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大伯的大肉棒
頁: [1]

tpwang 發表於 2009-4-29 08:53 AM

大伯的大肉棒

大伯的大肉棒1
好不容易才伺候完一家大小吃完飯,老公和兩個小孩正舒服的坐在客廳裏看電視,走進臥室坐在化妝台前,覺得滿身都是油煙味,真想泡個熱水澡卻又懶懶的不想動,看著鏡子裏的自己,滿頭亂髮和一臉花掉的妝,結婚十八年了,單純家庭主婦的生活讓自己都快變成黃臉婆了,從十九歲就嫁到許家,那時要不是不小心懷了安安,自己應該也不會那麼早結婚吧,想到這裏,站起來看著梳妝鏡裏的自己,還算保持很好的身材,吃不胖的體質讓自己在生了兩個小孩之後還算苗條,高挺的胸部是自己最傲人的地方,這還是老公常常向人炫耀的部份,男人都是這樣,喜歡大胸脯的女人吧。
『安安!文文!去看書!』我走出臥室對著客廳遠遠的喊著,安安已經是十八歲的大男生了,高三剛畢業正準備聯考,一副不是很認真的樣子,相較之下十七歲的文文就比他哥哥乖多了,兩人身高也差很多,將近差一個頭,哥哥比較強壯像爸爸,弟弟則比較柔細,像我,尤其那個臉廓,幾乎是我的翻版,兩兄弟還真是一對小帥哥,難怪最近家裏女孩子電話一大堆,不過好像都是找哥哥的比較多。
轉身進臥室打開衣櫥抽屜,最上面那一層是我放貼身衣物的地方,正盤算著今天要穿哪一套內衣褲,下腹不由自主的一陣麻癢,穿性感一點好了,今晚可以和老公恩愛一番。翻開一疊睡衣的底層,那是我放比較性感的內衣褲的地方,找了找,奇怪,上週才買的一套心型內衣褲怎麼不見了?心中覺得奇怪,會不會是自己放錯地方,四處都翻遍了還是找不到,只好放棄,拿了另一套內衣褲,心中狐疑的問自己:是不是自己塞到那裏忘記了?
『大伯!去哪裏?』下午固定都要去附近社區學插花,這是這一兩年的習慣,不然整天待在家裏當家庭主婦,早晚有一天會發瘋,回家路上碰到老公的哥哥,大伯是個非常健談風趣的人,進入許家後就屬和大伯最聊的來,不過三年前大伯才離婚,因為大伯整天無所事事,就靠收租過日子,大嫂受不這樣的生活,兩人就離婚了,留下一個寶貝女兒心心,還真是個小美人呢,不過也還好大伯比較輕鬆,因為就由他負起和公公一起住的任務,這倒使我輕鬆不少。
『有空過來吃飯。』和大伯寒暄後走幾步便到家了,今天因為插花老師臨時有事,幾個同學聊了聊便散人了,所以回家比較早,現在是暑假,家裏應該只剩文文吧,因為安安下午都會去圖書館,雖然不知道他是去泡妞還是讀書,不過總比待在家中閒晃好吧!
打開門走進去,屋子裏靜悄悄的,我把手提袋順手放在沙發上,看到自己臥室的門是開著,心想自己出門前有關上啊,是誰打開的?想著便往前走到臥室,眼前的景象卻讓我大吃一驚。
『文文!你幹什麼?』天啊!這是我的文文嗎?一個穿著我的黃色連身洋裝,臉上還塗滿我的化妝品,腿上還穿著我的黃色絲襪,文文似乎沒有想到我會那麼早回來,滿臉錯愕的表情。
『媽!我……』文文結結巴巴的解釋不出來,一臉害怕的表情,讓我非常的心疼,為什麼文文會這麼做,難道他是同性戀嗎?
『快脫下來,這像什麼樣子?』我帶點怒意的責備文文,其實心中是擔心多一點,這小孩的行為有點偏差,怎麼辦?
