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註冊|登錄

伊莉討論區


搜索
感激所有對伊莉作出奉獻的人好康的東西一定要分享唷!迅雷動畫正式開放,齊來分享!
我吃西紅武煉巔峰武神莊畢凡莫默異世界
門人_斗破蒼穹武煉巔峰莊畢凡異世界我吃西紅莫默

休閒聊天興趣交流學術文化旅遊交流飲食交流家庭事務PC GAME連線遊戲
TV GAME熱門線上其他線上感情感性寵物交流家族門派動漫交流貼圖分享
BL/GL音樂世界影視娛樂女性頻道潮流資訊BT下載區GB下載區下載分享
短片電腦資訊數碼產品手機交流交易廣場網站事務長篇小說體育運動
時事經濟上班一族成人話題博彩娛樂

[清晰繁]妖精的尾巴/

[繁]NO GAME NO LIFE

轟霆劍海錄第21章

連號誌都可以這麼熱血

轟霆劍海錄第23章

噬魂師 12
長篇小說交流園地出版類言情小說玄幻魔法小說武俠修真小說科幻偵探小說原創言情小說都市小說輕小說
其他小說
查看: 940421|回復: 288
打印上一主題下一主題

[東方玄幻]玄雨 -【孤獨戰神】《全文完》  關閉[複製鏈接]

826127 該用戶已被刪除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7-23 22:36 PM|只看該作者|倒序瀏覽|
如果瀏覽伊莉時速度太慢或無法連接,可以使用其他分流瀏覽伊莉,www01.eyny.com(02,03)。
本帖最後由 夢境未來 於 2010-1-10 22:36 PM 編輯

【小說書名】:孤獨戰神

【小說作者】:玄雨

【作者簡介】:

【其他作品】:小兵傳奇、合租奇緣、夢幻空間、強盜、孤獨戰神、黑與白、商戰

【內容簡介】:
                   世上凡是有思維的動物,都是好戰的。
               特別是我們人類,整部人類史,可以說是部戰爭史。
               動物世界發動戰爭是為了搶食物、搶配偶、搶地位、地盤、看不順眼、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附件: 你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使用道具檢舉

826127 該用戶已被刪除
頭香
發表於 2007-7-23 22:36 PM|只看該作者
回覆中加入附件並不會使你增加積分,請使用主題方式發佈附件。
本帖最後由 kikia1234 於 2010-1-7 22:36 PM 編輯

孤獨戰神 第一集 傳說初現

序言

  世上凡是擁有思維的生物,都是好戰的。特別是我們人類,整部人類史,完全可以說是一部戰爭史,因為戰爭貫串了整部歷史。

  動物世界裏發動戰爭,是為了搶奪食物、配偶、地位、地盤、看不順眼等等這些很直接的理由。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成為伊莉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使用道具檢舉

826127 該用戶已被刪除
3
發表於 2007-7-23 22:36 PM|只看該作者
若有安裝色情守門員,可用無界、自由門等軟件瀏覽伊莉。或使用以下網址瀏覽伊莉: http://www.eyny.com:81/index.php
第一集 傳說初現  第二章 大隊長

  聯隊旗幟下的鬧劇,康斯根本不知道。他現在正閉著眼睛,靜靜地躺在營地一角的草地上休息呢。

  軍隊的藥雖然不是很好,但卻很有效。康斯是這個聯隊唯一活了三年的人,當然那個貪生怕死的指揮官不算。所以那個中年軍需官一見他找上門來,不但馬上把藥給了他,還噓寒問暖。

  不知為什麼,康斯他不大說話,就算說話,語氣也是平淡如水,並且言辭簡練到極點。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如果發覺自己無法使用一些功能或出現問題,請按重新整理一次,並待所有網頁內容完全載入後5秒才進行操作。

使用道具檢舉

826127 該用戶已被刪除
4
發表於 2007-7-23 22:36 PM|只看該作者
第一集 傳說初現 第三章 迎接國王

  新兵很快被瓜分一空,只有兩個中隊長孤零零的待在一旁。

  這些小隊長集合好隊伍後,也沒有怎麼進行整頓,而是和老兵們聚在一起,一邊談天說地,一邊等待著大隊長的歸來。

  “嘿,雖然老早就知道康斯大隊長是我們軍團的戰神,但沒想到康斯大隊長居然如此恐怖,他的殺敵數字,簡直就不是人能夠達到的。”一個小隊長說道。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若新密碼無法使用,可能是數據未更新。請使用舊密碼看看。

使用道具檢舉

826127 該用戶已被刪除
5
發表於 2007-7-23 22:36 PM|只看該作者
所有積分大於負-100的壞孩子,將可獲得重新機會成為懲罰生,權限跟幼兒生一樣。
第一集 傳說初現

第四章 斥候騎兵

  接到解散回營的命令後,眾人都活動著僵硬的身軀,三三兩兩聊著剛才的見聞,走回各自的營地。

  “嘿,你們看到沒有,那個公爵手指戴的那顆戒指上的寶石,那可是稀罕之極的藍寶石呢,我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藍寶石,怪不得人家說藍寶石藍得迷人,我都快被迷進去了。”

  “呸,藍寶石算什麼?那個親王手上戴的紅寶石才漂亮呢!”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若對尊貴或贊助會員有任何疑問,歡迎向我們查詢。我們的即時通或MSN: admin@eyny.com

使用道具檢舉

826127 該用戶已被刪除
6
發表於 2007-7-23 22:36 PM|只看該作者
第一集 傳說初現  第五章 國王駕崩   

“現在,軍營那裏應該準備好了吧。”康斯一邊撕下衣服包紮傷口,一邊語氣平淡的說。

  士兵們也整理著自己的傷口,他們還沉浸在勝利的喜悅裏,都沒有回答康斯的話。

  康斯本來就是自言自語,也不在乎他們有沒有回答。康斯一包紮完,就立刻去查看那些倒地的部下們,還有沒有生存的。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使用道具檢舉

826127 該用戶已被刪除
7
發表於 2007-7-23 22:36 PM|只看該作者
第一集 傳說初現  第六章 真正入侵

  康斯一聽立刻以為被誤會了,擔憂為之一消,忙叫道:“你們誤會了,我不是奸細,這是跟敵人戰鬥時留下的。”

  但圍上來的一名禁衛軍團士兵,卻滿臉猙獰的低聲狠語說道:“沒錯,就因為這樣才要殺掉你!”

  康斯這時才知道自己的擔憂是正確的,禁衛軍團確實被敵人滲透了。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使用道具檢舉

826127 該用戶已被刪除
8
發表於 2007-7-23 22:36 PM|只看該作者
第一集 傳說初現  第七章 解救公主

  康斯也覺得十分順利,自己完全沒有受傷,而且才幾秒鐘就解決了三個人,並且完全沒有讓敵人發出一絲慘叫,而且就算屋內有敵人,他們肯定也沒發覺。可以說是這麼多年來,殺人殺得最利索的一次。

  康斯明白,會有這樣的結果,一是自己速度快,並且專砍脖子,二是自已使用的計謀好。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若對尊貴或贊助會員有任何疑問,歡迎向我們查詢。我們的即時通或MSN: admin@eyny.com

使用道具檢舉

826127 該用戶已被刪除
9
發表於 2007-7-23 22:36 PM|只看該作者
第一集 傳說初現  第八章 相依為命

  天亮了,黑巖帝國軍把崎紅國的兩個軍團,不是殺掉就是俘虜,完全控制了這一片地域。

  當然,有一大半的崎紅國的士兵跑了,不過對於這些低級士兵,根本沒有誰會在乎他們,因為大家部知道,這些人一跑,不是成為流寇,就是變裝為農,對自己根本造成不了危害。

  情勢已定,在野外好好休息了一晚的隆納皇太子,帶著親信和恩諾,一行人來到這座剛政換了主人的大營。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2Rank: 2

