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亞瑟王(Saber)最著名的十二圓桌騎士
頁: [1] 2 3 4 5 6

洛拜三郎 發表於 2010-1-23 11:37 PM

亞瑟王(Saber)最著名的十二圓桌騎士

本帖最後由 洛拜三郎 於 2010-4-18 10:52 AM 編輯

亞瑟王(Saber)最著名的十二圓桌騎士

Sir Lancelot 藍斯洛特 亞瑟王手下第一的圓桌騎士,與王后偷情,最後背叛亞瑟王
Sir Gawain 高文爵士 洛特王之子,除藍斯洛特外亞瑟王最喜歡的騎士
Sir Galahad 加拉哈德 最聖潔的騎士,傳說是藍斯洛特之子(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Sir Bedivere 貝狄威爾 有看過或玩過Fate的人都知道,陪伴在亞瑟王身邊到最後的騎士
Sir Lamorak de Galis 拉莫萊克 是三個最有力量的騎士之一
Sir Gaheris 格西雷斯 高文的弟弟,排行第二
Sir Bors de Ganis
Sir Kay 凱伊芳 亞瑟王養父的兒子
Sir Geraint
Sir Gareth 加雷斯,高文的小弟弟,擊敗紅騎士,解救了莉恩並與她結婚
Sir Percivale
Sir Tristram 特雷史丹,亞瑟王手下武藝第二的騎士,馬克王后的情人

以上是從《亞瑟王之劍》中整理出的。

Sir Galahad 加拉哈德
最純潔的騎士,是Lancelot和Elaine(Pelles王的女兒)的兒子。他在剛來
到Arthur的宮殿的時候,就坐在了一個危險的座位上,因為這個位置的騎士將負
責尋找聖杯(Holy Grail),但作為一個近乎完美的騎士,最後他還是把聖杯找
到手了。

Sir Gawain 高文爵士
奧克尼郡國王最年長的兒子,他是在Arthur的婚禮上被授與的爵位。他曾拒絕讓
Guenevere進行火焰的試練,但最後試練還是被允許了。在這次試練中,Gawaine
的弟弟在Lancelot救王后的時候誤殺了。Gawaine非常悲痛,也曾因為這件事導
致了圓桌騎士的分裂而向Lancelot尋仇。但在他臨死之前,還是原諒了Lancelot
,並為自己的恨意作了告解,最後他被葬在多佛城堡。

Sir Lamorak de Galis 拉莫萊克
Lamorak爵士是Pellinore國王的兒子,是三個最有力量的騎士之一,曾一次打敗
過30個騎士,他的槍術在當時是被認為不可超越的。Lamorak爵士是Margawse王
后的騎士。他最後被Mordred殺死,在Lamorak正在對抗3個騎士的時候Mordred悄
悄走到背后,並且殺死了他。

Sir Bedivere 貝狄威爾
對Arthur忠貞不二的騎士,他是在跟Mordred戰鬥中活下來的最後一個騎士,在A
rthur認為自己已經受了致命傷的時候,他委托Bedivere把他的劍扔到湖裡,但
前兩次Bedivere不扔,直到第三次才將劍扔掉。然後他將Arthur扶到湖邊,
讓Arthur坐著船前去Avalon。在這件事情後他就隱居到了一個偏僻的寺院,一直
在那裡待著,直到死去。

Sir Gaheris 格西雷斯
Gaheris也是奧克尼郡國王的兒子,他是Gawain爵士的弟弟,在成為騎士之前他
是他哥哥的侍從。他和他哥哥一起在火焰的試練中將Guenevere王后救出,雖然
這是一次意外事故,但Lancelot卻不把他們當作自己人,從此Gawain爵士在很長
的一段時間裡,相當的痛恨Lancelot。

Sir Lancelot 藍斯洛特
圓桌騎士裡的第一勇士,溫文爾雅,又相當勇敢,而且樂于助人。他曾出發去尋
找過聖杯,但由於他的驕傲使他沒有成功。在王后開始進行火焰的試練時,Lanc
elot為了將她從火中救出而發動了一次不必要的戰鬥,這就導致了圓桌騎士的分
裂。在這場戰鬥之後,Lancelot為了告解他的罪過而當了僧侶,直到他死去也沒有
新的故事了。