『嗯!』文文像女生般漲紅了臉,低頭應了聲,然後手伸到身後拉下洋裝背後的拉鍊,看文文熟練的動作,應該不是第一次穿吧!文文小心的脫下洋裝,我差點沒昏倒,我找了半天的內衣褲正穿在文文身上,我再也看不下去了。
『趕快換好出來!』我氣的全身發抖,走進客廳坐下,心想該怎麼去和文文溝通,應該不能生氣才對。一會兒之後,文文顫抖的走到我身邊坐下,看文文的惶恐表情,我的心軟下來。
『告訴媽!你是好玩對不對?』我企圖往最好的情況著想,但是文文搖搖頭,我的心沈了下去。
『你喜歡男生?』我害怕起來,幸好文文還是搖頭。
『媽!對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好想打扮成女生。』文文低頭哭泣,我也不知該怎麼辦。
『不要讓你爸爸知道。』我也不知該如何處理,只是不能讓文文火爆的老爸知道,否則文文會被打慘了。
『以後不要了!知道嗎?』我低聲安慰文文,但好像沒有用的樣子。
『我進房間了。』文文受傷般的逃進房間,我不知道自己處理的對不對,心情低落到谷底。
晚上躺在床上左思右想,該怎麼辦呢?實在不知該如何幫助文文,又不能和老公商量,靈機一動,可以找大伯商量,他點子多,又是自己人,不會傳出去,一定可以幫上忙。主意打定,心情較為放鬆,決定先好好睡一覺。
我支支吾吾的把文文的情況和大伯說,大伯聽了後神色凝重,先要我絕對不能和老公講,不然一切就沒救了,我點點頭。大伯想了想,表示由他來處理,叫我放心,接著要我打電話找文文來,在文文來到之前,我和大伯研究著為什麼文文會有這樣的行為,不過兩人沒有什麼結論。
文文來之後,大伯要我先回家,說是男人間的事,我只好先離開,臨走前我要文文好好聽大伯的話。回到家中,心中一直崁岢不安,不知文文會不會有事?
文文晚上回家一副很高興的樣子,看文文的快樂的神情,內心不禁非常佩服大伯的本事,不知他怎麼和文文溝通,心想應該沒事了,不過老公在家,不方便問文文,只好強忍著等隔天再問。
第二天一早,文文就把我搖醒,表示大伯要我今天和文文一起過去,我揉揉惺鬆的雙眼,爬起來穿好衣服,便和文文一起出門。為了不要太刺激文文,今天特別穿長褲和襯衫,也不化妝,免得文文受影響。
一路來到大伯家,公公這幾天出遠門去玩,心心跑去參加自強活動,只有大伯一個人在家。三人坐在客廳,大伯要文文坐一下,示意我和他一起上樓,我想大伯要和我密談,便跟著大伯進入二樓他的臥室。
『事情很嚴重。』大伯神色凝重的說。『文文不是單純的玩玩而已,他有變性的傾向。』
聽到大伯這麼說,我整個人都呆住了。『那該怎麼辦?』我已經沒有主意了。『辦法是有,不過……』大伯欲言又止。
『什麼辦法?沒關係,你說。』我急欲想知道該怎麼辦,緊張的抓住大伯粗壯的手臂。
『這情形會發生多半是戀母情結所致。』大伯說出他的理論。
『我~我嗎?』我驚訝的問。
『對!因為愛戀母親,又知道不可以,所以會轉移到你的衣服上。』大伯剎有其事的說。
『那!該怎麼辦?』我心慌的問,原來原因竟是自己!
『不過!這方法……』大伯又不講了,我急死了。
大伯熬不過我的哀求,還是說了:『首先!你要讓文文瞭解你。』大伯終於說出來。
『那容易!我和文文多聊聊就行了。』我天真的說。
『不夠!是要讓文文瞭解你的身體。』
我呆了一下,什麼意思?
