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我的貞操帶
頁: [1]

hoya63 發表於 2011-6-9 12:18 PM

我的貞操帶

婚姻五年半後,我開始嘗試婚外的一些東西。並不是我不愛我的妻子,而是我想要嘗試一些不同的經驗。
  一天晚上我同我妻子一個朋友約會時被她發現,我的妻子劉紅大怒,她宣稱要離婚,說再也不信任我了。我其實非常愛她,不想失去她,她是個聰明美麗、長髮披肩、身材誘人、三十出頭的少婦。她有一張很漂亮的臉,常常掛著微笑。
  我再三懇求她原諒我。幾天猶豫後,她說她咨詢了她朋友金莉,金莉說最好的辦法是給我戴上貞操帶。金莉的丈夫曾有外遇,是貞操帶挽救了他們的婚姻。
  劉紅給了我最後通牒,不離婚的條件是戴上貞操帶,沒有討論的餘地。她還說如果我同意,我將為她戴一輩子,永遠摘不下來。我當時並沒有意識到她後一句話的嚴重性,為了不跟她離婚,我同意了。
  金莉告訴她訂購貞操帶的網址,然後,劉紅就開始忙著測量我下面的尺寸,我只覺得一半荒唐一半好玩,讓她的手在我下面摸來摸去,我也挺喜歡。
  一星期後,貞操帶郵寄到。我不能相信我的妻子為它花了三千元,我差點跟她急,但還是忍住了。
  材料是不鏽鋼外面套一層塑料塗層,我脫去衣服戴上,尺寸完全合適。它的體積並不大也不沉,好像一個厚內褲;劉紅把我的肉棍放在前面的桶狀袋中上了鎖,袋子的尺寸也合適,沒有任何不舒適的感覺。
  劉紅說我戴著它很好看,我說它像個關小鳥的籠子。桶狀袋前面有個小孔,我的手指尖可以通過它觸到我的陰莖頭,卻伸不進去。我試了幾次,劉紅在旁邊看見忍不住笑。
  我意識到我將不能手淫,從桶狀套的尺寸來看,我甚至不能勃起,因為它會限制我陰莖的漲大。
  我玩了一會兒,要求妻子把它打開,她說她不是同我開玩笑,說好要我戴一輩子的。她不會花三千元買個只能玩五分鐘的玩具。我氣憤地跑到客廳,打開電視,試圖壓下我的火氣。
  一個小時以後,劉紅穿了一條性感的內衣進來,她跳舞一般地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看是否能讓我興奮。我的確興奮了,但被貞操帶限制住我無法勃起,這情景快讓我瘋掉。
  我哀求她放開我,她不理我,挑逗夠了說我必須用行動爭取我的自由。我渴望自由,開始去吻她、按摩她的乳房,我發現我只有嘴和手可以愛撫她。
我先從她的頸下吻起,吻到她的乳頭,然後慢慢下移,最終我的舌頭接觸到她的陰戶,她對我舌頭的每次動作都有反應,直到高潮。
  她說我工作得不錯,解開我的貞操帶。當我的陰莖被釋放,它立刻生硬地勃起,我迫不及待地爬到她的身上大幹起來。當我們結束後,劉紅大感滿意。
  在這以後的一個月裡,我們玩得很痛快。我的陰莖先被鎖住,給她口交到高潮後我再釋放我的能量。看著劉紅如此喜歡這種遊戲,我甚至懷疑她有點變態。我知道她是從金莉那裡學來的,在做愛中總是採取主導地位,控制丈夫的陰莖勃起。
  不久,劉紅從金莉那裡借來不少控制貞節帶和女性支配的書籍和雜誌來讀,而且越讀越上癮。我有時也偷偷地看看這些東西,奇怪的是我也越來越感興奮,儘管我出門在外總要戴上貞操帶,但在家裡還是不戴的時間多一些。
  但這種狀態很快就改變了。有一天,我邊看成人網站邊手淫時被劉紅發現,她非常生氣,要求我在家裡也必須戴上貞操帶,否則離婚。我無奈地接受了,她給我索上貞操帶,對我說她將永遠控制我的性行為。
  從此後我只能用專心服侍她來換取我的性釋放,她也盡情享受我對她服侍。我自然成為給她舔陰、按摩的專家,而她也樂於我對她的需要而更專心使用我的身體。
  當我被解開時,我總是感激萬分,願意為她做任何能使她高興的事。當然,她最高興的事是讓我作她的一個性奴隸;同時,她要求我為她舔陰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她有一次說我身上最有用的器官是我的舌頭,甚至比我的陰莖還有用。
  自從我戴上貞操帶後,已經超過一個月了,除了我給她口交和按摩外,一直沒有得到同她做愛的允許。我開始求她,她說不久就是我們結婚週年紀念日,到那時再讓我釋放,我焦急地等待。
