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操破蒼穹10淫蕩的母親
頁: [1]

super8770 發表於 2011-6-16 07:17 AM

操破蒼穹10淫蕩的母親

【操破蒼穹10淫蕩的母親】


98806966(龍肆)原創            

2011/6月/15日

首發:SexInSex / 龍壇書網

                       

***********************************
兄弟們說文筆拼文筆,小肆這張就盡全力拼下文筆。
操破10傾情奉上

小肆這張只有一個要求,寫的很辛苦,無論如何,各位兄弟請認真看!

拜託了!(鞠躬)
***********************************

我叫做蕭蕭,蕭蕭的蕭,蕭蕭的蕭!-0-!

在加瑪帝國人稱天朝女帝,外號混世小魔女的就是我了!年齡已經快成年了,整整10歲了!-0-!我想應該比較大了吧!否則那些大孩子看見我怎麼叫我姐姐呢?
  
我母親是加瑪帝國最強者,美杜沙女王小名叫彩鱗,我給她取了個外號叫採花,因為她總是和一隻白猿叔叔出去花叢裡玩,玩的可高興了!時常聽見歡快的嬉笑聲,雖然母親有時候叫的比較悲慘--囧,但在隱約中我能感覺到她的快樂。

在皇宮碩大的御花園裡,現在是凌晨時分,窗外下著小雨,淅淅瀝瀝,扣人心弦。父親你在哪裡?我想,現在的你定是躺在柔軟的雲朵之下,翱翔在浩瀚的蒼穹。做著香甜的夢,嘴角扯著溫軟的微笑。你在大陸的北端,我在大陸的南端,我們天水一方!詮釋著難以言喻的疏離。只是你為什麼就不能回來看看您的女兒呢?難道蕭蕭真的不值的父親留戀嗎?  

   我披著血色的紅袍子,在四歲那一年看見母親殺人時,那時候我便喜歡上這種顏色。沿著漫天飛舞的落葉,望著那落葉堆積的小山包,寒風掠過,我的心頭哽咽起來……被濃霧遮掩而慘淡的陽光,透過澄澈的薄薄的枯葉輕巧地消長,整片樹林開始飄搖。伴隨著狂風風掠過而激起的囂雜聲,心裡一片悸動,而後緩緩抬頭望向蒼穹。父親那道血膿與水卻漸行漸遠的影子,模糊不堪,那是我自小就幻想的模糊身影。一切又回歸於深秋的寂靜與荒涼……

「咯咕……」一隻白鴿掠過。虛空中幾個盤旋。靜靜的停落在我的肩膀上,在那血色的紅袍上留下了兩道清晰的小腳丫印。我微微皺眉,伸出白嫩的手掌,抓住那鴿子提到身前,將它腳下的信條取了出來,然後手中一緊,那白鴿淒鳴一聲,化作一片血霧,隨著漫天落葉飄灑開來。我嘴角弧度微微上揚,母親說過,保存秘密最好的手段,便是將證據永遠抹殺!

  信上這麼寫道:思念的方向總是向上的,在涼薄的空氣裡吐一口氣,白白的煙霧沿著窗台向天空伸展而去。所以說,思念的方向總是向上的。然後陽光在眼簾的縫隙裡迸進來,從眼角帶進奪人心魄,白霧在衝動浮游之後沒有了形狀。想家鄉,念愛人,一切飄零的記憶在這片土地舞成朵朵浪花,在腦中翻湧沉浮!彩鱗每當想起你,那刀絞般的思念,總是在午夜夢迴時如夢魘般驚醒,然後睡意全無,只能將思念化作動力來修煉,希望遠方的你也與我一樣……這是信的最後一句,落款是灑脫的隸書體『蕭炎』二字。

我看著手中的信箋,目光有些呆滯,一片枯黃的落葉劃過我的眼簾,我才稍然驚醒,望著這充滿濃濃思念的字裡行間,我心頭只有一個想法!最近丫的追我母親的狂風浪蝶,咋水品這麼高滴呢?-0-!

我隨手從懷中掏出毛筆,在信的反面龍飛鳳舞的寫了七個大字「你媽的,給老娘滾!」

真是!最近這些登徒浪子想要接近我母親,可謂無所不用其極啊。害我又要再抓一隻鴿子回信,真是有夠鬱悶的,還取了個名字叫蕭炎,想跟我套近乎吧?死不要臉的!