『要讓文文看清楚他媽媽的身體,完全的。』大伯認真的說。
『需要這樣嗎?』我不大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還不止!你還要指出你們身體不一樣的地方。』大伯更進一步的提出細節,我沒有答話,還不是很清楚大伯指的程度到哪裏。
『最後要讓文文瞭解成人和他的差異性。』大伯說出最後一步。
『那不是要他爸爸來教他嗎?』我想要是這樣這點倒是最難的事。
『不行!通常這情況都會帶有嚴重的懼父情結,要由別人來,我就可以了。』
原來如此,鬆一口氣我感激的看大伯一眼。
『文文!今天你媽媽為了你,做出什麼犧牲都沒關係,待會你要好好體會。』大伯慎重的對文文說。
聽到大伯這樣說,我心想為了兒子的一生,自己怎樣做都值得。
『現在開始,你們要聽我的話。』大伯意味深長的看我一眼,我點一點頭。
『現在脫下你的襯衫。』
我不敢相信,大伯居然要我脫下衣服,我這才想到剛剛大伯說的“瞭解”是什麼意思,我猶豫著不敢動,但是看到文文愛慕的神情,不!我不能讓我的小孩不男不女,一咬牙,我開始解開襯衫上的鈕釦。鈕釦全開後,露出我身上穿的紫色半透明蕾絲胸罩,半罩杯式,我這才想起,這件胸罩是那天文文偷穿在身上的那套,早上趕著出門不及細想便穿上了。這時想到大伯站在自己身後,心想糟了,剛剛只不顧一切幫自己兒子,沒想到還有大伯在場,這樣子豈不是很難堪!
『整件脫下來!』大伯在身後命令著。
我沒時間考慮,只好脫下襯衫放在沙發背上。文文看著我只穿胸罩的上半身,兩眼發亮,一副羨慕的表情,但是令我感到不自在的,反而是身後大伯的眼神。
『現在脫下你的牛仔褲。』大伯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我深吸一口氣,解開皮帶,這是條非常合身的伸縮牛仔褲,我有點費力的將它脫下,這還是生平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脫衣服,我的雙手有點顫抖。
『現在原地轉一圈。』
雖然剛剛脫牛仔褲時,這件小到只能遮住陰部的透明薄紗內褲,一定已被文文看的一清二楚,而且兩旁的捲捲的陰毛還都露出來。我覺得兩頰發燒,我想我的臉一定全紅了,但是要我轉圈,那不就被大伯看光了嗎?所以不自主的便一手遮住胸部,一手掩住內褲,轉身時我不敢面對大伯的眼神,低頭閃開。
『放下你的手!』
當我再度面對文文時,大伯要我放下遮掩的手,我只好故做輕鬆的放開,輕易的讓兒子飽覽自己的身體。
『現在!走過去幫文文脫衣服。』
我有點不願,雖然不是太難,但是從文文上小學後我就再也沒有幫他們換衣服了,最後心想反正是自己兒子,有什麼關係?
