的時間,這個天下已經糜爛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歸化城這一帶,因為遠處邊疆的關系,倒是享受了幾年的太平日子。但是,隨著黑刀匪的到來,這平靜安逸的生活,顯然就要被打破了。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回覆中加入附件並不會使你增加積分,請使用主題方式發佈附件。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1

帖子
183
積分
58 點
潛水值
5225 米
發表於 2009-4-29 04:57 PM|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四章 城破

回春堂后院議事大廳。

    很古樸的大廳,寬五丈,深有二十丈左右,一張黑漆漆的大長桌占據了大廳絕大部分的空間,長桌邊整整齊齊的放著近百張高背椅。黑檀木的天棚、水磨青磚的地板,兩側牆壁上一溜兒掛著兩百多幅人物肖像,這是回春堂歷代堂主即花家家主的畫像。一張張泛黃的畫像,使得這大廳益發顯得古樸莊重、有一種令人窒息的壓力彌漫在大廳中。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I'm gonna make a change for once im my life
I see the kids in the streets with not enought to eat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1

帖子
183
積分
58 點
潛水值
5225 米
發表於 2009-4-29 05:00 PM|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五章 魔道

歸化城內突然到處點起了火頭,一道道黑煙裹著烈焰直沖天空。喊殺聲自四面八方傳來,其中更混雜了無數百姓驚惶絕望的驚叫。

    一個陰恻恻的聲音覆蓋了整個歸化城:“兒郎們,盡情洗掠。今日一天,由得你們快活!”

    雷鳴般的歡呼聲從四下里傳來,聽那聲音,竟然是歸化城的東南西北四座城門同時被攻破,匪兵已經從四面八方湧了進來。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I'm gonna make a change for once im my life
I see the kids in the streets with not enought to eat
若對尊貴或贊助會員有任何疑問,歡迎向我們查詢。我們的即時通或MSN: admin@eyny.com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1

帖子
41
積分
35 點
潛水值
8940 米
發表於 2009-5-13 06:29 PM|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六章 匪軍

    黑漆漆的秘庫中,林逍不知道自己已經在這里呆了多久。

    林善的修為比他高深太多,被點中的穴道,直到現在才緩緩的有了一點兒松動。林逍一察覺自己能夠調動真氣了,就急忙不斷的運氣沖關,想要盡快的打通穴道恢復行動的能力。

    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不知道外面到底變成了什麼樣子,不知道林善和回春堂的其他人是否還活著,種種一切的擔心,讓林逍的心有如油烹一般,他好幾次都差點氣血攻心暈死過去。幸好林善點他穴道的時候也考慮到了這一點,有幾處穴道正好控制了林逍的血氣,就算他再焦急,卻也只能安安靜靜的、清清醒醒的坐在這里發愣。

    堅韌的長青真氣不斷的沖擊著那幾處被封的穴道,終于,林逍隱約聽到了體內傳來了幾聲極其細微的輕響,他的身體已經能夠動彈了。

    “爹爹!”林逍立刻發出了一聲尖叫,踉蹌著朝秘道的方向奔去。

    只是,他已經枯坐了好久好久,渾身血脈極不通暢。他剛一邁開腳步,就一頭栽倒在地上。翻滾了好幾下,他依然沒能爬起來。

    “不急,不急。爹爹神功蓋世,定然不會有差的。”林逍不斷的告誡自己不要著急,他慢慢的調動真氣,慢慢的將自己的血脈通暢,慢慢的讓身體恢復了柔軟和活力,這才慢慢的站了起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感受著一口真氣上下貫通無阻,林逍這才快步的沖出了秘庫。

    秘道打開,林逍原地跳起兩丈多高,輕巧的落在了那片黑漆漆的毒土上。剛剛跳出地面,他就察覺了,四周的氣氛不對。

    游目四顧,林逍不由得心里一陣陣的叫苦,回春堂的後院里,居然站滿了身穿血衣的彪形大漢,一個個正虎視眈眈的望著林逍。

    其中更有十八名身穿血色鎧甲的大漢,簇擁著一張太師椅,椅子上四平八穩的坐著一名身高丈二,同樣是穿了一套血色鎧甲,周身威風八面、自然而然有著一股霸道絕倫的氣勢朝四面八方不斷擴張的虯髯壯漢。壯漢的腳邊插著一柄三尖兩刃刀,刀桿子足足有小海碗粗細,大刀通體由一種奇異的血色金屬打造,林逍只是望了那柄大刀一眼,就覺得眼楮一陣劇痛,他忙不迭的轉開了腦袋。

    “嗯,一個小崽子!”虯髯壯漢慢條斯理的從嘴里吐出了一個果核,甕聲甕氣的說道︰“娘的,等了兩天兩夜,還以為這地下有什麼好東西,原來只是一個毛都沒長齊全的小崽子!血十三,下去看看,那個地洞里面有什麼好東西。”

    虯髯壯漢身後那十八名身穿血色鎧甲的壯漢中聞聲走出了一人,這人走到了黑土邊,皺著眉頭看了看一眼那黑得發亮的泥土,小心翼翼的縱起身形,跳進了秘道里。林逍死死的抿著嘴唇,看著那大漢龐大的身軀有如一朵兒棉花一般落下了秘道,居然沒有帶起一點兒聲音。

    過了沒一會兒,血十三就氣呼呼的又跳了出來,他大聲叫道︰“魁首,屁都沒有一個。”

    虯髯大漢搖了搖頭,很不滿的說道︰“屁都沒有一個?那,只能拿這小娃娃頂缸了。兀那小子,你可是回春堂的人?”

    林逍咬了咬牙齒,看著那虯髯壯漢,沒吭聲。

    虯髯漢子眉頭一皺,突然拍著大腿‘哈哈’大笑道︰“我明白了,小子,你且放心,我不是屠了你們歸化城的黑刀。老子是‘霸王’,你聽說過老子的名號沒?老子這三年來,在方圓兩千多里地內,也該是聲名顯赫的吧?霸王啊,霸王啊,你難道沒聽說過?”

    霸王凌霸天,名氣果然是很大。他在大元國武林譜的黑榜上,排名第二,武功高絕不提,麾下更有如狼似虎的‘霸王卒’八千人,是一股極其強悍的匪軍。不過,他的行事作風和黑刀匪不同,黑刀匪所過之處雞犬不留,霸王凌霸天呢,卻只是求財,凡是被他掃蕩過的城池,就連一個銅錢都別想留下,但是他卻很少傷人性命。

    只有一個例外,那就是當這座城池里有什麼出名的武學高手時,那些個高手就注定要倒霉了。

    凡是和霸王凌霸天動過手的人,最好最好的結局,也是在床上躺了三年才勉強恢復了行動力。

    凌霸天的話多少起了點作用,林逍輕輕的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聽說過,你也不過是一個匪兵頭目。”

    “中啊!”凌霸天一拍大腿,‘嘎嘎’笑道︰“老子還就是一個匪兵頭目!不過,老子這個匪嘛,只求財,所以,多少還比黑刀匪他們要強一點。這次我剛剛掃了歸應城過來,嗯,聽說黑刀他們攻下了歸化城,就過來看看能不能打點秋風。結果嘛~~~”

    凌霸天怪笑道︰“黑刀匪的人在這塊黑土上丟下了三百多條人命,卻硬是沒能發現地下有什麼東西。他們倒是干脆,就這麼離開了,可是老子好奇啊?所以帶著人在這里守了兩天兩夜,果然把你等了出來。”

    大手抹了一把臉上的胡須,凌霸天笑道︰“你是回春堂的人?”