  紀念日到時我變得萬分激動,妻子回家後讓我到臥室脫光衣服躺好,我迫不及待地按她說的做了。當她把貞操帶打開時,我的陰莖立刻勃起,她讓我躺在床上,用繩子把我的手腿綁住,然後她脫光了衣服,坐在我的陰莖上,上下移動身體,我的陰莖在她美麗的陰戶中釋放了。
  當我們都平靜下來以後,她說她要學金莉對待丈夫那樣給我建立性時間表,每三個月性交一次,在這中間每週星期二晚上可以手淫射精一次。我抗議,並且懇求她更寬容些。她解釋說給我定下時間表十分重要,這可以讓我更加珍視她給予我的一切。
  我試圖說服她,撫摸她的敏感部位,她推開我的手,嚴肅地說:「這不行,我不能縱容你。金莉的丈夫就是你對他越仁慈他越不懂事,只有嚴厲地管教他才知道感激。」
  她還說懲罰和獎勵是支配男人的法寶,所以她控制我貞節帶是讓我們的婚姻能夠保持幸福的唯一方式。
  過了一個星期,我覺得我快要憋死了。看著劉紅穿著性感內衣從浴室裡走出來,我的陰莖總是拉緊勃起,但是貞節帶讓它無法擴大。
  金莉又開始邀請劉紅去一個俱樂部,我感覺得出這個俱樂部是什麼命題。每次劉紅回家都學到讓我目瞪口呆的新知識,比如,一次她說男人如同一座憤怒的火山,控制它不成為自然災難的方法,是讓它在積蓄太多能量時少許發洩一點。
  還有一次她說男人在尋求性釋放時才真正地專注和服從於一個女人,所以貞節帶是讓我永遠專注和服從她的工具。我真害怕這個俱樂部還會教給她什麼,但她所學的,的確說中了我的本質。
  星期二終於到了,我太激動了,我迫不及待地一直等到晚上。劉紅終於開口問我:「你準備好了嗎?」
  我趕緊點頭。她說:「那好,你把衣服脫了。」
  我二話沒說,把自己脫光,只剩下貞操帶。
  她一邊脫衣服一邊盯著我的襠部,臉上露出淺淺的笑容。劉紅脫得只剩下內衣,然後撫摸調逗我的身體有一個多小時。我的神魂早就出殼了,當她覺得滿意解開我的貞操帶時,我的陰莖立即飛蹦了出來。
  劉紅忍不住笑出聲說:「不錯,你這幾天表現得不錯,我可以賞賜你讓你洩了。」說著她抓起我的陰莖,我還沒有待她進一步動手,就在她的手上噴了。
  她抬起了手說:「把它舔了!」我把頭扭向一旁,她說:「怎麼?不願意?做我的男人就得學會收拾自己的精液。你別不是想讓我閹了你吧?」我知道我的地位,只好按她說的做了,直到把她的手舔得乾乾淨淨。
  她又把我的陰莖收進貞操帶裡,並說下次打開要兩個星期以後,這是為了懲罰我吃精液時猶豫不聽話。她還解釋說,現在總是男人強迫女人為他口交,還要女人吃男人的精液,只有讓男人也學習舔淫液,才是公平的。我想這又是從金莉或那個俱樂部學來的吧!
  我從來沒有經歷兩個星期不能高潮過,我知道我必須取樂於劉紅才能得到獎勵。我天天給她按摩、給她舔陰,有時還用假陽具侍候到她高潮。
  有一次妻子在高潮時意亂情迷地叫出王軍的名字,王軍是她公司的老闆,我聽到她如此深情地呼喚另一個男人的名字,心中立刻如刀攪般的難受,但是我的陰莖卻緊緊地撐住貞操帶。
  劉紅請王軍來家裡唱卡拉OK時,我當然不覺得突然。王軍是個健壯英俊的青年,他同劉紅好像總有說不完的話,在說話時還緊緊地盯著劉紅的身體。
  兩個星期後當我可以脫下貞節帶後,劉紅讓我自己手淫,沒有兩三下我就洩了,她還不斷地挑逗我的陰莖,直到我連續洩了幾次再也洩不出來後,又把貞操帶繫上。
  那個俱樂部繼續教給劉紅新的東西,我開始按照她的要求做全部的家務。她說控制丈夫的陰莖、把丈夫當奴隸對待,不是對丈夫殘酷,而是對丈夫的最大善意。
沒有貞操帶,一個男人就會欺騙女人,變得粗魯野蠻,甚至不惜毀壞婚姻。讓男人文明的唯一方式是控制他的性高潮,教會他們如何取樂妻子,以滿足妻子的快樂為責任,甚至當妻子選擇與另外一個男人有性關係,丈夫也要為能滿足妻子的快樂而樂於接受,就像金莉的丈夫那樣。
  這一切對我來說是太過於後現代的生活方式了,但是我還是很愛劉紅。
  有一天晚上,劉紅變得異常地興奮,不斷地說她需要滿足,我說:「讓我來吧!」但她說我的開釋時間還沒到。我又求她讓我為她口交,或用假陽具,她又拒絕,說不過癮,能讓她滿足的只有王軍。