『全部脫掉!』
當我好不容易才把文文的長褲褪到腳下時,我注意到文文的內褲相當平坦,看不大出男性的象徵,我心想文文會不會發育不良吧。想到這裏,我毫不猶豫的脫下文文的內褲,一條約三公分長的細小陰莖暴露在我眼前,文文的發育的確太慢,而且陰毛沒幾根,還稀稀落落的。
『現在幫你媽媽脫下胸罩。』
我僵住了,這脫成這樣還不行嗎,真的要全脫嗎?看到文文有點害怕,不敢聽大伯的話。
『快點!』大伯有點指責意味的口氣,提醒我這是幫文文。
我對著文文點點頭,表示同意,然後轉過身子,背對文文,但是半裸的我卻正對著大伯,我感到非常害羞。接著文文熟練的解開胸罩背扣,細滑的手沿著我的肩膀褪下肩帶,我本能的扶住罩杯,靦娊的看大伯一眼,大伯嘉許的點點頭,我只好轉身面對文文,放開雙手,胸罩應聲落地。我巨大的乳房差點貼住文文胸膛,雖然已經快四十了,還是非常堅挺,絲毫沒有下垂,白晰的乳房肌膚像雪一般柔白,我極力鎮定自己,不過胸膛的起伏掩飾不住心中的不安,自己快全裸了。
『最後一件!』
我已經預期大伯的下一步,但是已經在兒子面前半裸了,還要讓兒子幫自己脫下內褲,心裏覺得非常不妥,但是文文已經半跪在自己面前,勾著自己內褲邊緣往下拉,內褲滑下大腿,自己根部的三角森林地帶呈現在兒子面前,我無意識的搭配兒子的動作,輕抬腳讓兒子將捲成一線的內褲離開自己身體。
『現在你們面對面坐下。』

大伯的大肉棒Ⅱ
我心想這是什麼場面,自己居然和兒子全裸的相對而坐,不過這倒是解除我的尷尬,坐下比較好,沒有比全裸站在兩個男人之間更不安的事,起碼沙發可以擋住來自背後大伯的注視。坐下後我趕緊將雙腿交叉,這可以增加自己一點安全感。
『現在!我們要彼此認識對方的身體。』大伯走過來。
我下意識的想掩飾自己的裸體,因為剛剛都只是讓大伯看到背後。但看到大伯我驚訝的無法動彈,大伯居然已經一絲不掛,而且陰莖還翹的高高的,一屁股便坐在我身旁,我坐的是兩人沙發,這樣一來我光滑的大腿和大伯毛茸茸的大腿便貼在一起,這讓我非常緊張,本想立刻起身結束這一切事情,但看到大伯一本正經的和文文解釋男女的差異性時,我只好打消這念頭。不過自己全裸的坐在丈夫的哥哥身邊,讓他飽覽從沒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看過的肉體,有股冒險的刺激感悄悄的爬上自己心頭。
『文文!你坐過來。』大伯示意文文坐到我另一邊的沙發扶手上,這下子我變成被他們兩人夾在中間。
『媽媽!謝謝妳!』
文文的低語大大的鼓舞我,這一切犧牲都是值得的,心中暗自決定不計一切一定要幫助兒子,有這想法,我挺挺胸膛,盡量讓全裸的自己保持自然。
『這是女人的胸部!非常有彈性,你摸摸看。』
大伯居然要文文摸我的乳房,我全身肌膚立刻繃緊。文文不是很敢,大伯便側身一手橫越過我的胸前,抓住文文的手便放在我靠近文文一邊的右乳上,文文纖細的手掌接觸到我的乳房時,我全身顫抖一下。
『捏捏乳頭!會變硬,這是女人的結構。』
文文聽話的用生澀的手指捏著我烏黑的乳頭,一陣酸麻由乳頭傳到我的子宮深處,雖然是為了導正兒子的性向偏差,但是敏感的我全身漸漸的發熱。但是最令我刺激的反而是一旁的大伯,他側坐的身體,堅挺的陰莖正垂放在我的大腿上,我雖然假裝不知道,但龜頭前方滲透出一滴滴透明液體,而且好像一支熱棒般壓在大腿上。
『很有彈性吧!不對!應該這麼做。』
天啊!大伯忽然搓揉起我的左乳,但大伯語意表示是示範給文文看,我根本無法阻止。文文學著大伯的動作加大撫弄乳房的動作,乳房和乳頭本來就是我全身最敏感的地帶,兩人這麼一搓,我不自主的扭動身體,兩腿間一陣陣酸麻,我感覺到自己有點濕了。
『吸一吸!你小時候就是這樣喝奶的。』
文文毫不猶豫低頭含住我的乳頭,天啊!這和小時候吸奶完全不一樣,含住我乳頭的是一個正在青春的少男啊!而這時大伯一隻手環抱我的肩,大手仍然搓揉我的乳房,這過分的動作並沒有激起我的反感,反而有點沈醉在兩人的愛撫。
側著身的大伯慢慢的將我拉近,然後大伯將一隻腳穿進我和沙發之間的縫隙,然後攔腰將我環抱在大伯的懷中,文文仍然貪婪的含著我的乳頭,甚至還用牙齒輕咬,我背靠在大伯身上,臀部坐在大伯的大腿上,大伯兩手鉤住我的大腿,將我的大腿由兩邊拉開,我感到大伯的肉棒正壓在自己的兩股之間。
『看清楚一點!這就是女人!』大伯要文文仔細看清楚。
我被大伯這樣抱著,而自己的三角地帶正被兒子仔細的觀詳,我快羞死了。
『你可以摸一摸!』大伯示意文文可以碰觸自己的陰部。
就在文文的手快碰到時,我勉強的伸手抓住文文,搖搖頭表示不可以,然後用力從大伯身上爬起來,走到一旁的沙發坐下。
『不可以!我是你媽媽。』我堅決的反對,那和亂倫有什麼分別!