    抿了抿嘴唇,林逍點頭道︰“是!”不承認也沒用,自己能從回春堂後院如此隱秘的地穴中鑽出來,是人都知道他是回春堂的人,而且肯定是很重要的人物,否則如此隱秘的地穴,不可能只藏匿了他一個人。

    “會用藥?會治外傷?各種行軍病癥,你可拿手?”凌霸天站了起來,笑眯眯的看著林逍。

    “會!會!拿手!”林逍陰沉的望著凌霸天,不知道他問這些有什麼用意。

    “妙極,妙極!”凌霸天笑了,他點頭道︰“看你年紀不大,想來醫術也不怎麼的,不過呢,有一個隨軍隊的大夫總比沒有好。從今天開始,你就是老子‘霸王卒’的軍醫,老子手下兄弟有了什麼毛病,就全著落在你身上了。”

    “我~~~”林逍心中怒極,他怎麼可能將自己的醫術用在這些窮凶極惡的匪徒身上?就算他們不是攻打歸化城的黑刀匪,但是,他們也是匪!

    “不要拒絕!否則你就死定了!”凌霸天懶洋洋的看著林逍,淡淡的說道︰“回春堂,不,是整個歸化城的人都死絕了。你就是回春堂的最後一點兒根子。你若是也死了,回春堂就真的絕代了。你也不想事情變成這樣吧?所以,乖乖的做老子的軍醫!”

    完全不給林逍拒絕的余地,兩名身穿血色鎧甲的壯漢就靠了過來,一把抓住了林逍。

    他腰間的小包裹也被一個壯漢隨手扯了過去。

    林逍正待大口喝罵,他腦後突然一震,卻是已經被一名血甲大漢打暈了過去。

    凌霸天有點憐憫的看了林逍一眼,搖頭道︰“打暈了好,不要讓他看到城里的慘狀,否則小崽子會發瘋的。過了這一陣子,就好了。”

    搖搖頭,凌霸天猛的拔起了三尖兩刃刀,用力的朝虛空中一劈︰“孩兒們,開拔啦!浪費了兩天時間,得去找點樂子啦!三王子來信了,‘飛雲關’擋住了三王子大軍的去路。飛雲關守將的祖籍就在附近,咱們得去抄了他的老家才行啊!”

    霸王卒們紛紛開拔離開了歸化城。

    林逍,就此成為了霸王卒的軍醫!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若對尊貴或贊助會員有任何疑問,歡迎向我們查詢。我們的即時通或MSN: admin@eyny.com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1

帖子
41
積分
35 點
潛水值
8940 米
發表於 2009-5-13 06:32 PM|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八章 有女

    又是一個胸口挨了一槍,幾乎被扎了個通透的霸王卒被送了過來。林逍繼續用他暴力的手段對這霸王卒進行急救。林逍野蠻而粗魯的將那霸王卒在一塊油布上胡亂的翻滾著,各種稀奇古怪的藥粉藥膏不斷的塗抹了上去。眼看著那霸王卒傷口處的血流止住了,他呻吟的聲音也漸漸的大了起來,最後就和他的袍澤一般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慘叫聲!

    血五實在看不下去了,就算他是屍山血海闖蕩過來的殺人魔王,他也看不下去了。他感覺著,他的兒郎們在林逍手下,就不像是受了重傷的傷員,而簡直就有如過年的時候被綁上了砧板的年豬!甚至就連他們慘叫的聲音,都是這樣的一般無二。

    憤憤然來到了督陣的凌霸天身邊,血五將林逍的手段告知了凌霸天。

    凌霸天驚訝的挑了挑眉頭,驚問道︰“到現在為止,送過去的兒郎,沒有一個死掉的?”

    “然!”血五惱怒的點了點頭。

    “哦,那就隨便他折騰吧!”凌霸天微笑道︰“這小子有一手。剛才送過去了九十七名受傷的兒郎,其中有十二名我斷定他們是必死的。居然還能活下來?不錯,收容這小子,卻也不虧本。”

    “可是他~~~”血五想要抱怨點什麼。

    凌霸天瞥了他一眼,淡然道︰“老五,不要忘了,我們血殺魔道需要的,是百戰余生的鐵血豪雄。哼哼,受點苦楚,對他們的修煉更有好處。起碼以後他們入門後,闖過‘血海煉體’那一關,可就容易太多了!你應該祈求那小子下手再狠辣一點,越疼痛越好!”

    一聽得‘血海煉體’四字,血五的臉色頓時變了,他興沖沖的一拍手,大笑道︰“我怎麼忘了這個碴兒?嘿,嘿嘿,得了,讓他折騰!”

    凌霸天笑了幾聲,又扭頭看向了正在血腥搏殺的沈家堡。

    已經有數百名霸王卒湧上了城頭,正將沈家堡的堡丁打得連連倒退。霸王卒們下手凶狠,修煉的又是和一般的正統武學大相庭徑的血殺魔功,每招每式都帶著一種哪怕是兩敗俱傷都要殺死敵人的悍勇戾氣,那些堡丁哪里是他們的對手,往往是一個照面,就被砍翻在地。

    更讓那些沈家堡的堡丁感到恐懼的,是這些瘋狂的霸王卒,他們砍翻了敵人後,往往還要對著敵人的身體補上數十刀,一定要將敵人砍成一團模糊的肉醬,這才面帶獰笑的撲向別的敵人。他們似乎很享受戰場上的血氣,所以他們一定要在戰場上制造更濃的血腥氣息。

    短短的一刻鐘,沈家堡的八百堡丁崩潰了。四百多名堡丁被當場殺死,剩下的三百余人四散奔逃。

    八千霸王卒發出一聲歡呼,有如潮水一樣順著打開的城門湧了進去。

    凌霸天冷冷的看著被尖叫聲和求饒聲籠罩的沈家堡,淡然道︰“三王子的意思是,除了沈關守的直系族人要送去飛雲關外威脅沈關守,其他的沈家族人,一律處死。血一,你去辦這件事情。”

    血一淡笑道︰“老大,其實,若是讓我們去攻飛雲關,哪里需要這麼麻煩?”

    凌霸天懶懶的一笑,歪了歪腦袋淡然道︰“哪里有這麼便宜的事情?三王子給出的價碼,還不值得我們血殺魔道替他如此賣命。一步步來,總要讓三王子明白一件事情,離開了我們,他什麼都作不成,他才會乖乖的成為我們最聽話的傀儡啊!”