帖子
164
積分
309 點
潛水值
2352 米
10
發表於 2007-8-30 22:36 PM|只看該作者
若新密碼無法使用,可能是數據未更新。請使用舊密碼看看。

孤獨戰神 第二集 戰神魅力 作者:玄雨

孤獨戰神 第二集 戰神魅力 作者:玄雨

第一章 安全回歸

    天剛濛濛亮,睡得非常不舒服的艾麗絲公主就醒來了,她清醒的第一件事,就是檢查自己的身體,在發現沒有異狀後,才把目光望向外邊,尋找康斯的蹤影。...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如果發覺自己無法使用一些功能或出現問題,請按重新整理一次,並待所有網頁內容完全載入後5秒才進行操作。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2Rank: 2

帖子
164
積分
309 點
潛水值
2352 米
11
發表於 2007-8-30 22:36 PM|只看該作者
分享使你變得更實在,可以使其他人感到快樂,分享是我們的動力。今天就來分享你的資訊、圖片或檔案吧。
第二章 救援

  康斯也在想著辦法,這是他第一次動腦筋思索消滅敵人的辦法。

  環境是會改變人的,以前康斯只是跟著隊長衝殺,殺人就是他的任務,只需要靈活強壯的身體就可以。

  而現在是他第一次參加會議,見大家都在思考,也跟著開始動腦了。

  他想到救公主時,從打獵獲得的靈感,不由把捕捉動物的計謀都想了一遍,想著想著,不由自主的說了出來。

  「不知道這五萬人是分開的呢?還是合在一起?要是分開的話,先消滅弱小的,然後等待時機消滅強大的,要是打不過,也可在較強那一萬趕來之前逃掉,然後再伺機消滅它。」

  康斯嘀咕的是他對付大老虎和小老虎時的打獵方法。

  康斯的話音雖然很低,但在安靜的帥營卻令大家都聽清楚了,眾人都猛然醒悟過來。

  其實這方法他們也知道,不過他們都想到要和禁衛軍交手的慘重,以及如何保存實力回王都這兩個選擇,完全忘了可以找弱敵打了一場勝戰,然後就馬上撤回王都。

  凱恩更是歡喜地說道:「他們是分開來的,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禁衛軍團這股強大的敵人居然被放在後衛,前方的三萬人不過是一些步兵,了不起就是幾個團隊的騎兵而已。」

  「好!就這樣決定。凱恩,你帶人偵察那三萬敵軍的指揮部位置,同時要確定叛軍的位置。」

  艾麗絲和將領們討論後,決定採納康斯的提議,先消滅那伙比自己弱的軍隊,所以一定要知道禁衛軍和敵軍的正確位置。

  「是。」凱恩忙起身行禮接令。

  「其餘將領開始備戰!散會。」艾麗絲起身命令道。

  所有的人都起身恭聲說道:「是,恭送陛下!」

  艾麗絲離去時,用眼角的餘光瞥了一下站在角落、低著頭看不到表情的康斯,心中歎了口氣,沒有停下腳步,就帶著侍女、衛兵離去了。

  她現在漸漸感覺到,自己和康斯那段經歷將成為回憶了。

  原先對康斯產生的好感,在她來到這大營後,就被她扼殺了。

  不為什麼,就因自己是個將成為女王的公主,而康斯只是一名小兵。

  雖是大隊長,但在這軍團對戰中,大隊長也只是一個士兵而已,更別說是一個沒有部下的大隊長。

  即將成為女王的公主,和不知何時死亡的小兵,是完全不可能有愛情的,把好感扼殺掉就不會產生愛戀,這也就是艾麗絲為什麼扼殺那段美好時光的原因。算是她對自己的警惕吧……

  康斯根本沒去留意艾麗絲,也不可能知道艾麗絲想些什麼。

  他只知道自己是一名軍人,什麼王位、敵人對他都沒什麼意義,他不知道自己活在世上的目標,真說有的話,那就是活到自己再也活不下去。

  康斯離開主營後,無所事事的在軍營裡走著,最後他走進剛才休息的營房裡,才剛坐下,凱恩就進來了。

  康斯連忙站起來敬禮,凱恩面無表情地對他命令道:「康斯,你已經被編在我麾下的部隊了,馬上去執行偵察任務。」

  「是。」

  康斯只知道吃人家的飯,就要替人家幹事的道理。但他完全沒有去想,自己這個救出未來女王的大功臣,不應該完全沒有休息,且三更半夜就要被派去偵察敵情,也沒有去想自己這個大隊長,竟被當成普通士兵使喚合不合理。

  他也不可能知道凱恩這個外表粗魯,但內裡精明的傢伙,竟然會因為艾麗絲對他的特別關注而很感冒。

  凱恩對於艾麗絲叫康斯來參加會議,還有讓康斯發言覺得很不自在。

  這也是凱恩根深蒂固的思想——階級制度在作怪,他認為屬下為長官而受苦受累,是天經地義的事。

  他還認為康斯救出艾麗絲是應當的,根本不用對康斯這麼客氣,最多就是提升一下軍銜,獎賞一點金錢就行了。

  說到底,都是因為康斯只是一名沒有姓氏的普通人而已。

  康斯來到馬棚,隨便挑了一匹馬騎上,並接過一名騎兵遞來的武器——長槍和馬刀。

  凱恩的部隊分成一百股小隊,每股十人。這些小隊分批離開了軍營,去查探敵人的行蹤了。

  康斯的軍銜是百人大隊的大隊長,這軍銜並沒有因為第九軍團的滅亡而取消。

  所以,他理所當然的成為了他那十人小隊的長官。而且,就是替他和艾麗絲帶路的那十名騎兵。

  這可能是凱恩在對康斯感冒之餘,又表現出的一種細心。當然,這是為了完成任務著想,要是換些不認識康斯的騎兵,這小隊就會因難以配合而無法完成任務了。

  「長官,請問我們該朝哪個方向搜索呢?」

  這名詢問的騎兵掛著小隊長的軍銜,若非他知道康斯是名步兵大隊長,而且還是救了陛下的大功臣,相信不久就會高昇,恐怕老早就惡言相向了,哪還會這麼客氣,要知道,這小隊本來是聽從自己命令的啊。

  「抱歉,我對這裡的地形不熟,你說我們應當去哪個方向搜索呢?」康斯反問道。

  他對自己不知道的事一慨都說不知道,從來不會打腫臉充胖子,特別是在軍情方面的大事。

  「呃……」聽到康斯的反問,不但這名小隊長愣了一下,其他九名士兵也都愣愣的看著康斯。

  他們可沒見過會詢問士兵意見的長官,長官都是直接下令,士兵服從就行了。

  那名小隊長看到康斯眼神清澈,嘴角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等著自己回答。他知道康斯不是在嘲笑自己,而是真的希望自己回答。

  他定定神,恭敬地回答道:「長官,屬下認為,我們應當朝西南方一百裡外的小鎮搜索,如果敵人去過那裡或在附近,小鎮的居民一定會有些動作的,因為傳言有時比馬匹快不知多少。」

  「好,我們就去那裡搜索,麻煩你帶路好嗎?」

  康斯馬上就採納這名小隊長的意見,他從這小隊長的談吐,猜測他一定讀過書。

  康斯對讀書人都很尊敬,因為他年少時,最羨慕的就是那些有錢讀書的少年了,再說這名小隊長也說得有道理。

  「呃……是。請長官跟我來。」這名小隊長又愣了一下。

  長官竟然會對下屬用敬語,他真搞不懂到底康斯是怎樣的人了。

  在這階級森嚴的社會,特別是在軍隊裡,就算你原來是個平易近人的士兵,但當成為長官後,也會不知不覺地對普通士兵產生優越感。

  康斯這一隊人跟著那名小隊長,藉著月光的光輝開始翻山越嶺,朝著那不知名的小鎮奔去。

  途中,康斯靠近那名騎兵,沉默了一陣子後,向他問道:「我叫康斯,你呢?」康斯會主動說話,是為了知道這名士兵到底有沒有讀過書。

  他可不會蠢到去問公主有沒有讀過書,也不願意去問。

  在他心目中,公主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至於會問這名小隊長,是因為他和康斯都是軍人,屬於同一世界的人。