我沒見過我的父親,但是昨天,皇宮裡來了一位客人,母親告訴我,他是我的二伯,我父親的二哥,名動天下的蕭門門主。也便是我們加瑪帝國第一傭兵團,漠鐵傭兵的團長--蕭厲。在加瑪帝國聽見這個名字的人,即使坐茅坑裡『恩恩』的傢伙,也會利馬把那東西憋回去-0-!然後驚的滿頭大汗,大呼蕭門萬歲!萬萬歲!-0-!反正這些傢伙就這麼沒臉沒皮的。-0-!

「蕭蕭嗎?你長的真漂亮」這個魁梧的男人有點像我記憶中的父親輪廓,頓時我有些扭捏的漲紅了臉,目光游離,不好意識的撇向別處。

「快叫二伯!」母親的神情永遠是那麼淡漠,即使面對至親的人。

「二伯!」我抵著頭輕聲道

「乖,我們蕭家有後了!實在另人欣喜啊!」

「我能知道,我父親的名字嗎?」

「他叫蕭炎!」

  蕭炎?這個熟悉的名字,我好像在那裡聽見過,那道記憶中的信箋?我心頭猛的一顫,一言不發連忙衝出了大廳,只留下母親與二伯疑惑的望著我的背影漸行漸遠……

  在房間裡我提起筆寫道:父親帶我走吧!這裡是個慾望充斥靈魂的國度,只有用這樣的文字來表達方式闡明我的心緒才突顯得崇高。我想了很多,只是手中卻難以下筆,這裡的人都瘋了!他們在這片淫扉的空間裡,無所不用其極的交配,如同動物一般沒有節制的骯髒的,在我存在的國度裡隨處可見。所以!父親你帶我走吧!我要離開這片污垢的土地。求求你……父親!我留下了落款,蕭蕭

  然後我拿出鏡子看著眼前頹糜的自己,海藻般的長髮瀉在胸前,劉海無聲無息地沒過眼眸。趴在金燦燦的桌子上,將頭埋進臂彎裡無聲的抽泣,回憶在黑夜中沉澱起來……

  幾天之後,我得到了父親的回信。

  信上寫著醒目的四個隸書大字:你坑爹呢?
  
  我看見這四個字,頓時額頭掛下了無數條黑線-0-!

  輕輕歎了口氣,我知道他的感覺,畢竟當我不知道我們是父女的情況下,直接回信罵了他一通,父親難免對我的信抱著質疑的態度。不過即使是我的一廂情願,我也義無反顧地奔赴那注定的虛妄與悲哀。有些事我很難闡述得清,有些事闡述得清了也很難得以共鳴。所以我選擇繼續寫信,不知是為了什麼!或許是想勾起這內心深處,對這片大陸所殘留的一絲僥倖心裡所作祟。

   經過幾個月的人力物力的支出,一道碩大而雄偉的時空蟲洞,在加瑪帝國的最繁1326;的地方聳立起來。 時空蟲洞就是說,翹曲的時空連接自身,超越線性時間的橋樑。物質從蟲洞通過,會破壞時空的連續性,產生能量持續疊加。也可以說成空間跳躍。

   我,母親還有二伯,三人站在時空蟲洞前,今天我們就要前往中州大陸,是的!我們要去找我父親了!我的父親蕭炎!望著二伯激動的樣子,我有些疑惑,只是去尋找自己的弟弟而已,居然能激動的熱淚瑩眶,我便更加好奇了,我的父親到底有著怎樣的人格魅力?

   而我的母親平日裡高雅而冷漠的她,此刻她的雙眼也緩緩晶瑩濕潤起來,我在想!母親真是表裡不依,矜持是個狗屁呀。放一個屁跟吐一句我想你性質也就是一口氣。

   所以母親啊,我們都瀟灑點好不好,一個女人的思念,到底能卑微到什麼地步,也不過是透過種種方式,減少鋪天蓋地的相思之苦,心裡好受了又要面對接踵而來的現實難題,再度擺上一幅臭架子來嚴實自己,讓自己看上去高高在上!在長久以來對父親的思念中,我也悟出不少道理,思念就是意淫!

  「嗽嗽嗽-」三道身影閃進了空間船,那船而如同一葉高舟一般,搖擺晃悠的消失在空間蟲動裡。

    我坐在船上,這個陌生漆黑空間,千篇一律的飛馳已經七天了。我還是躺在船頭甲板上,空間船的風帆因為空間壓力的緣故,我的耳邊滿是「磁拉磁拉」的聲響,我聽到了極速之下風聲被切碎的哀鳴,雜音聒噪的另人難耐,我無奈的閉上眼,努力想使自己睡著,原來我盼了那麼久,外界的冬天到了嗎?秋天枯葉還抓的住嗎?