    “老大英明!”血一輕輕的拍了一下凌霸天的馬屁。

    凌霸天搖了搖頭,淡然道︰“是道令英明,這可不是我的主意。好了,去放手殺人吧。唔,一個銅錢都不許遺漏了。”

    血一輕輕的點了點頭,帶了人正待進堡,凌霸天突然又叫住了他︰“罷了,我和你一起去吧。唔,你去殺人,我去尋寶。這麼大的沈家堡,若是有什麼地窖、密室之類的沒有發現,那可就太浪費了。”

    血一的臉蛋抽搐了幾下,齜牙咧嘴的擠出了一絲笑容,乖乖的跟在了凌霸天的身後。

    林逍用力的一巴掌拍在了一名大腿上挨了一刀的霸王卒傷口上,疼得那霸王卒‘嗷嗷’的一聲慘叫暈了過去。

    擦干淨手上的鮮血,林逍扭頭看了看站在他身後的血五,淡然道︰“前面那莊子,你們打下來要干什麼?”

    血五眯起了眼楮,滿意的看了看在一旁空地上躺著的百多個傷兵,隨口應道︰“幫人辦事,殺人,抓人而已!”

    林逍的身體微微一震,他抬頭看了看天空青白色的月亮,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我要進去。”

    血五皺起了眉頭︰“你去干什麼?”

    林逍指了指已經所剩無幾的藥物,冷聲道︰“藥材不夠了。這麼大的莊子,他們總有藥庫的。”

    一拍腦門,血五大笑道︰“倒是忘了這個碴兒,我們霸王卒,以往倒是很少積蓄藥材,那幾個隨軍的大夫,也就治治牲口的毛病比較中用。嗯,成,我帶你進去。”

    隨手將自己的小包裹扎在了腰間,林逍跟著血五緩步朝沈家堡行去。

    少年林逍心中已經有了決斷,他不能留在霸王卒內。他不能用自己的醫術救治這些匪兵,不能讓這些被自己救活的匪兵去殺死更多的善良百姓。所以,他要找機會逃走。雖然沒有多少江湖經驗,但是林逍在回春堂這麼些年,也從那些南來北往的求醫之人嘴里,知道了不少的江湖之事。沈家堡這樣的大堡子,一定會有逃生的暗道。

    就算他找不到暗道,這麼大的一個莊園,讓他找一個隱蔽的地方藏身,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吧?

    先逃離霸王卒。至于以後的事情,林逍就管不得這麼多了。

    也許,去暫時還比較太平的京都是個比較好的選擇,以他的醫術,起碼在那邊餓不死。

    京都啊,幾位王子亂斗了數年,卻是沒人敢在京都附近大打出手的,畢竟那是大元國的老底子。

    也許如今天下僅有的太平之地,就是京都了吧?

    月光下,一身青衣的林逍,已經緩步走進了沈家堡的城門。

    林逍走進沈家堡的時候,那些霸王卒都用一種微妙的帶著感激的目光看著他。

    這種目光,讓林逍的心情極其的復雜。這些霸王卒,不是好人。但是他林逍救了他們的性命,他們感激他,但是這種感激,卻讓林逍通體有如被火灼燒一樣,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他救了一百多名霸王卒,日後又要有多少人死在這些霸王卒的刀下?

    想要一個少年想通其中的一些道理,實在是太過于困難了一些。

    沈家堡已經陷入了一片動亂,八千霸王卒在每一間房舍中出沒,將所有的人都抓了起來,帶去了沈家堡正中的大操場上。這里原本是沈家堡用來訓練堡丁以及平日里族人聚會的場所,今日卻被近千霸王卒團團的圍了起來,數千名滿臉驚惶的沈家族人,正有如待宰的雞犬一樣蜷縮在操場中。很多人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滿臉麻木的望著四周的血衣士卒,不時的發出沒有任何含義的咕噥聲。

    林逍就這麼擦著操場的邊緣緩緩行過。他看著操場中的沈家族人,不由得皺眉問道︰“你們霸王卒,不是一向只求錢財麼?”

    血五漫不經心的說道︰“這次,也求性命。你們大元國的三王子要我們,把沈家堡嫡系族人以外的所有人,全部干掉。”

    林逍的身體猛的僵硬住了,他僵直的站在原地,慢慢的扭頭看向了血五。

    血五望著林逍,眼里閃過一抹精光︰“不要看我,有些事情,是你們這些人所無法理解的。”

    “那麼,敢問你們又是何等人,就這樣決定數千人的生死?”林逍憤然望著血五,低沉的問道。

    低頭沉思了片刻,血五很認真的回答道︰“我們,和你們,不是同樣的人。所以,你的那些憤怒、憐憫、不忍,對我們而言,沒有任何的意義。”他用力的推了一把林逍的肩膀,淡淡的說道︰“你現在是我們霸王卒的軍醫,你的用處就是為我們的兒郎療傷。除此以外,你沒有力量、沒有資格管任何別的事情。小娃娃,你知道這個世上什麼東西最重要麼?”

    血五突然覺得,他有必要向林逍灌輸一些正確的概念,所以,他和罕見的向林逍問了一句在他看來純粹是廢話的話。

    世界上什麼東西最重要?林逍張了張嘴,沒能開口。林善和回春堂的大夫們都告訴他,醫者最重要的,是一顆慈善而包容的心。但是很顯然的,慈善而包容的心,這對于霸王卒這些人而言,是多麼可笑的存在。

    血五很嚴肅的看了林逍一眼,很凝重的說道︰“在這個世上,拳頭最重要!你的拳頭夠大,你就能有一切。你的拳頭不夠大,你就死無葬身之地!”

    “胡說!”林逍捏緊了拳頭,他張大嘴,想要辯駁點什麼。

    血五輕輕的揉了一把林逍的腦袋,目光如電光般刺得林逍的雙眸劇痛。但是林逍卻是倔 的抬起頭,哪怕眼珠劇痛使他留下了淚水,他也不願在血五面前低頭。血五贊許的點了點頭,收斂了眼中神光,冷聲道︰“若是你爹的拳頭夠大,就不會被寂魔門無天令主殺死!”

    渾身僵硬的林逍,一時間變得有如石人,甚至就連血五,都無法感應到他的一絲半點的活氣兒。

    血五有點茫然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難道自己最近魔功大進,就一句話都能說死人麼?

    卻看到林逍的大眼楮眨了眨,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氣,淡淡的說道︰“原來,爹爹真的死了。寂魔門,無天令主麼?好的!”

    血五的眸子中寒光一閃,他有點興奮的笑道︰“其實,你可以考慮加入我們血殺魔道!”

    “血殺魔道?”林逍輕輕的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我不喜歡這個名字。”

    “但是我們夠強!”血五用力的捏緊了拳頭,他大笑道︰“我看你的根骨也還算湊合,也許以後能修煉有成,到時候區區一個無天令主算甚?”

    林逍冷笑一聲,抬頭看著血五問道︰“你是他的敵手?”

    血五眉頭一皺,很坦白的攤開雙手無奈道︰“我不是他的對手。”

    輕輕的點了點頭,林逍微笑道︰“所以,他不是一個區區無天令主。”

    轉過身,不給血五說話的機會,林逍就沿著操場邊的馬道,朝沈家堡正中的主宅行去。血五歪著腦袋咧了咧嘴,有點憤懣的一掌將路邊的一塊石樁劈成了粉碎,撒開兩條長腿跟上了林逍。他一邊走,一邊低聲嘀咕道︰“血殺魔道?多好聽的名字啊!怎麼說我們也是朝元星魔道排名第一的血殺魔道啊!雖然朝元星在整個修煉界不算什麼,可是,我們血殺魔道真的不弱哩!”