  這也說明,在康斯內心深處還是有階級制度的,不過他的階級只分成貴族和平民兩種而已。

  這小隊長肯定不是貴族,因為就算是最低階的貴族,一加入軍隊就是聯隊長,如果是加入邊遠地區的軍隊,更可能成為師團長。

  相信如果不是第七軍團貴族太多了,凱恩也不會只是個團隊長。

  康斯從軍後也不是不想讀書,可是一來是整天戰爭,根本沒有時間。二來是軍營的兄弟們都跟自己一樣是文盲,想學都學不到,其他不是文盲的,不是高官就是忙碌得很,根本不可能教導康斯。

  「長官,屬下叫威納。」那騎兵愣了一下,忙說出自己的名字。

  「威納,你應該讀過很多書吧?」

  「屬下讀過幾年啟蒙書而已。」

  威納的神色中露出一絲得意,因為他祖上是下等貴族,現在雖然沒有了爵位,但還是能夠獲得學習的機會,可又因為這個前貴族的身份,沒辦法一下子得到地位,只好從小隊長做起了。

  「哦,好羨慕你。」

  康斯說完,抬頭望向漆黑的夜空,深深歎了口氣後,轉頭向露出不解表情的威納淡淡一笑:「我從懂事時起,就是個孤兒。到現在,我連一個字都不認識,所以很羨慕讀過書的人。」

  可能因明月和星辰的迷惑,他脫口說出了孤兒的身份,還坦承自己是個文盲。

  聽到這話,那十名騎兵都震了一下,這種事不要說身為長官,就是普通人也都會當成秘密,連對好友都不太可能透露,更別說向認識才一天不到的人訴說了。

  康斯看到他們震驚的樣子,不由淡淡一笑。

  他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孤兒、是個文盲的事有什麼可恥,也不認為會因此而矮人一截。

  他認為這是命運決定的,自己從沒想過要去違抗,因為命運的安排是不可抗拒的。

  看到康斯下馬,眾人也停下來了。

  他們不知道康斯為何突然停止前進,是因為他剛才說的話嗎?不過,他們很快就知道原因了。

  康斯停下後,從馬鞍裡找出棉花布塊,包裹住馬匹的蹄子。

  原來是伯馬蹄聲被敵人發現,在這寂靜的夜晚,馬蹄聲能夠傳得老遠。不要說找敵人了,恐怕還沒發現敵人,自己這些人就可能先被射成馬蜂窩了。

  這些事,騎兵們都知道,所以馬上也跟著綁起馬蹄來,綁完馬蹄後,眾人又上馬奔了一陣。

  威納突然靠前康斯,緊張地對康斯說道:「長官,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屬下可以……敦你讀書。」

  威納說出這話就後悔自己怎麼會這樣,難道是因為這個人直率的語氣嗎?

  「真的?那麻煩你了,謝謝。」

  康斯這次的笑容顯得有點開懷,不再是以前那種漫不在乎的淡淡笑容。

  威納看到康斯的笑容,渾身不自在地說道:「呃……不敢當,長官……您客氣了。」

  他現在更加後悔,因為自從剛才知道康斯是孤兒後,心中就有一種莫名的感覺,那是一種護嫉
感,沒想到自己這個前貴族,居然要屈居於一個孤兒手下,而這孤兒很快就會獲得晉陞的機會。

  這時,康斯突然做了個停止的動作,騎兵們雖然奇怪,但還是整齊無聲地策馬停下。

  停下後他們才發現,山腳下漆黑的道路上有火光。

  從火光的數量和移動的速度,看來是一隊五十多人的騎兵。而且,他們的火把呈半圓的陣型,應該是在圍堵或追趕什麼似的。

  不久,眾人就知道追趕的目標了,因為他們前面有一大棚黑影在移動,並且時而傳來慘叫聲。

  他們也看出這五十多人是斥候騎兵了,這是從火把和前面的黑影的距離看出來的。能隔了幾十公尺遠殺死前面的人,只有配備弓箭的斥候騎兵了。

  「我們在這裡派有斥候嗎?」康斯淡淡地問道。

  「長官,沒有。」

  「這麼說是敵人的部隊了。」

  「是的,長官,我們應該馬上回去稟報,敵人很快就到了。」這是另外一名騎兵的建議。

  康斯愣了一下,這情景、這對話,自己以前就經歷過,只是康斯還沒來得及想起往事時。

  下面被追趕的黑影有聲音傳來,那是一個大嗓門的壯漢發出的:「弟兄們!這樣逃下去一定會被殺光的!反正橫豎都是死,那就跟他們拼了!拼倒一個平本,拼倒兩個有賺!上啊!」

  在這大漢的煽動下,那些逃脫無望的人,開始反撲了。

  頓時山下廝殺聲一片,才一會兒工夫,黑影已經倒下一片,火把也掉在地上,熄滅了十幾把。

  「長官,下面的可能是我們的人,現在應該要下去救人!」

  根據騎士的教導,使威納急切地說,也不等康斯回答又急忙接道:「敵人剩下四十多人,若突然
被我們從側面突襲,在這夜色下,他們根本猜不到我們的實力,一定會被嚇跑的。」

  康斯靈光一閃,忙大聲喊道:「崎紅國第七軍團所屬聽著!第一、二中隊從左側包抄!第三、四中隊從右側包抄!殺啊!」

  在衝下山的時候,康斯十分佩服威納,他知道,這也是從書本上學到的知識,因為他就想不到這
些。

  當康斯喊出殺時,其他的騎兵也知道康斯的意思了,同聲吶喊,跟著康斯朝山下衝去。

  山下的人聽到山上突然傳來吶喊聲,停止了廝殺。

  他們的聲音傳到山下,因為樹木和曠野的環境使然,讓聲音變得模糊,聽不出這是由多少人喊出來的。

  不過康斯開頭那句話,還是能依稀聽到的。

  那一棚黑影在聽清內容後,馬上歡呼起來,那個大嗓門又喊起來了:「兄弟們!援軍來啦!上啊!幹掉這幫混蛋!」

  隨著他的鼓動,士氣大升,廝殺聲又再次響起了。

  那四十多名斥候本來疑神疑鬼,半信半疑。他們怎麼也不相信,這裡會有敵人的伏兵,因為聽不到山上有腳步聲或馬蹄聲啊。

  一名持火把的斥候,在映照到康斯的身形時,才剛喊出:「敵襲……啊……」就被康斯一槍刺死
了。

  斥候們在聽到那人的慘叫聲時,他們開始相信前後左右都有敵人,而且比己方多出幾倍,在明白這種情況下,白癡都會選擇往後逃跑。

  火把紛紛被丟下,斥候騎兵開始逃竄了。他們知道,這時火把可是會把死神帶來的。

  康斯他們當然不會放過這種機會,跟在後面猛追猛殺了一陣後,才奔回原處。

  這時,那些和斥候廝殺的人,已經撿起火把照亮,開始清理戰場了。

  在光亮下,可以看出他們的人數還有一百多人,都是些穿著補丁衣服、手拿爛劍的輕步兵,怪不得會被一隊斥候殺了一半人。

  威納看到獲得勝利後,又開始後悔了。

  這樣不是又讓那個孤兒出身的長官立下功勞嗎?自己怎麼會提議救這些步兵呢?威納心中雖然很懊惱,但臉上依然強裝喜悅,看著那些獲救的步兵們。

  這時,一個壯漢拿著火把朝康斯他們迎了上來,康斯聽出這人就是那鼓舞眾人的大嗓門:「第九軍團第四師團第一旅隊第三團隊第五聯隊第一大隊第一小隊工兵——達特,參見長官。」說完,行了個軍禮。