Sir Kay 凱伊芳
Ector爵士的兒子,和Arthur是兄弟(Ector是Arthur的養父)。當Ector第一次
參加比武競技的時候,將劍遺留在旅店中忘了帶出來,Arthur跑回去拿的時候旅店
已經關門了,沒辦法就隨手把一把插在石頭上的劍拔了出來。從此Arthur就成了
英國的國王。在Arthur當上國王之後,他讓Kay作了宮廷的管家。Kay爵士有點管不
住自己的嘴巴,但絕對是個可信的騎士。

Sir Geraint
Devon騎士Erbin的兒子,他恢復了Yniol爵士的領土範圍並且愛上了Yniol爵士漂
亮的女兒Enid,最後跟她結了婚。在婚後Enid抱怨他太過懶惰,Geraint對此深深
的感到了羞愧,然而後來他卻錯誤的認為Enid對他不忠。因此他帶著她進行了一
次旅行,中途進行了很多次的試驗,最後Geraint終於相信Enid並沒有對他不忠,
於是兩個人返回城堡,並快快樂樂的度過了剩下的時光。

Sir Bors de Ganis
Bors國王的兒子,Lancelot爵士的堂兄,是最勇敢的騎士,三個最優秀的圓桌騎
士之一。他見証了Galahad爵士取得聖杯的功績,在Galahad死後他回到了Arthur
身邊,將這件事情詳細的報告給了國王。他是一個相當忠誠的騎士,最後死於一
次維護騎士精神的戰鬥中。

Sir Percivale
Pellinore王的兒子,除了Galahad爵士外他便是最出類拔萃的騎士。他在陪同Ga
lahad找尋聖杯的途中碰到了Blanchefleur女士,Percivale最後跟她結了婚,跟
他們的兒子一起住在一起,之後成為了當地的國王。

Sir Gareth 加雷斯
奧克尼郡國王最年輕的兒子,Arthur的侄子。在剛進入Arthur的宮殿的時候隱藏
了他的名字和身分,Kay爵士把他安排在廚房裡做打雜。Gareth後來接受了Linnet
的任務,打敗了黑武士,綠武士,藍武士,棕武士,最後打敗了紅武士,將Linn
et的姐姐Lionesse救了出來,並且愛上了她。他們的愛受到了妹妹Linnet的阻撓,
不過最後Arthur親自調解,才能有情人終成眷屬。Gareth最後在拯救王后事件中被
Lancelot殺死。

Sir Tristram 特雷史丹
Meloidas國王的兒子,平生喜歡音樂和唱歌,被稱之為“多愁善感的騎士”。他
作了Mark國王的戰士,儘管這個國王相當卑鄙,而且除了仇恨沒有教給他任何東
西。他愛上了Yseult,但Yseult已經是注定是Mark的新娘了。Mark發現這點之後相
當憤怒,並且把殺死了他們,但後來他卻後悔了,於是決定把他們葬在一起,令他們
可以永遠在一起。

最後是Arthur王︰
英國國王,Uther國王的兒子,因為當時國王的仇敵想要殺死他,因此被大魔法
師Merlin帶到了Ector爵士的城堡裡,並由Ector爵士撫養長大。後來因為拔出了
石中劍(calibur )而被認為是上天注定的不列顛王。他是圓桌騎士精神的創
始者,有著許多的傳奇故事,在這裡我有詳細解釋。(Fate)Saber的真正名字和她的真正經歷
Arthur最後在跟夙敵Mordred戰鬥的時候受了重傷,乘著船消失
在了Avalon島。有說他死了的,也有說沒有死的,不過他在離開前對Bedivere爵
士說過︰“我將前往魔幻之境。在那兒,我可以得到醫治,只要還來的及的話。
如果英國需要我,我自然會再回來。”因此估計死去的可能性不大了(要是Bedi
vere第一次就聽他話把劍扔到湖裡,可能就沒有這麼多事了)。