『那好吧!不過最後我們要讓文文瞭解男人的快感是怎麼來的。』
大伯說完便要文文仔細看著,然後一手握住自己陰莖,上下套弄起來。大伯居然在我們母子面前自慰!
看到文文目不轉睛的看著大伯的套弄,我有點感激大伯,真是難為他了,不過這時才有機會仔細觀察大伯。寬闊的胸膛上有幾絲捲毛,微凸的小腹,最主要是大伯的陽根,應該有老公的兩倍大吧,同樣是兄弟,為什麼尺寸差這麼多?
『就是這樣!知道嗎?』大伯對文文說著,我發現大伯的眼光一直在自己身上游移,我反而有點高興,看著大伯套弄將近十分鐘,看到看著大伯行為而出神的兒子,我突然覺得不能讓大伯獨力承擔。
『我來幫你吧!』我站起身走過去,跪在大伯身前,一手握住大伯的陰莖,上下搓動起來,堅硬的觸感,和老公握起來軟綿綿的不一樣的感覺,我的心蕩漾了一下。好一陣子之後,我的手都酸了,但是大伯仍然堅硬無比,我心中暗自昨舌:好厲害的大伯!
大伯靠在沙發上微微的呻吟,我看著逐漸漲大的龜頭,經驗告訴我差不多了。不過看到這麼大的龜頭,我忍不住湊上頭輕舔一下,想不到大伯這時卻噴出來,白色精液噴的我滿臉都是,我配合大伯加速手部的動作,興奮的大伯一手抓住我的乳房猛搓,我沒有拒絕。
三人將衣服穿好後,大伯要文文每天都過來這裏,文文高興的答應。我也覺得交給大伯應該沒問題,和文文及大伯約法三章,不能將今天的事告訴任何人,便和文文一起回家。
連續兩天都陪安安去應考,從那天之後都只有文文一人去大伯家,安安考完後和朋友瘋狂去享樂。這天下午,大伯突然打電話要我過去,說是文文的事要商量,本來打扮的滿時髦準備和插花班同學去逛街,只好臨時打電話取消,趕緊趕過去大伯家。
一進門,發現公公和大伯坐在客廳等我,公公雖然快七十,不過因為年輕時練過武,又會氣功,身子十分健朗,看到公公也在,我有點緊張。
『我都知道了。』公公劈頭就說,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沒關係!你聽聽爸爸怎麼說。』大伯一旁鼓勵的說。
『嗯!』我點點頭。
『應該是遺傳吧!』
我聽爸爸說完嚇一跳,原來老公小時候也是一樣,真想不到。公公說那時他毒打老公一頓,沒想到老公從此以後就不再犯,但是原本溫馴的個性,卻變的非常暴躁。
『所以一定要溫和的處理。』
我也不想文文的性格大變,滿心的憂慮。
『還有!那天你有發現嗎?文文沒有翹起來。』
我一下子就滿臉通紅,大伯一定告訴公公那天的事,羞的我想找地洞鑽進去,不過一想也對,文文從來沒有堅挺過。
『所以!我們一定要搞清楚文文是喜歡男人還是女人,或是不舉。』
大伯緊接的話把我拉回現實,要是喜歡男人或是不舉,那不就完了?