  就著火光,康斯看到這個叫達特的士兵,有著一副熊般健壯的身材,樣子也很粗魯,光論外表,還真想不到他會鼓舞士氣。

  康斯下馬回禮應道:「我是第九軍團第五師團第二旅隊第五團隊第二聯隊第五大隊大隊長,康斯。」

  沒想到在這裡能夠遇上從邊界軍營逃脫的士兵,而且是和自己同一個軍團番號的人。

  這時圍上來的士兵們,交頭接耳喧鬧起來了。

  他們可沒想到,眼前這個好像是騎兵頭子的騎士,竟然是個步兵軍團的大隊長,馬上有幾人靠了上來,他們齊齊向康斯行禮道:「長官,屬下等是第九軍團第五師團第二旅隊第五團隊第二聯隊第四大隊的士兵。」

  他們是和康斯同一軍營的人,在康斯當上隊長時,都見過康斯的樣子,所以一聽康斯報出名字,就跑上來相認了。

  他們這幾天來東躲西藏,時時提心吊膽。剛才被斥候騎兵發現後,已被追殺了幾十公裡。

  所以他們和康斯相認後,就坐在地上休息了。而那些倖存的士兵更老早就坐在地上休息了。

  「我們聯隊所屬的士兵這裡還有嗎?」康斯望著他們問道。

  一個士兵忙站起來,有點難過的稟報道:「長官……第二聯隊,只剩我們這三人了。」

  康斯無語,這情況他也猜測到了,在那情況下能逃得出來,這些人都是算幸運了。

  「呃,長官,其他兄弟呢?」達特四處張望後,有點不解的向康斯問道。

  康斯知道他奇怪怎麼只有這十一名騎兵出現,所以他笑了笑:「沒有其他人,這裡只有我們這十一人,剛才我們是欺騙敵人的。」

  眾人一聽都張著嘴,愣愣的。沒想到才十一人的騎兵,竟敢朝五十多人的斥候發起攻擊。不過也多虧他們相助,自己才免於全軍覆滅。

  看到身旁的人愣愣的,那三個和康斯同一軍營的士兵得意的說道:「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康斯長官殺掉的敵人可以編幾個聯隊了,這五十多個敵人算什麼?他可是我們軍營的戰神啊!」

  聽到這話,眾人都精神一振,那名士兵身旁就有一人急切地問道:「他就是大營裡盛傳的戰神?」

  康斯會得到這個稱號,那是他參軍時的戰績,先是在軍營裡流傳,老兵告訴新兵,新兵又告訴其他營的新兵,然後就慢慢的流傳開來。

  不過,除了康斯那營知道戰神的身份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戰神是誰,只知道自己部隊裡有這麼個人。

  這也是為什麼康斯沒有送禮巴結他的長宮,還能被那個貪功的團隊長任命為大隊長。

  老實說,他團隊長這個位子,有一半是佔了康斯殺敵的軍功換來的。

  當然,傳言在描述過程中都會加油添醋的,士兵們都希望戰爭之神是在自己這一方,因為這樣能帶來好運,所以在傳述康斯的事跡時,都會不由自主地加些料,把戰神的傳說誇大了幾十倍,深怕不
這樣幹的話,就無法體現戰神的風采。

  這些誇張的傳言,傳著傳著,竟變成真實的故事了。

  休息的士兵都露出崇拜的眼神看著康斯,沒想到傳說中的戰神就在自己眼前。

  現在他們認為,康斯用十騎來偷襲,是有勇有謀的計劃。當然,要是康斯這次偷襲沒有成功,那麼士兵們就不會露出這樣的眼神了。

  戰場是勝利者的天下,只有勝利者能得到上天的寵愛,只有勝利者才配成為戰神。

  康斯完全不知道這伙雜牌軍的心部向自己這裡凝聚了,這會兒他正詢問達特關於敵人的軍情呢。

  「達特,你們是什麼時候遇到斥候兵的?」

  「長官,我們是在天剛黑時遇到的,狂逃了幾十公裡來到這裡。」

  達特神色黯然,那時,原本五百多人的部隊,竟然被一個斥候大隊殺得只剩一百多人了,而且剩下的人大部分都負傷了。

  兵種不同和武器精良雖然不能決定全部的勝負,但還是能決定大部分的戰況。

  「長官,看來敵人的主力離我們這裡大概一百公裡左右。」自認比其他人聰明的威納,又脫口說出讓他後悔的話。

  其實任何人都能推斷出來,因為斥候離主力部隊五十公裡是常識。

  「嗯,就不知道他們的指揮部是否在那附近呢?」康斯點點頭,他們的任務就是要—找出敵軍主力所在。

  「長官,那裡有一座大軍營,有許多的物資和高級軍官,按照那數目眾多的傳令兵來看,應該是個指揮部。」達特在旁說道。

  「你確定?怎麼知道的?」威納一聽,忙急切地問道。如果這消息正確的話,那麼康斯又立下一件軍功了。

  達特狠狠地說道:「我們就是發現了他們,轉身要逃跑時,才會被斥候兵追殺的。」

  「那你知道叛軍的位置嗎?」威納問道。

  「叛軍?哦,禁衛軍呀?這個我不知道,在撤離過程中就沒有見過他們了,我想他們應該在後邊吧,兩軍應該離得很遠。」達特想了一下,不大確定地說道。

  「嗯,這麼說,他們還在後面壓陣,等待後績部隊的到來呢。」威納自言自語的說道。

  威納又馬上對康斯說道:「長官,我們回去稟報軍情吧。我們知道了這股敵人的位置,算是完成任務了。」後面還加了一句:「這樣,我軍可以搶先在他們會合時,消滅目標了。」

  威納這時的想法是:既然康斯的軍功是確定的了,那麼自己幫幫口,也能沾上一點功勞吧?

  康斯對威納十分佩服,所以很聽從威納的話,一聽隨即起來命令道:「回軍營!」

  恩諾的禁衛軍正在一處平原紮營休息。

  騎兵的優勢就是可以發起猛攻,而要發揮騎兵的優勢當然是在平原上,騎兵在山區可是寸步難行。

  恩諾很火大,這幾天來,不但糧草供應不及時,而且,一開始大哥還讓自己成為先鋒,沒想到部隊還沒出發,命令就又下達,讓自己負責先鋒後陣,天哪!讓重騎兵負責後陣?不用做得這麼明顯吧?

  這還不打緊,接著就以既然作先鋒後陣,那就不需要這麼多的重騎兵,硬是把自己的重騎兵軍團拆散,分配到其他軍團,搞得自己現在手裡只有兩萬騎兵,其中一萬是自己的重騎兵,一萬是雜牌軍。

  雖然自己在這個軍團爵位最高,但整整四萬的軍隊卻不把自己這個皇子放在眼裡,自己這一萬鐵騎已經被孤立起來了。

  本來自己接到命令的時候,以為自己的部下不會聽令,但卻沒想到除了自己直屬的師團外,其他四個平時忠心耿耿的師團長居然同時服從命令,根本不請示自己,就編入其他軍團。

  這時,恩諾才知道,他的皇兄以那些部下國內家人的安危,再加上他太子的地位,對自己的禁衛軍團進行了威逼利誘,到頭來,自己只能依靠這些無父無母、完全對自己忠心的部下。

  就連左拉特這個智囊,也暫時離開回國休養。不過也好,趁機幫自己看看國內的情況,在國內若沒有一個有力人物坐鎮,對他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

  「他分明是想讓我死在戰場上!」恩諾很清楚皇兄打什麼主意。

  幸好這幾天都沒遇到敵人的抵抗,所以暫時沒有損失,但恩諾知道,自己前面有崎紅國第七軍團足足六萬人的騎兵大軍!