對亞瑟王的補充。(FATE中的資料)
石中劍名字是CALIBUR,是選定國王的劍,亞瑟王的第一把劍,與帕裡諾交戰時已經折斷。
後來湖中仙女手中得到EXCALIBUR,就是Fate中Saber所使用的劍。
“Arthur最後在跟夙敵Mordred戰鬥的時候受了重傷” 其實莫德雷德是亞瑟王和他姐姐亂倫所生的私生子。






...<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神威的右手 發表於 2010-1-24 01:21 AM

補充:撲克牌裡的黑桃J就是蘭斯洛特

居爾特神話裡也有一些關於亞瑟王的傳說故事,真假就由專家來定八(小聲<br><br><br><br><br><div></div>

阿爾托莉雅 發表於 2010-1-24 07:26 PM

藍斯洛特不就是狂戰士嗎?
原來他是SABER的圓桌之一嗎?
那為什麼會敵對了?

s455218 發表於 2010-1-24 08:13 PM

藍斯洛特不就是狂戰士嗎?
原來他是SABER的圓桌之一嗎?
那為什麼會敵對了?
阿爾托莉雅 發表於 2010-1-24 07:26 PM http://www02.eyny.com/images/common/back.gif


因為狂化了@@
而且之間有許多誤會
雖然雙方都認為自己對不起對方

洛拜三郎 發表於 2010-1-24 08:29 PM

因為狂化了@@
而且之間有許多誤會
雖然雙方都認為自己對不起對方s455218 發表於 2010-1-24 08:13 PM http://www05.eyny.com/images/common/back.gif

雙方都認為自己對不起對方,
那感覺豈不是好像雙方都為了爭認錯而開戰?
雖然不太想說Saber的壞話,
但......有點蠢呢........<br><br><br><br><br><div></div>

henrywab352 發表於 2010-1-25 11:16 AM

大大介紹的真詳細呢
話說兩人為了爭認錯就開打也太......<br><br><br><br><br><div></div>

saber311002 發表於 2010-1-27 02:03 AM

回復 5# 洛拜三郎
亞瑟王是個女人
所以無法與身為女人的王后相愛
藍特洛斯是個男人
能夠與身為女人的王后相愛
倫理上這樣是沒錯的
但以君臣角度來看卻是一件相背叛國王的事情
但不管怎樣
王后、亞瑟王(Saber)、藍特洛斯都是人
他們各自有著自己的立場
自己沒錯但又覺得對不起對方
在這樣矛盾之下
只能這樣戰鬥下去
所以不是蠢...<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

tmh2008 發表於 2010-1-27 09:33 AM

本帖最後由 tmh2008 於 2010-1-27 09:42 AM 編輯

雙方都認為自己對不起對方,
那感覺豈不是好像雙方都為了爭認錯而開戰?
雖然不太想說Saber的壞話,
但 ...
洛拜三郎 發表於 2010-1-24 08:29 PM http://www03.eyny.com/images/common/back.gif

不是的。
LANCELOT是因為自己背叛了王的忠誠,作為一個騎士,他不能原諒自己。
狂化是因為他想著「如果當初他不是SABER的騎士,那樣就不需要那麼痛苦。如果他當初就像狂戰士那樣視世間的騎士道為無物,那他就不用一直自責下去。」
所以成為了狂戰士後,他追著SABER來斬,就是想貫徹「可以徹底憎根SABER」的夢想。

因為作為騎士,且是最優秀的騎士,背叛了自己的王後,根本沒有理由去「恨王」。

可是,名為籣斯洛特的男人本身痛恨著不能給予皇后幸福的SABER。
(因為SABER是女人,還娶皇后的話,其實即是誤了皇后的一生。)
所以他選擇成為BERSECKER來攻擊SABER。

或許,這就是作為一個背叛騎士,同時也是一個最優秀的騎士所擁有的小小的一個願望。

至於SABER....看看她在得知LANCELOT的真面目後就完全失去戰意後就知道了。
她心底支持皇后和蘭斯洛特的戀情。
因為自己不能令皇后得到幸福,所以心底有種「讓蘭斯洛特替自己補償」的心態。
可是當姦情揭穿後,作為王的她不能不親手處置這件事。
因為王的尊嚴是不容褻瀆的。

其實到最後,SABER仍是內心不安,雖然錯不在她,但她的確誤了一個女子的一生。
雖然錯不在LANCELOT,因為他只是為了一個可憐的女子帶來幸福。
可是,時代不容許。
所以蘭斯洛特在「對不起王,但又希望恨王」的狀況下向SABER揮劍。...<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

elvahaha 發表於 2010-1-27 08:11 PM

其實蠻悲劇的
因為亞瑟王的王之道
造成了許多人的不幸
也難怪他會遺憾終生啊...