   「你行嗎?現在是深夜了,雖然跟外界隔絕!」恍惚間,聽到了船艙裡母親與二伯的對話。

 「可以的,沒問題!」二伯認真的說又道「弟妹,你靠旁邊休息一下吧!就算不休息,打坐下也好!」
  這幾天或許是母親太過疲累了,另走幾天的夜晚她都睡得不舒服,好幾次都來我房間與我同眠,我心裡深深明白,原來強大的母親,在面對思念中的人兒,忽然要相見了!這一切自然躺她心緒不寧。迷濛中我看見母親緩緩躺在伯父身邊的木椅上,因為我父母的變態體制遺傳,我的雙眼便是千年難得一件的,淫眼三花瞳,在我的目光下黑夜如同白晝!我看見母親好讓自己躺得更平緩,緩緩收彎膝蓋,背著二伯,如同刺蝟一般地蜷縮起來。

  母親為了見父親,換過穿上了他那件雪白的碎花連衣群,她側曲著雙腿,裙擺就只能遮住到雪臀下面一點點,凝脂般的白嫩腿肉出現在我眼前,一到節白腿裸露在空氣裡。

  由於外界的飛馳而過的空間,漆黑一片,時空船內昏暗寂靜,除了我他們兩幾乎伸手不見五指,不過那曲線輪廓以他們這等高手,還是隱約可見的。二伯忍不住多看了那並夾的兩條美腿幾眼,他的表情有些激動,雙手在船舵上握的更緊了!在船頭上躺著的我,此時偷眼看著船艙裡的情形。假裝睡著努了努嘴。

  我看到二伯此時肆無忌憚的欣賞母親的雙腿,讓我想起蛇人族的小孩對我說的話,這種眼神就是雄性對雌性的求偶苛求,在淫扉的蛇人部落中,活色生香而肆無忌憚的交配,我已經看的不厭其煩,只是,二伯怎麼可能對我母親露出這種表情的?這是誰允許的,我開始獨自生起氣來。

    而後好奇心之下,我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週遭掠動的風勢,讓我煩躁的心情稍稍有些放鬆,風吹進了船艙,吹起了母親裙擺的一絲邊角,飄飄蕩蕩,母親曼妙的曲線玲瓏晶瑩,美杜沙女王那妖嬈嬌媚的軀體,是那些凡夫俗子一生意淫的對象。此時看著母親雪白的腿根若隱若現,二伯的臉色漲的通紅,胸口狂跳不停。

  二伯眉頭微微一挑,雙手急速的在船舵上掠動,時空船的速度猛然快上何止幾倍,由於速度的增幅,週遭的氣流噴湧向母親的大腿,二伯這個敗類,居然對自己的弟媳,使用上這等怪招,我看在眼裡,氣的我小小的心靈,又是一陣顫抖。

    母親的裙擺被澎湃的風勢襲擊,鼓鼓的飽脹起來,如同此刻船頂上的風帆一般,向著母親大腿邊緣緩緩退去,二伯已經可以看見了我母親臀底的嫩肉了,所以他要很吃力才能抓著漿舵,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我清晰的看著母親的衣裙的變化,那搖動的裙布仍然在後縮,漫漫的漫漫的,應該快可以看見她的褻褲了,二伯的眼神滿是期盼。我鄙夷的暗哼了一聲,這人是我二伯嗎?難道我父親也如他一般嗎?漫漫的,我心中無比偉岸的父親身影開始動搖起來。

  終於一陣狂猛的空間亂流衝擊,母親的裙子迅速掀起又掩下,短短的剎那間,把她的整個臀部大半都暴露出來,我頓時口呆目瞪,心臟猛然一個抽搐,母親為什麼沒穿褻褲,這震撼的一目,幾乎壓的我透不過氣來。平日裡高高再上的母親,為什麼連褻褲都不穿?她什麼都沒穿?為什麼?想起臨行前的幾個夜晚,母親在我身邊睡覺,在半夢半醒之間,似乎朦朧中聽見了母親的呢喃,她喊著父親蕭炎的名字,難道說,自慰?這兩個字狠狠的衝擊在我心口。一定是的,見到朝思慕想的父親時,母親一定會迫不及待的求歡,來傾瀉怎麼多年來的思念!一定是這樣,所以母親才不穿褻褲!