  和他們相遇的話,自己這一萬鐵騎可能只剩一、兩千人了。

  「夠狠!情願把可以一股作氣消滅崎紅國的戰機扔掉,又把自己派去送死,消滅可能對他產生影響的勢力!真是毒啊,大哥。」恩諾看著無盡的夜空歎道。

  佔領邊界的大營裡,駐守著隆納的十幾萬大軍,而且,國內還陸續開來數十萬的援軍,如果全軍挺進的話,崎紅國早都滅了,自己也不用提心吊膽的在這磨蹭。

  不過老實說,也多虧皇兄這個舉動,不然要是自己在關鍵時刻,這幫不忠心的部下來這招,恐怕才真會被害慘了。

  皇兄肯定想不到,其實自己手下鐵軍中的鐵軍,正是現在這一批自己親自指揮的這個孤兒師團。

  這些人可是自己從各地收養的孤兒訓練出來的,戰鬥力比其他四個師團強了一倍不止,只要這個孤兒師團在自己手中,那他就有翻身的機會。

  恩諾搖搖頭,如果他和隆納調換位子,肯定不會做出這樣利敵害己的決策。

  這時,一名騎兵策馬狂奔到自己面前,翻身下馬急切的稟報道:「殿下,前軍遭到敵軍襲擊,請求殿下支援!」

  「嗯,終於出現了,全軍集合!」恩諾點點頭,大聲命令道。

  他知道敵人的目的是什麼,他雖然不願變成隆納的棋子,但唇亡齒寒的事他是知道的,要是那前軍被消滅了,自己這些人將獨自面對三倍的敵人,所以還是得全力救援才行。

  至於手中那一萬的雜牌騎兵,恩諾根本就沒在意,那是用來送死的炮灰。

  寂靜的軍營接到命令後,開始熱鬧起來了,恩諾也回到帳營裡,整裝起來。

  剛穿好盔甲佩上劍,一道人影突然像從地底冒出來似的,單膝跪在恩諾面前。那些幫他整裝的親兵識趣地退下了。

  恩諾好像知道那影子的存在,並沒露出驚訝的表情,毫不理會,自己動手繼續整裝起來。

  「殿下,隆納殿下突然回國了。」那影子等親兵都退下後,才開口說話。

  「啊?怎麼回事?那軍隊他帶回去了嗎?」恩諾停住系披風的動作,轉身震驚地問道。

  「沒有,殿下他把軍隊留下讓凱拉率領留守,只帶了幾千騎兵就匆匆回國了。」

  「發生什麼事了?」恩諾突然想到什麼,忙問道:「國內的援軍還繼續朝這出發嗎?」

  「國內援軍突然停止行軍,並有回國的跡象。」

  「嗯……國內一定出了什麼大事,你馬上回國調查!」

  「是!」隨著聲音,影子消失了。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成為伊莉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2Rank: 2

帖子
164
積分
309 點
潛水值
2352 米
12
發表於 2007-8-30 22:36 PM|只看該作者
如果你忘記伊莉的密碼,請在登入時按右邊出現的 '找回密碼'。輸入相關資料後送出,系統就會把密碼寄到你的E-Mail。
第三章 論功行賞

  恩諾邊系披風邊沉思,這時一名親兵撩起帳布,稟報道:「殿下,有凱拉將軍的信使。」

  「叫他進來。」

  「是。」親兵退下了,不一會,一個士兵進來跪下:「參見殿下。」

  「免禮,有什麼事?」

  「殿下,太子殿下有旨意給您。」說完,就雙手捧上一卷文書。

  恩諾接過一看就合上了:「大哥叫我守住佔領地,他去哪裡了?」

  「屬下不知道。」

  看那名士兵的表情,恩諾就知道他是隆納的心腹,知道問不出什麼來,揮揮手讓他退下了。

  恩諾剛站在帳門口,一名將官跑過來說道:「殿下,全軍集合完畢。」

  「嗯,命令第四師團前去支援前方,第五師團隨我回邊界大營。」

  「呃……是!」將官雖然覺得恩諾的命令奇怪,但還是去執行了。

  恩諾跨上自己的坐騎,看了一下自己祖國的方向,低聲說道:「看來大亂將至了。」

  他知道國內一定發生了什麼大事,這一萬鐵騎定他的心腹,也是他的本錢,當然不能浪費在這裡。所以他決定不去救前軍
,最多就是派那伙雜牌騎兵去盡一下人事。反正那雜牌騎兵也是打著禁衛軍團旗幟的,就算自己出力了。

  康斯回到軍營,他這一小隊可是派出的一百小隊中功勞最大的,不但得到了敵軍的位置情報,而且還帶回了一百多名友軍



  凱恩聽到康斯的報告後,張了張嘴,他沒想到康斯竟然能完成任務,而且如此出色,一愣之後,拍拍康斯的肩膀:「好小子,有一套哦!我幫你慶功!」

  雖然凱恩的階級觀念很強,但對有功勞的人卻都一視同仁,這可能是他的性格使然吧。

  當凱恩進去主營不久,就臉色尷尬地出來了。

  他來到康斯的面前,尷尬地抓抓後腦勺,想說什麼又沒說出來。

  眾人一見他的臉色表情動作,就知道康斯陞官無望了。

  那十名騎兵都同情地望著康斯,而那一百多名輕步兵則氣憤地瞪著凱恩。

  康斯對陞官的事並不在意,只是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凱恩。

  沉默了一陣後,凱恩終於說話了,但他說的話,卻讓所有聽見的人都愣住:「康斯,我來傳達陛下的旨意:

  「康斯出色的完成任務,並解救了一百多名友軍,現封康斯為混合聯隊大隊長。騎兵一百人,並將一百多名步軍編入混合聯隊。」

  混合聯隊?眾人都沒聽過這樣的名字,而且,一個聯隊滿員是五百人,現在才五百多人,這簡直就是大隊長不像大隊長,聯隊長不是聯隊長的職務。

  而且,康斯的軍銜也沒有提升,只是掌管兩個大隊而已,這算是怎麼回事啊?

  其實會產生這樣的職務,乃是因為眾將領在得知康斯的功勞後,反對讓他當大隊長。

  一來是因為沒有空餘的兵員,二來這個軍團被滅的大隊長,怎能當第七軍團的聯隊長呢?