    絮絮叨叨的,血五跟著林逍走到了沈家大宅的門外,正好看到了幾名血甲親衛領了大隊霸王卒,將一干灰頭灰臉的沈家族人押了出來。

    血五怪笑了一聲,大叫道︰“二哥,怎麼弄了一堆地老鼠出來?”

    身形瘦削、滿臉黑氣的血二得意洋洋的笑道︰“他們遁入了秘道想要溜走,結果被我用地聽之術搜了出來,可不是一個個灰頭灰臉的?”

    逃入了秘道,卻被‘地聽’之術搜了出來?

    林逍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默不作聲的從那些沈家族人身邊走了過去。

    血二眯起了眼楮,用疑惑的眼神掃了林逍一眼,血五聳聳肩膀,輕輕的說道︰“軍中準備的藥材不多了,他去沈家的藥庫弄點藥材。”

    血二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淡然道︰“這是正經事,嗯。孩兒們,走!”

    揮了揮手,一群如狼似虎的霸王卒押著沈家的嫡系族人,一路拉拉扯扯的往沈家堡外行去。

    方才林逍他們經過的操場上,突然傳來了連片的慘叫聲和刀槍入肉的‘噗哧’聲。針對沈家旁系族人的屠殺,開始了。

    林逍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想阻絕這殘忍的聲浪。但是也許是心理作用吧,哪怕他將耳朵捂得緊緊的,依然覺得有無數人的慘嚎聲不斷傳進耳朵里。他甚至覺得,自己的雙手也帶上了一層淡淡的血腥,是他救了那些霸王卒,那些霸王卒,日後還要去殺死更多的人啊!

    有如行屍走肉般來到了沈家堡的藥庫門外,林逍緩緩的推開了藥庫大門。正如林逍所預料的那樣,以軍伍起家的沈家,堡內的藥庫規模很大,儲藏了極多的藥材。他深深的抽了一口氣,緩步走進了藥庫內。血五帶了一隊霸王卒,點起了數十個火把,跟著林逍走了進去。

    遠處不斷的傳來翻箱倒櫃的聲響,更有許多瓶瓶罐罐被打碎的聲音不斷傳來。

    凌霸天的聲音回蕩在整個沈家堡的上空︰“仔細點,一個銅錢都不要放過!媽的,說了,一個銅錢都不許放過啊!錢,知道錢是什麼?錢就是這個世上最讓老子喜歡的東西啊!”

    一走進藥庫,林逍就發現了事情有點不對。一些原本碼放得整整齊齊的藥材,卻被人看似很倉促的掃落在地,幾個藥簍子也被踫倒在地,里面的藥材灑了滿地。林逍有點惋惜的看了一眼其中的一個藥簍子,里面盛放的是一罐子上好的‘寸金藤液’,對于燒傷有極好的療效,更是稀少難得,如今卻也被打翻在地。

    嘆息了一聲,林逍繞過了一個藥架子,他卻突然聽到了一堆藥簍子後面,傳來了細微的呼吸聲。

    血五也察覺了那藥簍子後的動靜,他拔出長刀,就待一刀捅過去。

    林逍則是急忙攔在了血五面前,一手將幾個藥簍子打翻在地。

    一個身穿白紗單衣,圓鼓鼓的小臉蛋被嚇得青白一片,渾身哆嗦著有如寒風中的小雛鳥一般的,看起來不過十一二歲出頭的小姑娘,從翻滾的藥簍子後面露了出來。

    血五的長刀繞過了林逍的身體,架在了小女孩的脖子上。

    林逍一把推開了血五的長刀,一把摟住了那小姑娘因為恐懼而變得無比僵硬、冰冷的身體。

    他怒視血五,大聲吼道︰“你要做甚?”

    血五淡淡的說道︰“這小妞脖子上沒有沈家嫡親特有的金鏈,按照老大的話,我得宰了她!”

    小女孩驚惶的張了張嘴,兩只小手緊緊的扣住了林逍的身體。

    林逍眼前閃過了大片大片的血光,他似乎聽到了操場上那些沈家旁系族人的呻吟和慘嚎。

    他望著血五,無比堅定的說道︰“她活,我活;她死,我和你們拼命!”

    血五張了張嘴,突然收刀歸鞘,用力的朝林逍點了點頭,贊道︰“小子,有種!這妞兒,是你的了!”

    說完,血五轉身大步走出了藥庫。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1

帖子
41
積分
35 點
潛水值
8940 米
發表於 2009-5-13 06:40 PM|顯示全部樓層
所有積分大於負-100的壞孩子,將可獲得重新機會成為懲罰生,權限跟幼兒生一樣。
正文 第十章 小白的機遇

    “哇~~~嘔!”

    林逍身體一顫,又是一口血狂噴而出,這一次他噴出來的,是紫血。血漿中還混雜了些許的黑色血塊,看上去就有如內髒的碎片。

    沈小白何曾見過這等慘厲的場景,她嚇得哆哆嗦嗦的,一路攙扶著林逍不斷的往山嶺中深入。林逍已經陷入了半昏迷狀態,他只是憑著一種本能在朝前掙扎。沈小白年幼體弱,哪里有力氣幫林逍行動?無非是拉著林逍的袖子,一路拉拉扯扯的前行而已。

    ‘咕咚’一聲,雙眸赤紅如火的林逍突然踏中了一塊圓石,一頭栽倒在地上。

    沈小白嚇得哭喊起來,她一把抓住了林逍的發髻,拼命的拉扯著。“林大哥,嗚嗚,林大哥!你別嚇我,快點起來,快點起來啊!”

    林逍的臉蛋和嘴唇都變成了醬紫色,他身體輕輕的哆嗦著,從後心衣衫破裂處可以看到他後心有三條長長的紫黑色痕跡。一絲絲粘稠的黑紅色血漿,正從那三條痕跡中緩緩滲出。沈小白無意的用手指踫了一下其中一條紫痕,卻只覺指尖一痛,那紫痕有如火炭一樣,將沈小白細嫩的小手燒得起了水泡。沈小白嚇得呆住了,她只是用手指踫了一下就成了這般模樣,那麼林逍體內,卻又難過成了什麼樣子?

    大顆大顆的眼淚滴下,順著髒兮兮的小臉蛋不斷的淌下,沈小白一屁股坐在了林逍身邊,抱著林逍的腦袋嚎啕大哭起來。

    “爹爹~~~娘親~~~嗚嗚,小白害怕~~~林大哥,你不要死~~~你死了,小白就再也沒有一個親人了。”沈小白仰天哭嚎著,在她心中,林逍卻已經和她死去的爹娘一樣,成為了她最重要的親人。尤其是如今,林逍更是她的全部。

    一種撕心裂肺的劇痛,讓沈小白劇烈的咳嗽著,突然她張開嘴,同樣吐出了一口鮮血。

    方才林逍和凌霸天凌空一擊,林逍豁出去性命將所有刀意都轉入了自己的身體,強行灌入了坐下的戰馬中。但是畢竟有幾絲刀氣傷了他的身體,而那時候緊緊靠在他懷中的沈小白則是受了魚池之災,同樣被一縷極細小的刀氣傷了內腑。此時她一陣傷心、一陣恐懼,五賊自內而伐,已經觸動了心脈,將內傷徹底引發。

    她的體格,卻又怎麼能和林逍相比?那一縷刀氣剛剛爆發,就令得沈小白陷入了瀕死的絕境。

    軟綿綿的倒在了林逍的身上,沈小白茫然的張開了眼楮,她呆呆的看著近在咫尺的林逍的面孔,低聲自語道︰“林大哥~~~有你在,小白不怕,不怕!”