洛拜三郎 發表於 2010-1-31 09:40 AM

不是的。
LANCELOT是因為自己背叛了王的忠誠,作為一個騎士,他不能原諒自己。
狂化是因為他想著「如果當初他不是SABER的騎士,那樣就不需要那麼痛苦。如果他當初就像狂戰士那樣視世間的騎士道為無物,那他就不用一直自責下去。」
所以成為了狂戰士後,他追著SABER來斬,就是想貫徹「可以徹底憎根SABER」的夢想。

因為作為騎士,且是最優秀的騎士,背叛了自己的王後,根本沒有理由去「恨王」。

可是,名為籣斯洛特的男人本身痛恨著不能給予皇后幸福的SABER。
(因為SABER是女人,還娶皇后的話,其實即是誤了皇后的一生。)
所以他選擇成為BERSECKER來攻擊SABER。

或許,這就是作為一個背叛騎士,同時也是一個最優秀的騎士所擁有的小小的一個願望。

至於SABER....看看她在得知LANCELOT的真面目後就完全失去戰意後就知道了。
她心底支持皇后和蘭斯洛特的戀情。
因為自己不能令皇后得到幸福,所以心底有種「讓蘭斯洛特替自己補償」的心態。
可是當姦情揭穿後,作為王的她不能不親手處置這件事。
因為王的尊嚴是不容褻瀆的。

其實到最後,SABER仍是內心不安,雖然錯不在她,但她的確誤了一個女子的一生。
雖然錯不在LANCELOT,因為他只是為了一個可憐的女子帶來幸福。
可是,時代不容許。
所以蘭斯洛特在「對不起王,但又希望恨王」的狀況下向SABER揮劍。
tmh2008 發表於 2010-1-27 09:33 AM http://www05.eyny.com/images/common/back.gif

那麼說LANCELOT和Saber也有點可憐呢,
不管是過去,
現在和將來亦然,
一個是恨又不能恨,
另一個則是愛不能愛,
然而雖然Saber支持皇后和LANCELOT的戀情,
但畢竟己是現在式,
那時候的制度根本不會容許這樣,
當然Saber的確是誤了一個女人的一生,
最後皇后更是由Saber處死的,
但這是那時身為國王的Saber唯一能做的事情,
某程度來看,
Saber雖然被後世讚頌為王者無敵,
但本身可謂可悲,
另外BERSECKER位階不是以狂暴力量來取代本身的理智嗎?
那為什麼LANCELOT還會認得出Saber?...<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br><br><br><br><br><div></div>

windfly 發表於 2010-1-31 12:21 PM

回復 10# 洛拜三郎
狂化跟認不認的人沒什麼關西吧
狂化基本上是奪走思考能力來換取力量
海格力士狂化後難道就認不出伊利亞是他的主人嗎= =?

tmh2008 發表於 2010-1-31 12:27 PM

那麼說LANCELOT和Saber也有點可憐呢,
不管是過去,
現在和將來亦然,
一個是恨又不能恨,
另一個則是愛 ...
洛拜三郎 發表於 2010-1-31 09:40 AM http://www03.eyny.com/images/common/back.gif

只要有著強大的感觸,是可以有著一種近乎本能的衝動的...(即使是狂化。)
B叔單單是因為有著紅A一個好對手,就能回復理智片刻,可以知道其實狂化並不是那麼強的理智約束。
更何況「恨SABER」幾乎是等同於LANCELOT的願望。(說不定他要聖杯也只是這個而已。)
所以會攻擊SABER其實一些也不出奇.......<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

洛拜三郎 發表於 2010-1-31 12:46 PM

狂化跟認不認的人沒什麼關西吧
狂化基本上是奪走思考能力來換取力量
海格力士狂化後難道就認不出伊利亞是他的主人嗎= =?
windfly 發表於 2010-1-31 12:21 PM http://www05.eyny.com/images/common/back.gif