  我開始生氣,她說她不願欺騙我,就像過去我欺騙她那樣。因為我生氣,她要懲罰我,把開釋我的時間推後三個月,並明言明天與王軍約會,晚上還可能帶王軍來家裡。
  第二天她早早地回家打扮自己,暗紅的迷你裙下隱約感覺得到黑色的內褲。劉紅晚上回來得很晚,王軍並沒有同她一起回來,但她毫無隱諱地宣佈她已同王軍睡覺過了。
  我賭氣不跟她說話,她卻不停地講王軍的性交技巧如何優秀。當她說到王軍的陰莖比我的大時,我不能再忍受了,憤怒地暴跳起來。
  她先是嚇了一跳向後躲閃,當知道我真是發怒了,就說:「我只不過是不想欺騙你,你可別不知好歹。你不信可以看我們的照片。」說著,取出他們做愛的照片。我看後不禁垂頭喪氣,王軍的陰莖的確比我的大多了。
  因為我這次生氣,我的開釋時間又被推遲多一個月。我知道抵抗是沒用的,只有給自己帶來壞處,我終於屈服了。
  劉紅與王軍另一次約會後,我向她表示我接受他們的關係。她追問我是不是為他們的關係感到高興?我點頭說是,她為此而特別獎勵我打開貞操帶手淫。
  當我發洩完後,她又給我戴上貞操帶,還要求我把她同王軍做愛的照片放在影集裡,並每天看一次。
  這以後的夜裡她常常同王軍約會,回來後就對我興緻勃勃地講述他們性交的過程,並把每次拍攝下的照片收藏進影集。
  有一天,劉紅說我必須面對現實,用行動來表現我從心裡願意接受她和王軍的關係。她要安排王軍到家裡來與她做愛,讓我躲在衣櫃裡偷看,但不能發出任何動靜打擾他們。
  第二天下午我躲到臥室的衣櫃裡。不久,劉紅就帶王軍到家了,很快兩人雙雙進了臥室,我從衣櫃裡的鑰匙眼裡可以看到他們在床上的活動。兩人說過一陣溫存並挑逗的話後,就互相幫著對方脫了衣服。兩人擁抱時,劉紅還故意把王軍拉近衣櫃邊,以讓我可以看得更清楚。
  當王軍的手愛撫我妻子美麗的身體時,離開我的眼睛不到一尺。不久他解開了她的奶罩,誘人的乳房搖綻出來。他一手愛撫著她的乳房,另一隻手緩緩下放到她的臀部,然後又伸到前面在她的襠部區域滑動。
  我的妻子看來完全地享受這一切,當她的下面開始有反應時,王軍便慢慢地脫她的內褲。當內褲下落到她的腳關節處時,她還故意把內褲向衣櫃方向踢來,我在衣櫃裡看到她裸露的陰戶。
  現在我的妻子全裸了,王軍用他的手指挑逗著她的陰戶,我能聽見劉紅興奮地小聲呻吟。她稍微轉了個角度,以便讓我看清她被撫摸的陰戶,我無法描述當時我的陰莖是如何緊撐著貞操帶的。
  劉紅脫去王軍的內褲,跪了下來,我不敢想像王軍碩大的陰莖離劉紅的臉如此近,又被她如此愛慕地撫摸著。當她開始舔那陰莖時,我聽見王軍舒服地叫出聲,我感覺自己興奮到快要射了。
  他們兩人前戲後上了床,我妻子躺下,然後,王軍那碩大堅硬的陰莖便插入到她的陰戶裡並開始推進抽出,我被這場景完全迷惑住了。當劉紅快到高潮時,她用雙腿緊緊地夾住王軍的身體,幾下抽動後,她尖叫一聲,沉浸在高潮的享受中;王軍也同時將精液射在她體內。
  劉紅看看錶,說丈夫快回來了,並催促王軍快離開。王軍迅速穿好衣服,吻了她後離開了。
  劉紅起床,打開了衣櫥門。看到我美麗的妻子裸著身、用她充滿了淫液的陰戶高傲地對著我,我完全地被羞辱了,並且在羞辱中感到快感。她用手敲著我的貞操帶,問我是不是享受我所看到的一切?我點著頭回答說是。
  此時,我太想解開貞操帶了。劉紅笑著說她很喜歡我的舌頭,並希望我能為她用舌頭把她的陰戶舔乾淨,就像金莉的丈夫那樣為金莉舔乾淨她每次與情人做愛後留在陰戶上的淫液。
  我情不自禁地跪下說我願意,她的陰戶在我面前散發出精液和淫水混合一起的腥臊氣息。妻子坐到床邊,把我的頭塞在她的陰戶下命令我舔,我一邊舔,她一邊交代我以後若想保持婚姻的穩定,就得同意下面三個條件:
  1.我穿著貞操帶,象徵了妻子對我性生活的絕對控制。
  2.我妻子的陰戶被別的男人的精液填滿,象徵了我的陰莖並不是她性滿足的必需品。
  3.我舔乾淨她的陰戶中其他男人留下的精液,象徵了我服從妻子的角色,並把滿足妻子的性快樂作為維持婚姻關係的重要條件。...<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