    “小~~~白~~~”被凌霸天一擊猛攻引得內傷全盤發作的林逍突然在昏迷中哼哼了一聲。不知道是從哪里來的一股子力量,林逍突然睜開了眼楮,也許是一種本能吧,他麻利的用手在沈小白的腕脈上一抓一捏,另外一只手輕輕的掃過沈小白的身體,點了她身上的幾處穴位,隨後從腰帶暗格中掏出了一紅、一白、一黃三枚藥丸塞進了沈小白的嘴里,仰天又倒了下去。

    三枚藥丸入體,沈小白只覺劇痛的心脈突然一松,一口淤血噴出,她的內傷居然就得到了極大的緩解。

    沈小白驚喜的尖叫了一聲,她又是哭又是笑的撲在了林逍的身上,用力的拍打著林逍的臉蛋。“林大哥,林大哥,你趕快給自己看病啊!”

    林逍赤紅如血的雙眼有氣無力的張了張,人臨死時才有的回光返照出現在他身上。他的體內再次冒出了一股子奇妙的力量,他猛的坐直了身體,一把抓住了沈小白的脖子,大聲的叫道︰“小白,聽我說!不要理我。這里有避開山林里瘴氣和毒蟲的藥丸,你帶著它們,隨便找個方向離開。不要留在山里~~~不要,不要留在山里~~~”

    隨手掏出了幾枚藥丸塞給了沈小白,林逍終于耗盡了體內所有殘存的力氣,狼狽的倒在了地上。體內空蕩蕩的,一點兒力氣都沒有了,腦子里也是空蕩蕩的,剛才的那幾句話,已經將林逍的所有精神都消耗殆盡。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副幻象,好像他曾經最愛的那條小白狗,已經和眼前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沈小白合成了一體。

    “小白~~~呵呵呵,我來了!”林逍茫然的朝天空抓了抓,喃喃自語道︰“爹爹,孩兒不孝,孩兒就要死了!”

    慢慢的,慢慢的,林逍閉上了眼楮。

    沈小白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哭喊聲,她用力的抓揉著林逍的臉蛋,想要讓他清醒過來。但是林逍體內已經是賊去樓空,生機已經全部斷絕,如今不過是一點子真氣修為的底子吊著他的命而已,他哪里還能醒過來?

    天色正處于要亮未亮的關頭,荒山中,枯草坡上,渾身是血的少女抱著一名渾身是血的少年嚎啕大哭,若是石頭人見了,怕是都要掉下幾滴眼淚吧?

    只是,這個世界上,有些人的心腸,卻是比石頭還要硬了幾分。

    一小隊身穿黑衣的黑刀匪懶懶散散的自山坡下的一條小山溝里走了出來,其中一人罵罵咧咧道︰“操他娘的,哪個臭娘們大清早的在這里哭喪呢?是你爹死了,還是你姘頭被我們宰了啊?”

    這一隊黑刀匪大概有十來個人,一個個睡眼惺松的,身上還沾染了大片的露水。他們緩步走上了山坡,正好看到了抱著林逍在那里號啕痛苦的沈小白。沈小白的臉上又是血、又是灰塵、又是眼淚,一張小臉蛋早就糊得不成了樣子。但是,在這些黑刀匪的眼中,他們卻是一眼看出了沈小白是個難得的小美人胚子。帶隊的那黑刀匪口水都流了出來,他怪聲怪氣的叫道︰“哎喲,兄弟們,運氣來了咧!”

    黑刀匪們全笑了起來,他們紛紛說道︰“中啊,隊頭兒,我們被派出來巡山,沒想到還能踫到這麼大的便宜。”

    又有黑刀匪怪笑道︰“只是,這雛兒太嫩了些,怕是隊頭兒一個人上,三五下也就掐吧死了,哪里還有我們的樂頭?”

    黑刀匪的隊頭兒‘桀桀’笑起來︰“中,老子今天也溫柔些兒,總得讓兄弟們個個都有口湯喝!”

    刺耳難聽的爆笑聲,驚散了山坡上的晨霧,嚇得山林中的鳥兒紛紛飛起,朝遠處逃遁了去。

    沈小白早就嚇得僵硬在了那里。這些黑刀匪身上淫猥的邪氣,讓她本能的察覺到了極重的不安。尤其是這些黑刀匪面帶淫笑的慢慢的逼近她的時候,沈小白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趕快讓她死去吧。出于一個女孩子的本能,沈小白知道有些不甚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但是,她連逃走的力氣都沒有了。連番的巨變,同樣耗光了沈小白的全部力氣。她死死的摟著林逍,呆呆的坐在地上,看著那些黑刀匪慢慢的聚攏過來,將她和林逍團團圍住。

    黑刀匪的隊頭兒怪笑著伸出手去抓沈小白的小臉蛋,他‘咯咯’笑道︰“兄弟們,哥哥我就不客氣了。”

    “萬惡淫為首~~~苦海無邊,爾等也無須回頭了。”

    一聲清唱自遙遠的天際傳來,微風一閃,眾人眼前一暗,一名皮膚發黑,枯瘦如柴卻高有將近八尺的中年女尼,猶如鬼魅般出現在眾人面前。女尼光溜溜的頭上燙了九個戒疤,身上穿了一件洗得發白的本色應該是黑色的僧袍,赤著一對尺許長黑漆漆沾滿了污泥的大腳,手上捏著一串人頭頂骨珠兒串起來的佛珠,眯著一雙細長有如狐狸的眼楮,陰沉沉的望著一干黑刀匪。

    沈小白沒看清這女尼是如何出現的。

    黑刀匪的隊頭兒則是渾身一抖,他飛快的撲倒在地,帶著一干兄弟們朝女尼磕頭道︰“前輩大駕光臨,晚輩有失遠迎,死罪,死罪。”

    女尼冷哼了一聲,眯著眼楮瞥了發呆中的沈小白一眼,突然她的眼楮睜得老大老大,眸子里閃過了一片逼人的精光。枯瘦簡直有如骷髏的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掩飾不住的喜色。

    黑刀匪隊頭兒抬起頭來,看到女尼的注意力全放在了沈小白的身上,他急忙大聲道︰“前輩,若是您看上了~~~”

    女尼輕輕的一抖手上的人骨佛珠,冷聲道︰“知道是死罪了,還不死,你們等什麼?等寂魔門的那群廢物來救你們?”