   母親的裙子飄覆回去,二伯再次故技從施,我屏住了呼吸,心緒猛然激盪開來,再次望向二伯,發現他的褲襠部位居然撐起了一道帳篷,好幾次我看著那船舵的擺動都攪到他的褲襠。然後他便是一陣皺眉,想來是什麼東西被撞疼了吧?

  這時母親忽然扭動了一下,高聳的臀部向後更蹶了蹶,裙擺就又鼓又縮起來,這次自然露得更多了,二伯的眼睛瞪的如銅鈴那麼大,此刻我的淫眼三花瞳之下,終於看清楚了,母親確實沒有穿褻褲,只見那三角地帶黑色的一片稀鬆草叢,母親的恥毛是棕紅色的,我感覺母親的那裡是最漂亮的,我希望我長大也是這種顏色,只是此刻母親的絕美陰戶居然被我二伯盡收眼底……


     幾撮陰毛被蜷伏的睡姿擠扯,陷入那粉紅的肉溝裡面去,又加伸手不見五指般昏暗的光線,這種惱人的春色對於我這個孩子來說,簡直是強悍的思想衝擊,母親這麼漂亮的陰戶,為什麼露在了我二伯面前?這是父親的啊?母親是父親所擁有的啊!我很想站起身不顧一切的衝上去,大聲質問,只是不能,長久以來沒有親人呵護的我,怎麼能親手打碎,這長久以來渴望的親情呢?

  我的心頭情緒無比的複雜,如同一鍋粥在我心口煎熬著,無數古怪的念頭來回翻攪,我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二伯殺了嗎?只是二伯還沒有真正的對我母親做壞事啊!我在心裡催促他,動手啊!動手我就衝上去殺你!你快動手啊!

    彷彿天上的淫帝感受到我的詛咒。二伯的手掌顫抖的向我母親腿根移去,提心吊膽的慢慢按向母親圓呼呼的屁股,我的瞳孔收縮了起來,心臟劇烈的猛跳著,彷彿過了一世紀那麼久遠,二伯的食指才觸碰到我母親的臀肉上,我猛的嚇了一跳,剛向彈起身衝去……然後二伯馬上忐忑地縮回手指,他緊張著看著我母親,發現沒有任何不同的反應,才又咬著牙再次升出,手掌摸到母親的臀丘上,然後緩緩磨動的,貼了上去,最後用手掌滿滿的握撫住,我母親的大半個屁股。

  蕭厲!你敢褻瀆我母親,我讓你死我全屍體!我心中火焰升騰起來,隨即我猛然捏緊了雙手,好讓自己冷靜下來,不是時候!還不是衝上去的時候,如果他忽然抽回手,那刻母親醒來見我殺了二伯,我自然百口莫辯,在等一下,等到他真正淫辱我母親的時候,那時候才能動手。

  黑色的空間因為船的飛速被迅速拋在身後,可是那一片漆黑的週遭空間,彷彿根本是在原地靜止不動般詭異,一陣微風拂過母親的皮膚,母親那吹彈可破的肌膚,肅立起細微的寒毛,就連這一目,在我淫眼三花瞳之下如同放大了百背的空間,無論多微細的細節,我都能一目瞭然般清晰可見。而此刻的母親仍舊渾然不知,睡夢中還帶著微笑,可能她在為能與久別從縫的愛郎見面而欣喜吧。


  我看到二伯的面色越來越漲紅,那褲襠處的凸起也越來越明顯,他用掌心揉動母親那充滿彈性的白嫩屁股,虎口張開,食指緩緩的移向觸碰那道嫩肉,慢慢地碰到了稀鬆的草地絨毛,我清晰的看見此刻母親的恥丘上潮潮的,二伯手中不停,再向下前進,就摸到一塊突出腴肥的肉丘被二伯一把握在掌中,我狠狠的咬著牙,只感覺體內升騰起一股火熱,這……我這是怎麼了?

  二伯此時漲紅著臉,貪心的拈壓著母親的肉縫,母親那裡如同兩塊粉紅的糕點夾在一起,內裡洋溢出點點汁水溫和軟膩,我眼中看著母親那神秘桃源般的三角濕地,我的下體彷彿也開始粘稠起來。我憋紅了臉,若有若無的摩擦著自己的大腿,還不忘盯著眼睛望向他們,心頭對二伯煽動著想:「上吧,你這個畜生上我母親,在那刻我將你頭給擰下來!」