不不.......
我只是以為狂化之後只會聽從主人的命令,
其他東西也會捨棄罷了....<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

洛拜三郎 發表於 2010-1-31 12:51 PM

只要有著強大的感觸,是可以有著一種近乎本能的衝動的...(即使是狂化。)
B叔單單是因為有著紅A一個好對手,就能回復理智片刻,可以知道其實狂化並不是那麼強的理智約束。
更何況「恨SABER」幾乎是等同於LANCELOT的願望。(說不定他要聖杯也只是這個而已。)
所以會攻擊SABER其實一些也不出奇....
tmh2008 發表於 2010-1-31 12:27 PM http://www05.eyny.com/images/common/back.gif

原來如此,
但B叔對紅A時在什麼時候回復過理智?
至於LANCELOT,
因為我還未接觸過FATE.Z,
他是怎樣被打敗的?...<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

tmh2008 發表於 2010-1-31 02:52 PM

本帖最後由 tmh2008 於 2010-1-31 02:55 PM 編輯

原來如此,
但B叔對紅A時在什麼時候回復過理智?
至於LANCELOT,
因為我還未接觸過FATE.Z,
他是怎樣被 ...
洛拜三郎 發表於 2010-1-31 12:51 PM http://www03.eyny.com/images/common/back.gif

FATE線 十一日目

.......他絕少受傷
在神話時代,沒有人能夠讓成就偉業後的他負傷

但是,卻六次
archer卻成功進行了六次,接近致命傷的一擊

……要說不尋常的話,就在這點

既然archer是擁有那麼多樣能力的英雄,應該一下就能知道其真實
身分
但是就算粉碎了他的身體,結果還是不知道他的真名
該驚訝的,就是他這以從者來說太過矛盾的存在吧

「────────」

……Berserker的眼洞中,亮起了微光
如果他是被一般地召喚出來,應該會對這場戰鬥大嘆可惜吧

無論真實身分為何,archer是難得的強敵
如果他的理性沒有被奪走的話,就能隨心所欲的與archer互拼劍
技,享受充實的時間吧

「……不可原諒。我不會原諒他的。竟然能這樣子地侮辱我……!」

主人的聲響起
原本微微點亮的理性之光,又因此而消失
現在的他只不過是狂戰士
他的任務只是照主人的命令,擊敗、粉碎敵人



........................

過程中,B叔曾因為嘆息而稍為亮起了理智之光。
變回狂戰士狀態的原因更是因為他「意識到自己只是一個狂戰士」而已。
所以其實這種束摶還是蠻弱的....




至於LANCELOT怎會被SABER打敗....
那就是因為LANCELOT受到SABER的「亮出你真正的身份吧!」這種挑戰刺激,
而解除了「己が栄光の為でなく」。

(   * 己が栄光の為でなく(フォー・サムワンズ・グローリー)卅並非爲了己身的榮光(For someone's glory)

    * 等級:B
    * 種類:對人寶具
    * 距離:0
    * 最大捕捉:1人

能夠隱藏自己資料,並幻化成他人形貌的能力。 蘭斯洛特在多次的冒險都藉由偽裝隱藏身分並贏得了榮耀的勝利,這是將那典故具現化的能力。 )

所以被SABER看見其真面目,令其立時喪失戰意。
之後甚至掏出了「無毀之湖光」和saber互擊,理所當然saber落了下風。

(    * 無毀なる湖光(アロンダイト)卅無毀的湖光(Alondight)

    * 等級:A++
    * 種類:對人寶具
    * 距離:1~2
    * 最大捕捉:1人

封印其他寶具後才能解放的蘭斯洛特真正的寶具。抽出這把劍的時候,蘭斯洛特全部的參數值提升一個等級,並且讓全部的ST判定中成功率變成兩倍。因為有打倒過龍的故事,能夠對持有龍屬性的英靈追加傷害。 )

接下來,兩人打鬥了一會,saber也愈來愈不妙。
可是在最後一刻快要分出勝負時,間桐雁夜(lancelot master)的魔力供給不足以負荷無毀之湖光的應用,所以lancelot當場消失了。
(這就是bersecker的弱點了....耗魔超快..=.=)



最後copy一下原文的開頭戰鬥和結尾戰鬥...=.=










FATE ZERO ACT.16

..................