    一片片朦朧的朱紅色火焰自每個黑刀匪的體內湧了出來,很溫柔的將他們吞噬,化為一縷青煙飄散。火焰焚毀的不僅僅是這些黑刀匪的肉體,同時毀滅的還有他們那已經髒到了極點的靈魂。

    女尼大步走到了沈小白面前,隨手抓起她懷里的林逍丟在了一邊,和顏悅色的對沈小白笑道︰“小姑娘,這小子已經死了,死了是一件好事,早點投胎、早點超生,這是大喜事啊!你和貧僧有緣,貧僧要收你做個徒弟,你可願意?”

    沈小白愣了一下,她看到了那些黑刀匪被燒成灰燼的一幕,但是她心里一點兒害怕的意思都沒有,反而無端端的覺得一陣陣的輕松。但是一聽說林逍死了,沈小白則是歇斯底里的發作起來︰“胡說!林大哥沒死,沒死,他沒死!”

    “沒死麼?”女尼睜大了眼楮,她看了林逍一眼,皺眉道︰“真是,果然還有一口氣!唉,你這麼掙扎干什麼?早點死了不是清靜了?也省得亂了貧僧徒兒的心境!嗯,你還是早點死罷!”女尼舉起右掌,就要朝林逍當頭劈下。

    ‘嘩啦’一下,沈小白重重的撲倒在林逍的身上。她死死的摟住了林逍,睜著淚汪汪的大眼楮,哆嗦著看著女尼說道︰“你也是壞人,你不許踫林大哥一根頭發!”

    女尼詫異的看著沈小白︰“誰說貧僧是壞人?貧僧是一等一的大好人!老實說吧,這小子傷勢太重,其實已經是死人了。貧僧殺人是好手,救人嘛~”黧黑的臉突然微微一紅,女尼干笑道︰“反正他也快死了,讓他快點死,也是一種慈悲哪!”

    沈小白死死的摟著林逍,只是不斷的重復道︰“林大哥沒死,我不要他死;林大哥沒死,我不要他死!”

    女尼的眉頭皺了起來,她惡狠狠的剜了林逍一眼,低聲怒道︰“小子,都是死人了,還要壞貧僧好事。唔,要救他,卻也只能是那個地方。但是,要貧僧白白的欠他們一個人情,是不是有點不合算?”

    繞著林逍和沈小白走了幾步,女尼一對眼楮眯成了一條線兒,死死的盯著林逍看了半晌,突然她的眼楮再次的一亮。她死死的盯著林逍手指上的戒指和手腕上的手鐲,怪笑道︰“原來如此。大善!這次不是貧僧欠他們人情,而是他們要欠貧僧一個人情了。唔,是要五六百丸聚氣丹,還是三五百丸養神丹,或者是~~~唔,弄幾十顆‘百草靈丹’,卻也不錯。妙呵!正好貧僧收了徒弟,要大量靈丹幫她易經伐脈!”

    輕輕的咳嗽了一聲,女尼一本正經的雙手合十唱佛道︰“小姑娘,罷了,罷了,佛祖有好生之德,貧僧也就耗費一點力氣,救他的性命~~~但是,貧僧有個條件,若是貧僧救了他,那麼你以後就是貧僧的~~~徒兒!”

    女尼怪笑道︰“在你修煉有成之前,不許你再見這小子一面,你可做得?”

    沈小白的眼楮一亮,結結實實的三個響頭朝女尼磕了下去。

    “師尊~~~”

    此時的沈小白,還不知道這個女尼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就這麼稀里糊塗的拜入了她的門下。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所有積分大於負-100的壞孩子,將可獲得重新機會成為懲罰生,權限跟幼兒生一樣。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1

帖子
41
積分
35 點
潛水值
8940 米
發表於 2009-5-13 06:42 PM|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十二章 迷糊的師姐

    林逍從噩夢中驚醒。他看到自己的爹爹林善被人用亂刀砍成了碎片,他看到了回春堂內的所有人都死于蜂擁而來的黑刀匪刀下。他看到了花梧娘和林遙滿身是血的站在自己面前,伸出長臂想要抓住他的咽喉。他看到了胡主帖以及帳房的魏先生他們,一個個的身體都變得破破爛爛的,正倒在地上拼命的掙扎呻吟。

    所有他熟悉的人,都倒在血泊之中,睜大了眸子死死的盯著他。那不甘的、充滿了怨憤的目光,似乎是在責問林逍為什麼他們都死了,只有林逍還活著!

    然後,就是沈家堡的人。數千沈家族人被霸王卒劈成了碎片,數千條黑影站在林逍的面前,無聲的凝視著林逍。他為什麼要救治那些攻破沈家堡的霸王卒?他為什麼要救活他們的性命?這數千條人命里,也有林逍的一份罪孽。

    沈小白的面孔突然浮了出來,白皙、靈秀的小臉蛋上如今糊滿了鮮血,她站在林逍的面前,不斷的向林逍說著什麼。但是林逍卻一個字都聽不到,他什麼都聽不到,也感知不到。他正想要問沈小白她到底說了些什麼,她到底想要對自己說些什麼,突然一柄大刀劃過,沈小白的腦袋就高高的飛了起來,點點鮮血灑在了林逍的臉上。林逍憤怒的回頭,卻正好看到血五在朝他獰笑。

    通體汗出如漿,林逍突然醒了過來。

    粘稠的汗水有如膠水一樣糊在身上,皮膚粘粘的很是難受。但是身體內卻是無比的舒暢,不但是傷勢盡數痊愈,就連經脈似乎都被擴張了不少。以往運功調息時還有點凝滯的真氣,此時卻是四通八達,隨心所欲的在體內輕快的流轉。林逍甚至驚訝的發現,好幾處他耗費了數年苦功都沒有打通的玄關要穴,居然都變成了通衢大道。甚至就是決定了武人先天、後天境界的任督二脈,也已經暢通得有如歸化城的那兩條主要商道一般。

    慢慢的直起了上半身,林逍看到自己身上穿著一件藍色的粗布中衣。身下是一張有點簡陋的木榻,光溜溜的床板上就鋪了一塊藍色粗布,方才他就是躺在這木榻上。他扭頭看了看四周,嗯,屋子也不大,大概就是兩丈見方的模樣,除了身下的木榻,房子里就只有一張小小的四方桌,以及桌邊的兩條長凳。

    方桌上有一盞青銅油燈,還有一個小小的茶壺和一個茶杯。

    凳子上有一個身穿青色布裙的姑娘,她的兩個胳膊肘兒擱在了方桌上,兩手托著下巴,正在那里打瞌睡。

    她正是朝著木榻的方向坐著,所以林逍很容易的就看清了她的面孔。一張干干淨淨的鵝蛋臉,清水臉蛋兒沒有經過絲毫的修飾。挺翹的鼻頭,微紅的小嘴,一對很是秀氣的長眉。整個看起來,這是一個很干淨、很漂亮、很引人親近的姑娘。林逍大致上猜測了一下她的年齡,嗯,也許比林逍大了一兩歲,但是絕對不會大到哪里去。

    這個姑娘給林逍的感覺很是怪異。但是一時半會的,林逍沒發現具體是哪里讓他覺得不對勁。

    烏黑的長發很是亮麗,但是這姑娘只是胡亂的用一根荊棘長刺將它束在了頭頂,有幾縷長發胡亂的從發髻中探了出來,正在她的面前一搖一擺的招搖,隨著她的呼吸不斷的左右搖晃。她的衣服漿洗得很是干淨,但是袖口上卻不知道糊了一些什麼東西,黑漆漆的看起來有點髒,而且袖口和胸前似乎都被火燒過,有著大大小小的透明窟窿。

    嗯,林逍終于明白是哪里不對勁了。這姑娘雙手拖著下巴在那里瞌睡,紅潤的小嘴卻是微微的張開,一線晶亮的口水正從嘴角掛了下來,慢慢的滴在了桌面上,桌上已經積上了巴掌大小的一攤口水。林逍呆呆的看著那一線口水,那姑娘卻猛不丁的吧嗒了一下嘴,嘰嘰咕咕的說起了夢話︰“師娘,雞腿留給藥兒,好久沒吃雞腿了,吧唧,吧唧,好吃!”