  但康斯的功勞又確實存在的,不能不獎勵有功之臣。所以他們想出這個法子,只撥出一百名騎兵就解決問題了。

  至於那一百多個步兵,他們才不要呢,礙手礙腳的,也一併撥給康斯。

  他們全都故意忘了康斯是救出陛下的大功臣。

  真要按功勞賞賜的話,最低也是一名團隊長,但那樣的話,可能有人會變光桿軍官了。

  所以將領們都說,那大功勞要回王都才賞賜,但沒想到康斯竟然又立了功,不賞不行啊,只好想出這辦法。

  艾麗絲雖然很想給更高的官銜給康斯,但顧及自己還要依靠這幫將軍,所以採納了他們的意見,回王都後才另行賞賜。

  康斯聽到凱恩傳達的命令後,苦笑了,他沒想到自己剛當上一百人大隊長沒多久,現在又當了不倫不類的兩百人大隊長。

  「眾將士!這是消滅敵人、趕走侵略者的戰鬥,讓我們奮勇作戰……」

  將軍古拉正在激勵士氣,背對古拉的康斯沒有怎麼去聽,他只是看著自己前面的部下們。

  前排是一百多名換上盔甲、手拿騎兵長槍、腰佩馬刀的步兵們。這大營都是騎兵,所以武器庫都是騎兵的武器,不過步兵們好像對馬刀、長槍都很滿意。


  站在步兵旁邊的是達特,他被康斯委任為分隊長,管理那些步兵。

  而站在後排一百名輕騎兵旁邊的威納,也被康斯委任為分隊長,管理騎兵。

  另外,還任命了四個出色的中隊長和大量的小隊長,康斯這支聯隊,算是做到所有軍官都是康斯任命的了。

  本來中隊長以上的任命,要聯隊長才有權力。任命大隊長就更不用說了,康斯自己還是個大隊長呢。

  但康斯的聯隊是獨立編製的,而且分隊長這官街也不存在,所以康斯自作主張的委任,並沒有人有意見。

  其實康斯沒想這麼多,他只是為了方便管理,而且,達特管理那些步兵和威納管理那些騎兵,都可以起到很好的凝聚力作用,因為這兩人對步兵和騎兵來說都是自己人。

  這也多虧那些將領們,分別從自己的騎兵裡抽出兩個普通士兵給康斯。這樣才不會有其他小隊長來跟威納爭官位。

  步兵更不用擔心,他們全都是士兵,沒有一個長官跟著逃出來。
  最後是艾麗絲出來說祝福語了。

  她先有意無意地在康斯那處看了一下,不過目光還是一掃而過。


  「願戰神與你們同在!」祝福語就是這麼短的一句話,這是軍隊的不成文規定,讓身份最高的人來說祝福語,他們相信,這樣自己能夠獲得勝利。

  「噢……」一陣歡呼聲響起,康斯的那些步兵們叫得最大聲。

  不過他們沒有望著美麗的艾麗絲歡呼,而是望著他們的大隊長康斯,因為他們深信自己現在就是跟戰神同在。

  「出發!」在古拉將軍一聲令下,大軍出動了。


  數萬匹馬齊聲奔騰,那情景真讓人熱血沸騰。

  康斯他們不知為啥被編入先鋒軍一萬人裡,而且還是頭陣。

  為了不妨礙後面軍隊的速度,康斯只好帶著一百多名疲勞的步兵和一百名騎兵拚命地往前趕。

  可是還沒走出幾裡路,一名傳令騎兵從後面追上了康斯。

  「長官,古拉軍團長大人命令長官您和貴部全體人員回營。」傳令兵行了個禮說道。

  「呃……是。」康斯愣了一下,雖然不解,但還是接令了。

  康斯帶著這幫建功立業的希望被澆滅的上兵們,垂頭喪氣地往回走。

  路上遇到了古拉軍團長帶領的後軍,古拉叫住他:「康斯,你和那一百多名步兵太辛苦啦,這次戰鬥講究的是快速。

  「所以你帶步兵們回去大營休息吧。至於騎兵則跟我一起行動。」

  康斯看看露出不忿但又帶著疲倦表情的步兵,又看看聽到古拉的話、而露出欣喜表情的騎兵,歎了一口氣:「屬下遵命。


  他不能讓疲倦的士兵去送死,也不能阻擋士兵盼望立功的願望,只能接受命令。

  康斯並不知道,古拉這命令其實是眾將官的意思。

  他們可不想康斯再次立功陞官。

  這樣一來,不但把撥給的騎兵要了回來,而且還得到體貼同僚士兵的美譽,最重要的是斷了康斯立功的機會,真是一舉三
得。至於那些步兵,他們才不看在眼裡。

  古拉為什麼會同意,一來,他是貴族,將領們大都是貴族,當然要站在自己人這邊了。

  二來,康斯在有救駕大功的基礎上,再次立下大功的話,肯定和兒子平起平坐,或者還可能和自己平起平坐。

  這是貴族們所不能容忍的,因為康斯只是一個沒有姓氏,而且毫無高貴血統的平民。

  在不能拋棄康斯功勞不認帳的情況之下,就只能用制止他再次立功的手段來解決了。

  在這些將領的心中,都一致認為只有血統才可靠,特別是在恩諾背叛的事發生之後。

  沒有貴族血統的人,以後休想升到師團長以上的位子,這是他們這些將軍心照不宣的決定。

  康斯帶著那幫步兵們,回到只有五千人防守的大營。解散後,就回房睡覺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康斯被一陣喧鬧的吵雜聲吵醒,睜開眼一看,天亮了。

  起身推門出去一看,整個大營佈滿了人,都是昨晚出征的騎兵們,他們正在歡呼,看來是打了勝仗。

  「我們勝利了!不但殲滅了那三萬名雜牌軍,還連同增援的一萬叛軍鐵騎也解決掉了,剩下的敵軍更莫名其妙地退到邊界
!我們現在就要開始收復領土的戰爭了!」威納看到康斯出來,興奮地跑來說道。

  「哦,真是太好了。」康斯現在覺得自己在這裡完全沒有歸屬感,連這些大事也沒人來通知他一聲。

  「達特他們呢?」康斯見大營裡都是一些騎兵,不由問自己的部下們在哪。

  「哦,好像被派去巡邏了。」就這句話,康斯知道自己成了孤家寡人了,連調動自己的直屬部下也不通知一下,看來自己
這個聯隊大隊長是幹假的了。

  康斯剛想說什麼,突然一聲號角響起,威納忙說道:「抱歉,我有事先走了。」

  康斯知道那聲是集合有功之人,準備進行賞賜的號角。

  看著威納跑著離去的背影,康斯突然感到威納有點變了,好像變得沒有那麼熱絡了。是因為他沒喊長官呢?還是他那不冷

不熱的表情言語呢?
  康斯卻不知道,威納在戰場上立了大功,斬下了敵將的首級。按功績行賞,很可能從小隊長一舉獲得大隊長的官銜,這就
比康斯這步兵大隊長的官銜大了一階。

  所以威納當然不能喊比自己官銜低的人長官了,世界就是這麼現實的。

  至於康斯給自己部下提拔的軍銜,好像沒有人承認,都按照原來的軍銜處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威納恐怕就是聯隊長了


  在康斯愣愣的時候,一名騎兵騎馬來到康斯的面前,馬都沒了,就在馬上喊道:「康斯長官,陛下不久將要回王都,請你
做好準備。」說完,不等康斯回答,就掉頭策馬走了。

  四周的士兵聽到後,看了康斯一眼,就三三兩兩散開了。

  康斯望著晴朗的天空歎了口氣,他明顯感覺到騎兵們對他好像有些不歡迎,可能是自己能跟著艾麗絲公主回王都的原因吧


  「呵呵,看來自己並不受歡迎啊。」康斯有點後悔,為什麼當艾麗絲公主遇到凱恩中校後,自己不堅持離開呢?

  是因為自己貪圖賞賜嗎?