  二伯彷彿聽到了我內心深處是召喚,似乎抵抗不住母親的誘惑,拇指連連在母親的兩腿間鑽動,伴隨著指尖陷入我母親的棕紅色泥澤,母親不曉的在做著什麼甜美的夢,除了一直在甜甜微笑之外,還發出「哈啊」的嬌喘聲。

  二伯被我母親的呻吟嚇了一跳,等聽到聲響的同一時間縮回了手,我心頭一片碰碰的跳動,此刻要驚醒了母親,那這一切也就前功盡棄了!白白讓二伯這傢伙卡了半天油,卻絲毫沒得到懲罰。索性的是母親聳了聳肩膀,頭更挪向木椅的另一頭,再次捲縮起來,那雪白的屁股露在了二伯面前。

  二伯望了望四周,仍然一片寂靜,他控制著獎舵放慢了飛行速度,二伯側歪著頭,雙眼牢牢盯住我母親的兩腿之間。

  母親大刺刺的躺木椅上,白淨淨的兩條肉腿,在我淫眼三話瞳下是那麼靚麗,大腿根底一片肉丘是那麼飽滿溫瑩,凹凸不平的濕地,玲瓏有稚。隆起的地方就像成熟的蜜桃一般可人,感覺很有彈性,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此刻看不見母親正面的小豆豆,那裡是否也與我長的一樣呢?只見稀鬆的恥毛上銀光點點,這一位人間絕景居然在自己丈夫的兄弟面前流出淫水來,自己卻毫無所知。

  二伯猶豫了一下,確定母親並沒有醒來,才放心的將手掌再次伸過去,貼著母親的左腿內側扶摸著,沒多時便掠到,那最要命的棕色恥丘上,挑動著母親的陰唇,那裡開始溫潤模糊起來,二伯的指頭漫漫往晶瑩的肉縫裡鑽,充滿彈性的濕潤陰戶如花般微微顫動,二伯的食指和中指終於漫漫侵入到母親泥糊一片的蜜縫口。看到這一目,頓時我的下身猛然噴出一道晶瑩的水滯,我的腦海中轟然詐響,一片空白起來,耳邊傳來了若有若無的嗡嗡聲,這一刻如同騰雲駕霧般舒爽無比。

  二伯的指尖顫慄的緩慢動作著,兩片軟嫩的肉逢,散發著淡淡的暖流 ,那裡溫暖而潮濕,明知道要小心千萬別驚醒了母親,二伯緩了口氣,手指緩緩下移,陷入母親的陰戶,一片黏糊之中,指頭有絲艱難的挪動起來

    我看見母親的身子緩慢的顫抖起來,她那臀肉猛然緊縮起來,連帶著陰戶內的肉腔也夾緊起來,怎麼可能!我看著難以置信的一目,難道說母親是清醒的?這不可能!高高在上的母親難道情願被二伯玩弄?這怎麼行?這怎麼對的起我的父親,我咬著牙,心頭閃過一抹歹毒,彩鱗,你這個蕩婦,不配做我的母親。但是二伯的指頭更家肆無忌憚的緩緩抽送起來,反而被一股吸力又傾向前了些,母親「哎哎」的歎息著,臉上又浮起嬌媚的笑容。

    二伯因此興趣更加濃烈了起來,他謹慎地扣動手指,母親的水份絲絲地溢滲出來,柳腰緩緩扭動,酣睡中似乎是相當的享受,你這賤貨!你就裝吧!你怎麼對的起我父親,我捏緊了拳頭,看著母親如此騷浪的樣子,狠不得上前抽這淫婦幾巴掌。

  二伯保持著不緊不慢的節奏,輕送慢扣的挖著母親的肉穴,那從陰戶裡滲透出的水滯幾乎讓木椅都滋潤出花兒一般,我此時覺得母親的腿彷彿更開了些,這個蕩婦母親,居然偷偷的挺著屁股迎送起來。

  
  二伯彷彿下定了決心,手指飛快而有力的,如同打樁一般在我母親的淫穴裡抽插著,發出噗嗤噗嗤的淫靡聲音,母親猛的弓起了腰,在一陣顫抖之中,「哈」一聲呢喃出來,吐吸如蘭……母親的嬌呼另二伯猛的嚇了一跳,「哼……賤貨,裝不下去了吧?現在倒要看看你們兩個人怎麼解釋」

  可是另我感到以外的是,母親居然還是沒有睜開栓眼,她只是抓著二伯的手緩緩的往自己肉穴裡按壓,彷彿在催促二伯更加激烈一些,這個蕩婦終於開始肆無忌憚了嗎?二伯楞神間,傻傻的任由母親拉著手在她穴裡抽送,母親的屁股上下掠動,不斷的哼唱起哀怨的歌謠聲。