    林逍的嘴角抽了抽,他又往屋子四周看了看,輕輕的招呼道︰“這位姑~~~姐~~~這位,嗯,姑娘!”

    林逍呼喚了好幾聲,他慢慢的加大了聲音,可是這姑娘依舊是睡得無比的酣暢,根本就沒一點兒反應。沒奈何之下,林逍只能略微運起了一點兒真氣,用力的咳嗽了一下。‘嗯哼’一聲,桌面上的燈火一陣搖晃,茶壺蓋都被震得跳了起來,‘ 當’一聲摔在了桌面上。

    “啊?”小姑娘猛的睜開了眼楮,她有點含糊的眨巴了幾下眼,呆呆的看著林逍望了一陣。

    胡亂舉起袖子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小姑娘含糊的朝林逍點頭道︰“哦,你醒了!”

    她站起身來,轉身就要離開。林逍巴巴的看著她,正躊躇是不是要開口挽留她以打聽一下這里是哪里她又是什麼人的時候,小姑娘突然爆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聲︰“天啊!你是誰?你怎麼在我的房間里?看打!你是來偷我偷偷煉制的丹藥的麼?”

    小姑娘猛的轉過了身體,伸手就朝林逍遙遙的一晃。

    林逍猛的舉起雙臂攔在了面前,他大叫道︰“且慢,我不是~~~”

    林逍話還沒說完,就聽得‘轟隆’一聲巨響,一道雷光自小姑娘的掌心劈了出來,將林逍連同木榻一起劈得撞碎了後面的牆壁,狼狽無比的飛出了屋子。木榻當場粉碎,林逍渾身衣衫也都成了黑灰,通體上下被雷火燒得漆黑一片。只覺五髒六腑都在抽搐的林逍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他張開嘴想要說點什麼,但是從他嘴里噴出了一道黑煙,他搖了搖腦袋,‘咕咚’一聲又暈了過去。

    用掌心雷劈飛了林逍,小姑娘茫然的看了看牆壁上多了一個大窟窿的房子,突然用力的一拍腦袋,驚疑道︰“奇怪,這里似乎不是我的臥房!”

    眨巴了一下眼楮,小姑娘突然大叫起來︰“啊呀呀呀,壞了,壞了,我記起來了!這個黑黑糊糊的家伙,是師父準備收的小師弟!啊呀,小師弟,你怎麼變成這個模樣了?剛才我給你擦澡的時候,你還是渾身白嫩嫩的哩!”小姑娘手忙腳亂的撲到了林逍身邊,眼里已經開始有淚珠在晃動︰“嗚嗚嗚,你怎麼被人打傷了?師娘一定會怪我沒有照顧好你的!”

    四面八方都有人影或者騰空飛來、或者施展輕身功法快速的縱躍而來,一個個高冠道人、道姑來到附近,呆呆的看著抱著林逍嚎啕大哭的小姑娘,一個個搖了搖頭,拍拍屁股轉身就走。只有一個身穿杏黃道袍的中年道姑轉身走了幾步,卻又聽到了小姑娘的哭聲,有點不忍的回頭道︰“藥兒,你的掌心雷威力不夠,這小家伙沒事,你給他隨便服兩顆藥丸就成。”

    “哦?隨便服兩顆藥丸麼?”藥兒眨巴了一下眼楮,果真隨手從袖子里摸出了兩枚黑漆漆的藥丸塞進了林逍的嘴里。藥丸一入肚子,就化為兩道苦辣腥澀的熱流沖進了林逍的肚子。一時間就聽得林逍的肚子里一陣‘嘰哩咕嚕’的亂響,林逍的身體劇烈的抽搐起來。

    那身穿杏黃色道袍的道姑囑咐了藥兒一句,剛剛走開了兩步,突然她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急轉身尖叫道︰“藥兒,不可!不要給他服藥!”

    藥兒傻乎乎的一指渾身劇烈抽搐的林逍,朝那道姑笑道︰“花師姐,已經服下去了。”

    花師姐的雙手一陣痙攣,她有點緊張的問藥兒道︰“你給他吃的什麼藥?”

    眨巴了一下眼楮,藥兒呆呆的從袖子里摸出了一大把五顏六色的藥丸,不解的對花師姐道︰“不是師姐你說的,隨便喂他兩顆藥丸就可以的麼?我~~~忘記了是給他吃了什麼藥了。”她對著手上的藥丸比比劃劃的清點道︰“你看,這里的藥丸有三十幾種呢。”

    花師姐‘咯咯、咯咯’的干笑了一陣,突然直起嗓子大叫起來︰“師父,快來救命啊!藥兒有給人亂吃藥了!快來救命啊!”

    虛空中一道青光閃過,一名面白無須的中年道人火急火燎的架著劍光急沖了過來。他大聲叫罵道︰“藥兒,上個月才將你身上的藥丸全部收繳了,你又從哪里弄來的這些丹藥?”他一邊叫罵,一邊架著劍光疾馳而來,伸手就朝地上的林逍抓了過去。

    突然間,昏迷中的林逍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吼,他原地里跳起來足足有五六丈高,夜風一吹,頓時將他身上已經成了粉末的衣服吹得干干淨淨,黑漆漆的一具胴體頓時暴露在了四下里近百名道人、道姑的目光中。劍光上的道人一手抓空,很沒面子的抬起頭來,卻看到林逍怪叫了一聲,雙手護住了自己的下體,狼狽的朝遠處一處林木蔥蘢的花圃沖了過去。

    很快,花圃中就傳來了一陣怪異的響聲,隱隱然有一絲異味飄了過來。

    道人氣呼呼的收斂了劍光,惡狠狠的站在了縮著肩膀、低著頭、眼淚吧嗒的藥兒面前。不等道人開口訓斥,藥兒就已經蹲在了地上放聲哭泣起來︰“嗚嗚嗚,師娘~~~師父又要罵人了~~~師娘,快來啊~~~師父又要罵藥兒了~~~嗚嗚,這些藥丸,是我這幾天在丹房里煉著好玩的,嗚!”

    道人的臉劇烈的抽搐了幾下,他低聲問道︰“藥兒,你給他服下的是什麼丹藥?你,還記得那丹藥的方子麼?”