  搖搖頭,康斯知道那是為了當時艾麗絲看著自己,所流露出的眼神而決定留下的。

  康斯雖然對這些事看得很淡,但和公主單獨相處了這麼久,些微的感情還是會有的。

  康斯進屋,拿起那把曾剌了自己一刀的馬刀,慢慢的繫在腰間,順便摸了摸懷裡那包軍需官離開時給他的錢袋,淡淡的笑
了笑:「我已經不欠崎紅國什麼了。走吧。」

  可惜康斯並沒有走成,他一出門,就看到了艾麗絲公主。

  公主不知為何,在叫傳令兵通知康斯後,一時心血來潮親自來叫康斯。

  「公主。」康斯向艾麗絲行了個禮。

  「哦,你這麼快就準備好了。」艾麗絲見康斯的打扮,會錯意地說道,接著不等康斯說話,就下令道:「去那邊集合,馬
上就要出發了。」說完,就轉身策馬離去,給人一種十分冷淡又不容反抗的感覺。

  康斯愣了一下,張了張口,不過看到身旁那幾個原本跟公主來,但現在卻留下看著自己的騎兵,他們眼中流露出來的神色


  康斯知道自己現在說不去的話,可能會給人一種做作的感覺,而且還可能會被判刑,因為公主的命令不能違背的呀。

  所以他只好吞了吞口水,沒說什麼,朝集合地走去。

  艾麗絲先進行了封賞儀式,獎賞了昨晚立下大功的將士們,果然,威納成為了大隊長。

  接著,在鼓勵將士們收復疆土後,帶著五千名騎兵和師團長以上的將軍,以及默默無語跟在後面的康斯,朝王城前進。

  剩下的軍隊,並沒有進行收復領土的行動,而是在得到一個情報後,只留下五千人防守,其餘近五萬人的軍隊,在留守副
師團長的帶領下,馬不停蹄地朝王城奔去,期望能幫助公主獲得王位。

  這個情報就是——黑巖國皇帝去世了。

  「什麼?父皇去世了?」恩諾震驚地重新問了一遍。

  因為夜幕降臨,所以他的軍隊就在離邊界大營一百裡外駐紮了下來。

  「是的,殿下。」那個影子肯定地應道。他剛從國內回來,就帶來這個驚人的消息。

  「這麼大的事,帝都竟然沒有通知我!」恩諾狠狠一事拍在椅背上。

  「不,殿下,帝都對每個在外的將領和皇子都派出了使者,通知這件事。」

  「怎麼回事?我並沒有接到通知啊。」

  影子淡淡的說道:「太子殿下的使者是一隻飛鷹,各地將軍的使者是快馬,而殿下的使者,卻是坐著馬車的退休大臣,您
的使者現在可能還在千裡之外。」

  「難怪其他軍團不但見死不救反而往後撤,原來是這樣……哼!這一定是三弟出的好主意。」

  恩諾馬上朝帳外喊道:「改變目的地!馬上回國!」帳外的親兵應聲後馬上去準備。

  「殿下,您帶這麼多人回帝都,會不會……」影子含蓄地問道。

  「哼!我要不帶這麼多人去,我怕一進城就會被殺掉!繼續去探聽情報,下去吧。」

  「是。」影子馬上消失了。

  帳外一道暗淡的影子迅速向野外奔去,衛兵都沒有察覺到。

  那影子正是從恩諾帳營離開的影子。他是個從事秘密工作的情報員,並不是恩諾的部下,和恩諾之間只是雇工關係而已。

  現在他正邊飛馳於原野上,邊在腦裡歎道:「唉,看來王族的兄弟之間,是不可能有親情的啊。」不久,他就消失在夜幕
裡。

  康斯在回王都的隊伍裡,完全沒有任何人跟他說話,好像大家部在孤立他似的,這可能是將軍們的態度影響了士兵吧。

  將軍們有這表現是當然的啦,突然跑出一個自己不熟悉的人,來跟自己搶功勞,而且是固定要分得大份獎賞,對這樣的人
,怎可能會給好臉色呢?

  公主雖然故意不去理會康斯,但每天都會不自覺地巡視一下隊伍,自然而然的看看康斯,當看到康斯後就會回大營,如果
沒看到,則會繼續巡視。

  對公主那無意流露出來的關心,將領們只能把對康斯的妒忌藏在心中。

  要不是公主表現出對康斯的注意,恐怕那些壞心腸的將軍早就把康斯幹掉,仍到山溝裡喂野獸了。

  雖然大家都不太理他,但管飯的士兵,每餐飯還是會算上康斯的份。所以知道自己不受歡迎的康斯,有飯就吃、有覺就睡
,平時就在一邊鍛煉身體。

  康斯就在這樣的氣氛下,跟著隊伍行軍了二十多天,終於來到崎紅國王都。

  一路上,這支隊伍受到民眾的熱烈歡迎,一是公主打了勝仗,二是為了—睹公主那絕色的容貌。雖然民眾的想法很簡單,
卻把王都周圍觀望的駐軍震醒了。

  一個打敗侵略者、廣受民眾愛戴的王位繼承人,怎樣也比待在城裡、並且在民間沒沒無聞的王後更有希望登基吧?

  所以軍隊都爭先恐後的來向艾麗絲宣誓效忠,唯恐不及。

  艾麗絲看到這個情形,也明白趁勢而為的好處了,如果自己不是打勝仗,而是就這麼回來的話,恐怕要進行一場內戰才能
回到王都吧?

  當艾麗絲進入王城時,她知道自己勝利了。

  因為那個後母,還有支持王後的大臣和將領們,都親自出城迎接她,這也表明他們承認了自己的地位。

  自己這王位可說是實打實的,接下來,就看怎麼安撫這些人,和分配利益給那些支持自己的人了。

  進城十幾天了,康斯仍待在他那間套房裡。

  除了三餐有人送來外,根本沒有人和他相見。他被送飯的告知,現在身處王宮裡一個偏僻的地方,沒有命令不能跨出房門
半步。

  現在的他,感覺和坐牢沒什麼區別。

  無所事事的他,只好待在房內練功,不然他還能幹嘛?

  「康斯,公主殿下召見。」十幾天來,第一個衛兵出現在康斯面前。

  聽這稱呼,看來公主還沒有登上女王大位。

  「是。」康斯略整理一下衣服,跟著衛兵出門了。

  這是他進王都後第一次出來走動,不過他對周圍美麗高雅的建築沒有多在意,只是低頭跟著衛兵前進。

  不久,來到一棟巨大的建築物前,寬大而高聳的樓梯上,每一階左右部各站著四個全副武裝的衛兵,一個巨大的大門張著
口,看著階梯下的康斯。看這氣勢,不用想也知道,這就是王城的王宮議事大殿。

  「康斯覲見!」一聲高喊從殿內傳了出來,帶路的衛兵只向康斯一擺手,就自行退下了。

  康斯只好無奈的歎息一聲,邁步向前,跨過高聳的階梯,來到大門口。

  一個等在大門口的官吏連忙靠過來低聲說道:「進去後跪下,報上自己名字。」並說了一些宮廷的規矩。

  這個官吏可能是為了他這個不懂禮節的人而特別安排的。

  「康斯參見公主殿下。」康斯進去單膝跪下喊道。

  「免禮,起來吧。」公主的聲音遠遠地傳來,聽那模糊的程度,康斯和公主的距離應該隔了好遠。

  「謝公主殿下。」康斯慢慢地起來,然後才慢慢地抬起頭來。他完全照著那官吏的指示做。

  這時,康斯才發現這個大殿竟然有近千平方公尺,一道紅地毯從門口鋪到盡頭的王座上,而公主則身穿白色的衣服,端坐
在用黃金打造的王座,散發一種說不出的高貴和典雅。

  公主左手下邊的大椅子上,坐著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康斯一看馬上知道她是誰,從她頭上戴著的王冠,知道她就是王後


  而公主右下方,則坐著一個身穿淡藍色神宮服裝的女人,整個頭部都被一面同樣淡藍色的面紗擋住。

  至於這個人是誰,康斯就不知道了。

  地毯兩邊則站滿了將軍大臣,康斯認識的古拉父子都在,連剛成為大隊長、留守在邊界的威納也都排在佇列裡。

  這些人都有意無意地打量著自己,而威納看著康斯的眼裡,則流露出一種複雜的眼神。

  王後和大臣們很有興趣地看著康斯,他們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因救了艾麗絲而立下大功,為了如何獎賞他,艾麗絲和將
軍們討論過好幾次,原本應該很早就獎賞他的,只因為那些將軍排斥這個沒有貴族血統的軍人,搞得獎賞到現在才進行。