  「唔……嗯……蕭炎……嗯……我的蕭郎……」


     二伯繼續在母親嬌柔的陰道裡插弄,把母親弄的如癡如醉,再也管不了什麼矜持了,猛的伸出雙手緊緊抱住二伯的頭,口中的嬌喘不停,呻吟聲越來越大,陰戶中的水聲與嘴裡的嬌呼混在一起,越來越激烈。

    二伯心中的慾火在母親的嬌呼和嬌喘中上升起來,再也不能控制的地步,再我看來,這二伯今天要是不能奸到我母親恐怕會抱憾終生。想起母親平常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態度,恐怕二伯不用點非常手段是不能制服我母親的,我想離開這時空蟲動,恐怕他今後就沒這機會了。

  母親享受著二伯手指帶給她的歡愉,心中覺得自己今天做的夢太過荒唐了,雖然平日裡帶著性寵物合猿,時常發洩慾望,但是從剛剛失神之間,已經明白眼前的人是丈夫蕭炎的哥哥,而並非蕭炎,雖然自己沒失身,但也對不起蕭炎,只是現在的美妙感覺讓她欲罷不能,母親用一支手把肉縫緊緊摀住,同時用雙腿緊緊纏在二伯的腰,以防止二伯把他的褲子脫掉。嘴裡吐吸如蘭

    「嗯……蕭厲……你是我二叔……嗯……快停下來……我不能對不起蕭炎……」

  我見母親正閉著媚眼,彷彿完全沉醉於身體的快感中,心裡一陣咒罵,說的貞潔如烈女,那淫水泊泊的留趟下來,這個賤貨怎麼對的起我父親?二伯猛的將自己的褲子連同內褲拉了下來,早已經堅硬如鐵的雞巴便彈了出來,二伯一支手將母親的肉穴撥開,繼續用手指在陰道裡抽插了一陣,另一支手將淫宗級別的雞巴對準母親的陰道口,虎腰向前一傾,雙手抱緊母親的腰猛的一送,身體順勢向前將母親的一雙玉腿扛在肩上,不由分說,雞巴迅速的代替手指全部插了進去,我看見他們結合的一目,如同我的心臟被抽離了一般愣在了那裡

    「對不起……彩鱗……你實在太誘人了……我受不了……即使蕭炎的定力他面對你也會失身……而做為哥哥的我從小就沒他那般剛烈的性子,我怎麼能忍受的了你這等尤物?」二伯緩緩在母親陰戶裡抽送,一邊愧疚的說到。

  母親潤滑無比的陰道將他的陰莖夾的緊緊的,但由於陰道裡淫液比較多,抽插並不困難,二伯盡情的聳動著,雞巴不停的進進出出,發洩著忍耐已久的慾火。

  「啊……你……啊……二叔……我不會放過你的……啊……我不會饒了你……」母親一邊扭捏著怒喊,一邊卻偷偷的聳動著屁股。

     母親突然被二伯將雙腿抬在肩上,而從陰道傳來的異樣感覺,使她更加的充實和舒服,母親不由自主的嬌呼了起來。眼看著母親在我面前失身,頓時我覺得自己的心象掉進了深淵一般,難道平日裡的母親,所謂的底線就那麼不堪一擊嗎?她被父親以外的人姦淫了!

     母親的雙手用力想將二伯推下去,但她陰戶裡插著雞巴的麻癢感,怎麼會是二伯的對手,七彩吞精蟒,氣吞天下精。經受雞巴的入侵,那濕潤的陰戶立刻狠狠的吸扯起來,身為這種體魄的我,怎麼可能不明白這種舒爽致死的誘惑!這一刻我的母親只能任憑二伯對她的奸弄,二伯的雞巴向母親淫水飛濺的陰戶,一次又一次有力的猛衝,使母親的慾火不斷的上升,身體的快感並未因為她口中的,不情願而減退,反而來的更加的強烈。

  慢慢的,我彷彿看見母親軟了下來,潔白的玉腿死死的勾住了伯父,母親放棄了反抗,在淫蕩的蛇性本能驅使下,她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又一聲讓二伯浴血沸騰的呻吟,同時身體完全背叛了她的思想,主動的迎合二伯的抽插,母親徹底迷失在這肉慾的快感之下,已經顧不得這個人是不是她的二叔,丈夫的哥哥了!