    藥兒抬起頭來,茫然的看著道人,眼楮眨巴了幾下,很是莫明其妙的說道︰“方子?呃,不知道也!我隨手抓了藥丟進丹爐,它就煉出丹了,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唔,我這里倒是有一些按照藥方煉制的丹藥,您看,有‘化骨丹’、‘寒髓丹’、‘木人丹’,還有~~~”

    道人的臉抽搐得益發厲害了。他怔怔的看著藥兒,過了許久才干巴巴的說道︰“三個月內,不許你再進丹房一步。把你身上所有的丹藥,都給為師拿出來!快,除了手上的,還有袖子里的!”

    藥兒無比委屈的看著道人,慢吞吞的將手上的大把丹藥交給了道人,又從袖子里掏出了一大捧的藥丸遞了出去。

    道人指了指藥兒的腰帶︰“你腰帶里有七個暗袋,里面的所有丹藥,快!”

    翻了翻白眼,藥兒從歪著嘴從腰帶里掏出了幾個藥瓶遞給了道人。

    道人的手又指向了藥兒的靴子︰“你靴筒里面,向來藏了有藥丸,也給為師交出來。”

    他又指向了藥兒的發髻︰“還有,你發髻里,有時候也藏了幾顆蠟丸,不要以為為師不知道你的這些小把戲。”

    一邊逼著藥兒將滿身的零碎丹藥交出,道人一邊側耳聆聽林逍那邊的動靜。丹翎道人將一名純火性體質的門人交給他,要他收林逍為徒,這可是一件好事,他絕對不希望林逍這個注定在‘燒火’一道上有大成就的徒兒出什麼事情。很快,道人就放心了,花圃中的異響不斷,林逍的呻吟聲雖然痛苦,中氣卻是很充足的,看來藥兒給他喂的丹藥,起碼不是什麼劇毒的物事。

    將藥兒身上的藥丸搜刮一空後,道人這才指著那身穿杏黃道袍的花師姐喝道︰“花風兒,你也糊塗。你知道藥兒是什麼脾性,你居然能給她出主意說隨便喂兩顆藥丸就好,你,你,你!你也糊塗了不成?”

    花風兒也挺委屈的看著道人,無奈的攤開手道︰“師父,這~~~師妹的掌心雷威力的確是不夠大,只要隨便服用兩丸護心神、養肉體的丹藥,自然就無礙的。可是師妹她~~~”

    花風兒目光怪異的朝花圃那邊望了一眼,朝道人齜牙笑了笑。

    道人的臉上一陣的掛不住,他看了看左近的同門,大聲揮手道︰“好了,散了,散了,都看我丹浮生的熱鬧怎地?”

    一干道人、道姑嘻嘻哈哈的朝丹浮生拱拱手,紛紛施展身法和法術快速離開。

    第二天一大清早,腹瀉了一夜,已經拉得脫了形,走路的時候整個人有如漂浮在空氣中,動作緩慢有如僵屍的林逍,在丹浮生的帶領下,朝回春谷正北主峰下的‘丹氣凌霄殿’行去。劇烈腹瀉了一夜,到了最後,林逍覺得自己的五髒六腑都要瀉出去了,若非丹浮生給了他兩丸藥丸補充元氣,怕是他如今只能躺在床上哼哼了。

    饒是有丹浮生的丹藥,藥兒的那兩枚‘瀉藥’也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怪異材料,林逍依舊覺得渾身癱軟無力,兩條小腿哆哆嗦嗦的,每一步都軟綿綿的,好似隨時都要摔倒。

    丹浮生看著身邊面無人色的林逍,不由得眯著眼笑起來︰“呵呵呵,大瀉了一次,卻也是好事。你體內的雜質如今是半點兒都不剩了,藥兒的這兩丸藥霸道了些,效果卻是不錯的。嗯,嗯,倒是省下了一劑你入門後的‘洗髓湯’。”

    林逍緩緩的轉過頭來,有氣無力的慢慢的張開嘴,輕輕的說了一聲︰“哦~~~”

    丹浮生輕輕的拍了拍林逍的肩膀,沉默了片刻,這才說道︰“今日正式收你入大羅丹道。歸化城、回春堂的事情,我們已經知道了。你兩位師叔趕去了那邊打探消息,又連夜趕了回來。嗯,寂魔門敢進入大元國鬧事,更是滅了我大羅丹道的外門苗裔,這件事情,我們是要和他們好好的計較計較的。不過你的修為太低,你就不要把這件事情掛在心上。”

    林逍張了張嘴,想要說點什麼。但是,他卻突然發現,他甚至就連發表意見的資格都沒有。

    昨天夜里,藥兒的那一道掌心雷,以及丹浮生駕御的那道劍光,都讓林逍清楚的明白︰他,林逍,已經接觸到了一個傳說中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中,僅僅有著世俗界十幾年真氣修為的林逍,根本就連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大羅丹道和寂魔門,將會為了回春堂產生什麼樣的糾紛,將會爆發多大的沖突,這一切,都和他林逍無關了。

    也許,很多很多年之後,當他林逍擁有了和丹浮生一般的實力後,他才有資格親身找上寂魔門,為林善討取一份公道吧?

    丹氣凌霄殿正門敞開,金鐘玉鼓發出悅耳的輕鳴。五年閉關,為元宗煉制了巨量的丹藥後,大羅丹道再次大開山門,由丹浮生收錄林逍,成為了大羅丹道的一名普普通通的白衣道童。

    林逍跪倒在大羅丹道的祖師像前,虔誠的向其叩拜。

    丹翎道人等大羅丹道的長老微微點頭,他們看得出林逍心中的那份虔誠、那份執著、那份堅定。

    但是他們,都沒有看出,在未來,林逍將會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他將會踫到一些什麼事情!

    就在林逍重重的一頭磕在地上,將額頭撞出了一片血漬,丹浮生有點心疼的叫他起身的時候,突然正南方那座山峰下的丹房方向,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般的巨響。

    大殿內的道人們紛紛湧出大殿,施展符咒懸浮于空中朝丹房望了過去。

    只見一朵小小的黑色蘑菇狀雲霧冉冉自丹房騰起,一座丹房早就被崩上了半空中,如今正有無數的破磚碎瓦飄灑而下。

    丹翎道人茫然的看著諸位師弟、師妹,呆呆的問道︰“我昨日似乎說了,丹藥已經完全煉就,著諸位門人好生休息一個月。卻是誰在丹房?”

    丹浮生的嘴角抽了抽,他突然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嘶吼︰“藥兒~~~”

    一聲抽抽噎噎的哭泣聲遠遠的傳了過來︰“嗚嗚嗚,師父,救命啊~~~藥兒丟錯了一顆‘烈陽果’,這丹爐怎麼就炸了乜?”

    ‘咕咚’一聲,丹浮生氣得體內真氣紊亂,一時間立腳不住,狼狽的自天上摔了下來。

    林逍的嘴角抽了抽,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開心的笑容。

    大羅丹道?

    似乎,這個門派不錯。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若新密碼無法使用,可能是數據未更新。請使用舊密碼看看。

使用道具檢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Powered by Discuz!

© Comsenz Inc.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