Saber心中再次湧起無法忽視的疑問。

    風王結界的幻惑對Berserker無效。他明顯熟識被不可見之鞘守護的寶劍。換句話說,這意味著他原本就認識成為英靈之前的自己。

    存倉庫街和未遠川,這個黑騎十表現出異常的執念襲擊了Saber。如果那不是Master的指示,而是這瘋狂英靈自身的怨恨……

    越是凝視黑霧,鎧甲的細節越模糊。這表示Berserker身上纏繞著與風王結界類似的幻惑守護,讓人絕對無法看破其英靈的真面目。但Saber此時不得不確信——他毫無疑問是與自己相識的某個騎士。

    「……從你的身手來看,想必絕非無名的騎士。我問你!」

    Saber下定決心,朝隔著水霧對峙的敵人大聲呼喊道。

    「既然你認出我是不列顛之王阿爾托莉亞·潘德拉貢而向我挑戰,就應該出於騎士的榮耀報上自己的來歷!隱瞞身份挑戰就如同暗算!」

    傾盆大雨般的水聲中混入了「卡噠卡噠」的清脆金屬聲。雖然很輕微,但那潛入耳中的聲音冰冷得讓人膽寒,毫無疑問是Berserker所發出的——在黑霧籠罩下的全身鎧甲正在顫抖著。

    那是徹底覆蓋四肢的鎧甲如水波般微微震動,相互撞擊所發出的聲音。

    「你……」

    Saber終於察覺到那彷彿爬過地面的怨嗟呻吟般詭異聲音的來源。

    那如同被碾壓、抽泣般的聲音源自黑色頭盔的深處。Berserker渾身抽搐著,表露出了無可抑制的感情。

    笑聲——當Saber如此理解之時,無以言表的惡寒貫穿了身體。

    她毫無推測和根據,只是憑借第六感的指引明白了——自己之前的詰問犯下了致命的錯誤。

    可惜她察覺得太晚。對她而言會喚來最糟詛咒的語句,早已由她自己親口說出。

    塗滿黑騎士全身的黑霧捲起漩渦開始收縮。在傾瀉的水霧中,漆黑的甲冑終於顯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那是既不華美也不粗俗,卻義將機能美與華麗絕妙結合的完美鎧甲。

    工匠竭盡所能、細緻入微的鑄造。使其顯得既威武又洗練。就連上面無數的傷痕都成了彰顯其赫赫戰功的雕飾,為其增添了勇猛的風采。那是所有騎士都會情不自禁羨慕的理想戰鬥裝束。

    Saber認識曾身披那身鎧甲馳騁戰場的勇者。他在卡默洛特的網桌上是比任何人都耀眼的無雙劍士.比任何人都傑出的騎士和忠勇的武人。

    「你是——怎麼會——」

    真希望自己看錯了。他才是體現「騎士」本來面貌的理想化身。那威武之姿決不可能成為被狂亂詛咒所侵蝕的漆黑身影。

    黑騎士一邊彷彿嘲笑Saber的想法般獰笑著,一邊將手伸向劍鞘中寶劍的劍柄。那劍既非拾取也非搶奪之物。這個始終隱瞞自己姓名的英靈,終於亮出了他自己的寶具。

    Saber只能束手無策地凝視著他慢慢拔出劍鞘裡的寶劍。

    不會錯的,劍身設計與她自己的寶劍如出一轍——作為經非人者之手鍛造證明的精靈文字刻印。銳利刀刃在月下的反光有如閃耀光芒的湖水。那是遭受任何打擊都絕對不會毀壞的無窮之劍。