  二伯見母親已經妥協,便得意的將雞巴抽了出來,有些傲慢的緩緩抽離那陰戶,母親主動的將雙手搭在腿彎,紅紅的臉蛋吹彈可破,把自己的玉腿大字分開,將自己的美屄交予二伯奸弄,彷彿將自己的高傲靈魂徹底拋棄。

  「弟妹,你好騷浪啊,你舒服嗎?」

     二伯想著自己的弟弟的妻子,整個加瑪帝國為之瘋狂的女子,在自己身下呻吟,看著母親那欲拒還迎的淫亂身體在身下盡情姦淫,心中無比得意的問道。

     「舒服嗎?比我弟弟的三寸雞巴更勝一籌吧?」在二伯再三追問下

     「啊……恩……別說……別說了……我已經對不起蕭炎…啊……我不能在說……這……啊……些淫蕩的話語了!」滿臉通紅的母親小聲回答了他。

      
  「彩鱗……難怪大家一提到你,口水便不由的流出來了,不管你是不是我弟弟的的妻子,你的淫穴卻是我生平首見……我弟弟一定沒想到今天會戴綠帽子的……你快叫我老公……快點…………」二伯一邊死命的抽插母親陰戶,只見一時之間淫水肆意,噗嗤之聲不決於耳,讓一直觀看的我的下身再次顫抖起來,從我的小蜜縫裡流淌下粘稠的液體.此時不停的用語言侮辱著母親的二伯,那生理上得到的亢奮彷彿更加濃郁了。

  在二伯的言語下,母親覺得有些羞愧,但是讓她自己也沒想不到的是,她那陰戶傳來的快感、那在自己陰戶中進進出出的肉棒彷彿比蕭炎更加的威猛些,更加的另人欲罷不能,而且特別是在當二伯提起別的男人以及自己的丈夫蕭炎時,那一波波的快感彷彿另母親的陰戶都抽搐起來一般。

  「我不要你插彩鱗……彩鱗不是蕩婦!不是……哦……可是……我的小穴不斷吸扯……不斷的……」母親不停的自責,可她的身體又劇烈的扭動配合,真是諷刺的一目,你這個天生淫娃,連你女兒都恨不得找隻狗來操你!你還談什麼不是淫婦……在二伯的要求下,還口是心非的按他的要求。

    「老公……我……的親丈夫……啊……」母親拚命的拱著自己的浪臀,迎合著伯父的抽插。

    「蕩婦……騷貨……母狗……讓我替蕭炎操死你……」二伯扛著母親的雙腿二話不水,將她壓在木椅上,雞巴更用力的抽插起來。

  「喔……你…………是……壞蛋………你這個壞人………..啊…………好…………你…………二叔……怎麼……可以……強姦……我……….你弟媳………你是壞人…………流氓……喔………喔………啊………強姦啊…………非禮啊………」

    母親狂亂的亂喊一通,二伯聽著母親的淫聲浪語彷彿更興奮了,那粗長的雞巴彷彿大樁一般飛快的起落,那速度簡直無法形容,飛溢的淫水,熏臭的性器官,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死死的盯著不敢眨眼,二伯此時好像更興奮了,雞巴又漲的通紅,起落之間下下著根,整隻雞巴塞滿了母親的小穴,漲的她又酥又麻的,淫水也不停的流出來。

  「你的好大………………比蕭炎的大多了……啊……好像生蕭蕭……啊……一般……滿……漲死我了……操死我了………………壞人二叔……你的雞巴好大喔…………會把弟媳的小穴插壞的……………好哥………壞二叔………你的太大了………彩鱗會受不了的…………」

    突然,二伯用自己的衣服將母親的雙手綁住,又用自己的粗誑雙唇蓋上了母親的一對碩大乳房,將母親反過身,騰出手,向母親的一雙大奶子抓了上去。下面就已經插的快瘋狂的母親,現在又抓著了如木瓜般的大乳房,還一口含著她的乳頭,又舔、又吸、又咬。弄得母親嬌喘不已。

  「啊………………壞蛋…………你是壞二叔叔……好哥哥……啊……你弄得彩鱗好…….好……爽………………爽死了…………啊…………頂到妹妹的花心了……弟媳的花心好癢…………妹妹會被你二叔給干死的…………壞哥哥…你干死我了………彩鱗好癢………好美……二叔………我要來了……….我要高潮………要高潮了…………你把妹妹操的好爽…………………妹妹被你強姦的好舒服………………………」