『要怎麼試?』我憂心的問。
『這裏有幾捲錄影帶,待會我們一起看,看看文文的反應就知道。』公公說話了,我只有點點頭,我不敢問那是什麼帶子。
『我回來了!』文文提一袋啤酒從外面進來,看到我很高興的坐到我身邊。
『那開始看了。』大伯走過去放錄影帶。
一看片頭,我就知道是成人影片,和三個男人一起看A片,更何況還是自己公公、大伯和兒子,我覺得氣氛開始有點怪異。
『要不要喝?』大伯開瓶啤酒給我,也拿瓶給文文。
『我不喝啤酒的。』
公公走到一旁酒櫃,拿出一瓶威士忌和杯子過來。
『我也喝威士忌好了。』我不喜歡喝啤酒,肚子會漲漲的。
這部是沒有劇情的影片,一開始就是一對金髮男女做愛的鏡頭,女的正好跪在男的面前幫他口交。這畫面讓我聯想到那天幫大伯自慰的情形,我有點不安,便拿起酒杯,一口就喝光。
『自己喝!不找我一起喝!』公公看我一個人大口喝酒,又幫我滿滿倒一杯。
我聽公公這樣說,不好意思就再舉杯敬公公,公公一口就喝乾,我也只好陪公公喝乾。喝下兩杯威士忌後,覺得自己比較鎮靜了。
鏡頭轉到男生幫女生口交,我注意到文文好像沒有什麼表情,好像一點刺激也沒有。心想:自己的心跳都有點加速了,而文文卻好像一點感覺也沒有,真替文文擔心。
『外國女人的身材真好,胸部真大!』大伯對鏡頭裏的主角提出批評,我不知該如何接話,裝做沒聽到。大伯又敬我一杯酒,這次我只喝半口,其實我酒量不是很好,只是想鎮靜自己而已。
『文文,以前有看過A片嗎?』大伯問文文,我有點好奇文文的答案。
『沒有!只看過小說。』文文低頭害羞的說。
唉!我覺得文文的表情還真像女生。
『哦!同學借你的嗎?』公公一旁打趣的問。
『不是!是……』文文不敢說。
『說嘛!沒關係。』公公鼓勵文文勇敢一點。
『在媽媽房裏找到的。』文文聲音細的幾乎聽不到,不過我馬上臉就紅了,這孩子怎麼找到的?我明明藏的很隱密啊!
『不會吧!你們現在還看啊?』大伯打趣的問我。
我真覺得無地自容,這孩子真是的,怎麼就這樣說出來!
『沒……沒有啦!以前的。』我慌亂的回答,有點不知所措。
『你看影片有感覺嗎?』公公關心文文,我的注意力立刻回到兒子身上。
『不知道……嗯……什麼感覺?』文文似乎不知道什麼滋味叫有感覺。
『就是興奮啊!』大伯一旁解釋著。
『有吧!』文文不是很肯定,不過聽了我倒是比較安心。
『這樣子好了!文文你把衣服脫掉就知道了!』公公一旁命令著,文文像女孩子一樣害羞的準備到沙發後面脫衣服。
『去那裏?這裏脫就好了!』大伯喝令著。
文文無奈只好開始脫衣服,文文脫下襯衫後,做媽媽的我也不好意思盯著兒子脫衣服,只好轉頭看電視,我也想親眼確定文文是不是個男人。電視鏡頭轉到三人群交的畫面,兩女一男,我沒心情看電視,只是覺得女主角呻吟的有點誇張。
『可以坐下!衣服拿開。』
文文脫光衣服後居然像女生般用衣服遮住自己胸口和下體,大伯無奈只有要文文拿開,我忍不住看文文的反應,非常失望,一點動靜都沒有。
『來!喝一杯。』大伯似乎看得出來我非常失望,陪我喝杯酒,喝完後公公又幫我倒滿。
『這樣很奇怪。』文文非常拘束,因為大家都注視著全裸的他,仔細的觀察,兒子還真像女生:瘦瘦的身材,細細的腰,加上修長的腿,幾乎沒有腿毛,喉節也不是很明顯,帶點蒼白的臉龐和細嫩的肌膚,兩腿夾的緊緊的,女性化的動作還真明顯。