    那把劍只有被歌頌為「完美騎士」的他才有資格擁有,其名也貴為「無毀的湖光」——那是比自報家門更能表明持有者真名的證據。

    「……Ar……thur……」

    怨嗟的喊聲迴盪在黑色頭盔中。在這一振之下,由於之前Saber的一擊而產生龜裂的面罩破碎了。

    從碎裂的面罩中露出了發黑的面孔。

    過去曾經使無數婦人羨慕的美貌已經蕩然無存。他因為昔日的憎惡而消瘦憔悴形同鬼怪,只有充滿憎恨的雙眸放出光芒。那是因為詛咒最終喪失了自己的一切,活死人般的相貌。

    「……啊……」

    Saber只覺得膝蓋一軟。不屈的騎士王由於絕望而忘我,好像無法承受擊打在肩膀和脊背上的水滴重量般,跪倒在濕漉漉的地板上。——即使身為英雄,也會落得喪失最低限榮耀的下場——

    過去,曾經有人向她如此諫言過。

    這麼說來,那詛咒從當時就已經開始了嗎?

    「……你是那麼……」

    Saber看著眼前早已沒有往日的尊嚴和顯貴、墮入狂亂之座而徹底改變的身影,熱淚滾湧而出,只是質問道。

    「……你是那麼憎恨我嗎,吾友……就算變成那個樣子……是如此憎恨我嗎,湖之騎士!」

    那是直到最後都保持榮耀,為榮譽而奮戰到底的少女——

    敗北的瞬間。



.............................





Saber依靠最後的理智抵擋住了重重落下的黑劍,同時使出渾身氣力喊道。

    「……快住手……求你……」

    嗚咽聲中,膝蓋軟軟地跪在了地面。

    動不了了,已經到了極限。無法防禦下一次攻擊了。

    或許。只有這樣才是唯一的救贖。

    既然他如此不甘,如此痛恨——那麼除了用身體接下他揮來的利劍,沒有別的補償辦法。

    就在Saber決定完全放棄抵抗的同時,忽然,Berserker停下了動作。

    Saber和Berserker無從得知,就在數十秒前,潛伏在地下停車場機械室裡的間桐雁夜體內的刻印蟲停止了活動。為了維持狂化的Servant處於現界,雁夜體內原本就不多的魔力被大量吸取,而在最終寶具的解放下所需魔力量更是倍增,終於刻印蟲由於負荷過重而精疲力竭。

    而原本能使Servant在Master不在的情況下也能保持現界數小時的預備魔力,也因為Berserker的暴走在十秒內便消耗殆盡。這一瞬間,驅使著這個殺戮機械的魔力突然枯竭,導致Berserker就像發生故障一般緊急停止了下來。

    唐突到訪的寂靜中,Saber的手清晰地感受到了。Berserker逐漸消逝的心跳。劍柄緊握在手中,愛劍的利刃已刺穿了黑色甲冑。

    這一結果實在太過諷刺,義有誰能預料到呢。

    一個短短的瞬間,勝負已分。淺薄的貪慾令Saber自身感到羞恥,她不禁哭了起來。

    明知道自己不該殺他,但自己還是對這個不該被殺的人下了手。Saber現在只是一個執念的俘虜——就像迪盧木多在最後對她的斥責那樣,踏過了眾多屍體的她想要的只有願望機的奇跡而已。這就是此刻Saber最真實的一面。