  王後有點幸災樂禍,瞥了一眼高高在上的艾麗絲,想道:「看你怎麼辦!是得罪將軍們呢?還是獎賞有功之臣?不要以為
這個位子很好坐啊!」

  艾麗絲雖然察覺到王後的眼神,她知道王後的想法,淡淡的笑了笑,向康斯說道:「康斯,你在邊界駐軍時,立下了無數
的汗馬功勞,而且,本宮也因為你的搭救,才沒有落入叛徒的魔手。你這些功勞理當得到應有的獎勵。

  「本宮決定封你為一等騎士,封你為少將師團長,統兵一萬,冊封你為爵士貴族,並賞金幣五千枚!」

  隨著艾麗絲的話語,大廳立刻傳來一陣騷動,文武大臣們對這史無前例的賞賜感到震驚,不說金幣的豐厚,單是少將的封
號,就算軍官們奮勇拚搏一輩子,也不一定能得到。

  一等騎士不去說,師團長以上的都有這個身份,但是貴族封號就過分了。

  要知道,新貴族是非常難出現的,雖然是沒有封地的最低階的爵士爵位,但怎麼說也是個貴族,在大多數師團長都還不是
貴族的現在,康斯要是得到這爵位後,將比所行的平民師團長高。

  這讓那些已經浴血奮戰多年,且立下無數功勳,卻也沒有得到爵位的師團長能服氣嗎?

  所以艾麗絲話音一落,排在武官首位的古拉,馬上站出來拱手說道:「殿下,康斯救駕立有大功,這是眾人皆知的,臣也
很贊同對康斯進行獎賞。不過……康斯在邊界立的功,已經獎勵過他,也封了宮。臣以為……」

  古拉雖然說得很含蓄,但他的意思,大家都知道,表示康斯不能獲得這麼高的賞賜,最多就獎賞救駕的功勞罷了。

  一些眼紅的將軍也忙著開口說出自己的想法,無非是不滿康斯一下於獲得這麼高的地位。

  威納因為職位低下,沒有權利發言,只好默默地望向低著頭的康斯,不過,他眼中流露出了妒忌的神色。

  這副表情,讓對面文官中同樣沒有發言,而地位和威納相等的一個官吏看在眼裡。

  艾麗絲對幸災樂禍的王後笑了一下,搞得王後愣住了,不知道艾麗絲有何能力控制這幫眼紅的將軍們。

  艾麗絲把手一伸,那幫將軍馬上停嘴,不甘地退回原位站著,眼睛直看著艾麗絲。

  艾麗絲笑著向一旁的官吏擺擺手,說道:「請各位將軍看看吧。」

  「是。」那個官吏捧著一個木盤,盤上放著一本厚厚的本子,向古拉走去。

  古拉疑惑的看一下本子,又看了看含笑的艾麗絲,這時艾麗絲笑著說道:「這本是邊軍第九軍團康斯所屬聯隊的戰功記事
本,裡面記載了康斯那個聯隊所有士兵的功勞,古拉將軍請拿起來看。」

  話音一落,古拉已經拿起來,翻開了,他找了一下書本,看到康斯的名字,臉色愣了一下,目光掃到下面的數字,猛地抬
起頭,帶著不相信的眼神看了一眼站在遠處的康斯。

  接著他收回目光,翻開了第二頁,這時他眉頭跳了一跳,因為他又發現康斯的名字了,下面同樣是兩位數的殺敵數字,古
拉皺了皺眉頭。

  不過,當他翻到第三頁時,臉色馬上變綠了。

  他同樣在瞥了名字下方的數字後,繼續翻開下一頁。

  眾人突然覺得古拉很奇怪似的,從第二頁開始,每翻一頁,都好像希望看到什麼,當翻開下一頁時,眉毛都向上揚了一下
,不過看來他都失望了。

  因為隨著頁數的增加,他的臉色也越來越綠,最後翻完最後一頁,他臉色鐵青地把本子合上,放回官吏端著的盤子上。

  這時,官吏馬上端給下一個將軍翻看,不一會兒,將軍們都看完了,臉色都變得不自在,只是沒有古拉這麼難看而已。

  文官和其他旅團長、團隊長們雖然很好奇,但沒有命令讓他們看,他們只好疑惑地看著那本子。

  艾麗絲等將軍們都看完後,發話了:「將軍們都看過了,相信你們也發現,每一頁上面都有一個人的名字,他殺敵的數目
,你們也大概能估計得出來吧?」

  古拉鐵青著臉,出來拱手道:「恕臣愚昧,康斯在邊界短短三年間,就殺敵千人以上,立下的功勞確實擔當得起重任,臣
收回剛才無知的進言。」說完,垂頭退回原位。

  這時,眾人才知道將軍們為何臉色那麼難看,所以都震驚地看若低著頭的康斯。

  這個人竟然殺敵上千?難以置信。在場很多旅團長和團隊長從軍多年,也沒有這麼高的殺敵數量啊。

  原本有意見的大臣都乖乖的閉口不說了,在他們的眼裡,康斯頭上已出現貴族爵士的光環。

  王後看到將軍們忿忿的神情,她笑了,因為她知道艾麗絲已經得罪這幫將軍。不過,當她望向艾麗絲時,發現她也在看著
自己,發出讓人難以瞭解的微笑。

  原本以為艾麗絲馬上就會宣佈康斯的任命,但艾麗絲卻說出了讓眾人認為多此一舉的話。

  艾麗絲向低著頭、不知想什麼的康斯問道:「康斯,你願意接受嗎?」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如果瀏覽伊莉時速度太慢或無法連接,可以使用其他分流瀏覽伊莉,www01.eyny.com(02,03)。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2Rank: 2

帖子
164
積分
309 點
潛水值
2352 米
13
發表於 2007-8-30 22:36 PM|只看該作者
第四章 大神官

  「下官認為無法擔此重任,請殿下收回成命。」這句話是康斯絞盡腦汁想出比較文雅的語句,不過他還是習慣於軍隊裡的自稱,沒有像其他人那樣稱臣。
  眾人聽到康斯的話,不由一愣,但看到臉色已經恢復正常的將軍們,馬上恍然大悟。是呀,得罪這些將軍們,日子怎麼過?
  他們卻不知道,這就是康斯的心底話。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若新密碼無法使用,可能是數據未更新。請使用舊密碼看看。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2Rank: 2

帖子
164
積分
309 點
潛水值
2352 米
14
發表於 2007-8-30 22:36 PM|只看該作者
若有安裝色情守門員,可用無界、自由門等軟件瀏覽伊莉。或使用以下網址瀏覽伊莉: http://www.eyny.com:81/index.php
第五章 沉默早餐
  「謝教主大人,卑職有事稟報。」主教又行了個禮才直起腰,恭敬的說道:「剛才僧侶院中突然有人捐獻近萬枚金幣,卑職認為,如此大事一定要稟報教主大人。」

  近萬枚金幣!

  那是一個中等城市一年的稅收呀,是誰這麼大方,居然捐這麼多?世界首富也不見得有這麼大方啊,眾人都驚呆了。...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成為伊莉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2Rank: 2

帖子
164
積分
309 點
潛水值
2352 米
15
發表於 2007-8-30 22:36 PM|只看該作者
成為伊莉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第六章 新兵營

  康斯無奈地苦笑一下,想想既巳按下任命也和部下見面了,就負起這責任吧。

  康斯上前一步,用所有人都聽得到的音量說道:「大家好,我是康斯,請多多指教。」


  這一千人一愣,誰也沒想到,自己的長官居然會說請多多指教,他們可不大服這個沒什麼聲望的康斯當自己的上司。

  他們這幫新兵都是王都人,可不是些什麼農夫或罪犯。正因為這樣,他們的眼界很高,認為應該是貴族將軍才能當自己的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使用道具檢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Powered by Discuz!

© Comsenz Inc.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