     我的母親已經全然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也忘記了自己不知被誰幹了,只知道小穴傳來一陣陣的快感,已經讓母親分不清東南西北。母親在起初被二伯挑逗了那麼久,早已經難過了許久,終於得到暢快的發洩,她狠狠夾緊肉穴,那穴裡的穴肉夾得二伯彷彿飛騰虛空一般妙不可言,但是二伯伯依舊埋頭苦幹

   「我是蕩婦………………用力插我………我忍不住了……………快操彩鱗……………壞人替你弟弟教訓彩鱗………狠插彩鱗幾下………彩鱗才會學乖……才會不浪…………干死彩鱗……讓我生個兒子………干蕭蕭……………」

     母親彷彿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不但不想反抗,更搖著屁股迎合他的抽插,我簡直被母親的浪叫給聽傻了!這淫蕩的婊子居然要生個兒子干自己女兒,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居然做的出來,此刻被我二伯干的幾乎如流浪的骯髒母狗一般,我實在為自己母親感到羞恥。

  「你真是淫蕩的婊子……」

      二伯也終於在母親耳邊輕輕的說道。由於聲音太近,母親根本聽不清楚。但是被罵賤貨反而令我更興奮。二伯看著母親風騷放蕩的樣子,果然更加賣裡,快快的擺動粗腰,把根長硬的雞巴進出不斷,插得母親媚眼如絲連翻白眼,小嘴兒翹噘,二伯湊臉吸住她的櫻桃小嘴,又吸又啃,母親不由自主的送出軟舌,和二伯攪和在一塊,二伯深吸了幾口氣,底下幹得更賣力。

  「對………….我是婊子………是賤貨………是欠人操的蕩婦……………你快干我……哥哥…………親哥哥………好二叔………雞巴好大的二叔………捅死彩鱗吧…….強姦彩鱗………..用力操彩鱗…………….啊………………頂到彩鱗的花心了…………頂到妹妹的花心………妹妹又要噴了………」

     二伯的雞巴一進一出,把母親的淫水都翻出來了,最後,二伯的雞巴猛然暴漲,如同巨龍一般揚起,我看在眼裡,知道這男人要噴射了,母親彷彿也感覺到趕緊挺起身子,將她的一雙巨大乳房貼近到了二伯的胸膛,雙腳夾緊他的腰,死命的搖著屁股。

     二伯使勁地衝刺,堅挺的雞巴在母親的蜜穴裡猛力地一進一出,雙手也沒有怠慢,狠狠抓著我母親的一對大奶子死命的揉捏,母親的乳房變化著各種姿態,那下身的雞巴在母親的肉穴中如同光速,每一次帶出都是一片泥糊的淫水。這些動作不禁讓母親更淫蕩的叫床著:「喔……壞二叔……肏我的騷穴……啊……抓弟媳的大奶子……咬它……咬斷它……喔……用力操……啊……好美喔……喔……好舒服……二叔好會幹喔……用力操我……啊……彩鱗被二叔操得好爽……啊……爽死了……啊……用力……干我……』

  二伯的雞巴在當今中州,雖然不爽大,但是這堅挺粗大的程度,在加瑪帝國可謂是獨領風騷。而且二伯快速地擺動他的虎腰,展現出壯年的精力,幹得母親的小穴淫水像黃河絕提一般一發而不可收拾。

  「喔……好叔叔……啊……你的……雞巴……大……大雞巴……好硬……好猛喔……操到彩鱗的穴底了……操到肚子了……彩鱗願意死在二叔手上……啊……好猛……啊……彩鱗爽……爽死了……啊……』

  「彩鱗喜歡二叔的雞巴嗎?」

   「喜……喜歡……實在太喜歡了……啊……二叔再用力一點……」

  「那遇見我弟弟,我們還可以操穴吧?」

  「嗯……壞死了……啊……彩鱗喜歡……喜歡被二叔操穴……啊……強姦啊……彩鱗被二叔操的浪壞了……啊……彩鱗隨便什麼時候都可以被你干……好舒服喔……啊……彩鱗好淫蕩……彩鱗是騷貨……干死彩鱗了……啊……」母親繼續忘情的呻吟著。

  「騷貨,我要噴了。」二伯已經到了最後的衝刺界限了。

  「來嘛……好二叔……噴吧……射在彩鱗騷屄裡……喔……來吧……啊……讓我給你生個兒子……來了……』

   他們在最後的高潮噴射時候,整個木椅已經滿是淫水與汗液的混合物,一時之間水花四濺,倆人的身體如同落湯雞一般,也不知道在這次時空如何找個地方洗刷幹勁!...<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