    「……即使這樣,我還是要得到聖盃。」

    淚珠滴在顫抖的護手甲上,與順著劍刃滑落的Berserker的鮮血混在一起。

    「如果不這樣做,我的朋友……如果不這樣做,我就根本無法對你做出任何補償。」

    「——真是讓人難過。都到現在了,你還為自己的戰鬥尋找借口嗎?」

    令人懷念的聲音。

    抬頭看去,騎士正用一如既往的,如同平靜的湖面般沉穩的目光注視著滿臉淚水的王。廢棄了與Master的契約,趁著還未消失的間隙,他從瘋狂的咒語中解放了出來。

    「蘭斯洛特……」

    「是的,不勝感激。或許,我也只能用這種方式來傳達我的思念吧……」

    用充滿慈悲的目光注視著貫穿了他身體的利劍,蘭斯洛特苦笑著繼續說道。

    「其實……我當時是想讓你親自懲罰我。王啊……我當時真希望你因為自身的憤怒向我問罪……」

    背叛的騎士,被稱為圓桌破綻元兇的蘭斯洛特,向直到最後都不曾責備他的唯一友人悲切地訴說著。

    「如果能夠被你制裁……如果你能向我要求補償……那麼我也一定會相信贖罪……我一定會相信,總有一天能找到原諒自己的方法。……王妃應該也是同樣吧……」

    這便是——某個男人和某個女人的後悔。他們懷抱著與王同樣的理想,卻因為太過軟弱而無法貫徹這個理想。

    而這二人直到死也沒能得到救贖。因為背叛了最為重要的人而深深自責,這一自責,他們背負了一生。

    這樣的痛苦該去向誰訴說呢,究竟誰該怎樣責備誰才能獲得解脫呢。

    深深地歎了口氣,蘭斯洛特放鬆了身體,倒在騎士王懷中。懷中的身體很輕,Saber不禁覺得喉嚨發堵。Servant逐漸消失的身體,已經幾乎沒有了重量。

    「雖然是以這樣的形式,但最後我還是借用了你的胸口……」

    彷彿在小睡中做了夢一般,湖之騎士平靜地呢喃、歎息道。

    「在王的懷中,王的眼前死去……哈哈,這樣的我簡直……就像一個忠義的騎士那樣……」

    「你——不要這麼說——」

    Saber焦急地回答。在他消失前,自己還有話必須告訴他。她希望他能明白。

    不是「簡直就像」,而是「根本就是」。

    她想告訴他,你就是一位忠義的騎士。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你對國家,對王奉獻出的真誠。

    所以不用再自責了。哪怕那是不能犯的過失。你的品質不是憑這樣一個過失就能夠顛覆的。

    我不想羞辱你,不想失去你。正因為我有這樣的願望,才能夠真心否定你犯下的所謂罪過。

    這是阿爾托莉亞的真實想法,但——卻無法成為那位騎士的救贖。

    騎士如同熟睡般閉上了雙眼,他的身體在漸漸消散。眼見他很快就要消失不見,但Saber卻依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是。

    「蘭斯洛特,其實你……!」

    你不是什麼罪人——這種話對他而言又有什麼意義呢。

    就算有人否定了他的罪,但最為糾結於這份罪過的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

    為什麼當時沒能察覺到他這份孤獨的思緒呢。為什麼沒能將這位騎士高潔的靈魂,從幾近瘋狂的自責中解放出來呢。

    ——王不會明白別人的心情——

    在離開圓桌的同時聽到的這句話——是誰說的呢。

    騎士的亡骸沒有再多說什麼,伴隨著最後的殘光,他消失了。

    「——等……等等……蘭斯——」

    注視著失去了重量,空無一物的臂彎,Saber嗚咽了起來。

    連聲音都發不出。她不允許自己發出哪怕一點聲音。面對忠誠的騎士的最後時刻,自己甚至沒能對他說出一句安慰的話語,現在自己還有什麼資格哭呢。

    王只能是孤獨高傲的——

    對自己這樣說著,尋找救國之路的同時,自己究竟忽略了多少人的想法和苦惱。

    英勇獻身的高文,殉於使命的加拉哈德,他們在最後一刻都在想著什麼呢。他們是否同樣懷著後悔和不甘離世的呢。為什麼自己就能一口咬定並非如此呢。

    Saber泣不成聲,彷彿有無數荊棘割裂了內心一般痛苦。

    難道說身為王的自己根本不應該高高在上——

    如果這樣,就不會帶來破滅的結局了嗎?所有人就都能得救嗎?

    「……還沒完。」

    從嗚咽著的喉嚨中發出的——是常勝之王執著的聲音。

    「還能補償……還來得及……我還有聖盃。我還有能夠顛覆命運的奇跡……」

    Saber撐著勝利之劍,站起身。

    就算無法傾聽人心,就算被斥責是孤高之王,那也完全沒有關係。

    即使如此,只要能親手為故鄉和臣民取得勝利就行了——這便是她所要求自己的,身為「王」必須做到的事情。

    只要能得到聖盃,就可以彌補一切,就可以糾正所有的過失。

    現在,這個信念,是選擇了王者之道的Saber的全部。

    帶著滿身傷痕、Saber邁開了腳步。http://www.qtl.co.il/img/copy.pnghttp://www.google.com/favicon.icohttp://www.babylon.com/favicon.icohttp://www.google.com/favicon.ico...<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
頁: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