『說的也是!這樣子怎麼會興奮?』大伯站起來,走到電視機前換帶子,原來帶子已經放完了。
『這樣子好了!我陪你。』大伯換好帶子走回來,笑著對文文說。
『對啊!這樣會興奮才怪!』公公一旁附和著。
大伯開始脫衣服,他在家一向只穿汗衫和短褲,兩下便脫光了。我害羞極了,轉頭看電視不敢注視大伯。
新的這部片子一開始也是兩個光溜溜的人在床上做愛,不同的是,兩個都是女生。看到這裏,我心動一下,偷瞄一旁的文文,他倒是全神貫注的在看電視,不過還是沒有反應。
『你這樣坐我旁邊很奇怪。』公公對大伯說。兩人坐在一起,一人有穿一人沒穿,的確非常奇怪。
『那你也脫掉好了!』大伯煽動公公,公公有點遲疑。
『好吧!』公公站起來脫衣服,我嚇得直盯著電視。
公公今天穿著運動服,也是很快就脫掉,和三個裸男坐在一起看成人錄影帶,我又開始緊張起來。
『來!喝一杯。』公公好像故意的要我和他喝一杯,我無奈的拿起杯子,這時一定得面對全裸的公公,我嚇一跳,公公怎麼已經硬起來了?
喝完後我趕快轉回頭注意電視,其實根本沒有精神在看,忍不住好奇偷看公公一眼,好健壯的身體,胸膛還有一道刀疤。
『爺爺!你身上怎麼會有刀疤?』文文也注意到了,好奇的問道。聽到文文出聲,我也自然的轉頭看公公。
『以前被日本人砍的,我一個打十個,差點就掛了。』公公自豪的說。
我這時才有機會正視公公,真不像快七十歲的人。這時公公半起身幫我加酒,我注意到原來公公的下體沒有變硬,那是原來的尺寸。
『真的?以後講給我聽。』文文崇拜的說。
我這時有點震撼,公公的下體還沒硬看起來就比老公大多了,硬起來那不是很可怕!
這部片子都是講女同性戀,而且還滿短的,文文好像沒有特別反應。我想:還好!要是有反應就糟糕了。這時感覺有點暈暈的,酒精有點作用,通常我喝到這個階段就不會再喝了。
『我看!得再換一支帶子。』大伯又換支帶子,這次連我都被吸引住了。是兩個強壯的男生,一個較粗獷的正把陰莖插入另一個較瘦小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男同性戀的鏡頭,看兩個大男人接吻,我覺得非常刺激。
『文文!你喜歡看嗎?』大伯問,文文的臉開始泛紅,我想完了,文文會不會是同性戀?
『嗯!』文文不好意思的低聲回應,表示他喜歡。我有點失望,不會吧?不過文文的小陰莖還是沒有硬起來。
『我們做個實驗好了。』大伯看不是辦法,開始出主意。
『幫文文一下。』大伯要我幫文文刺激一下,我知道大伯的意思,不過已經有點酒意,我沒有多考慮,伸手便握住文文的小陰莖,還不到我手掌的的一半,我試圖溫柔一點。
好一會之後,文文沒有半點反應,我有點急了,從沙發褪下跪到地上,我毫不遲疑的含住文文的小陰莖,小小軟軟的,好樣麥芽糖一樣,我用舌尖去挑弄小龜頭上的開口,不過我知道文文還是沒感覺。
『我放棄了。』雖然不願意承認失敗,不過含的我嘴都酸了,看著文文無辜的眼神,我心都快碎了。
『別傷心!讓我來!』大伯走過來,我還來不及反應,大伯就蹲下身便抓住文文的陰莖,大伯和我一樣的動作,我看到文文的陰莖似乎有點膨脹。
『大伯!這太委屈你了!』要大伯幫兒子做這樣的事,我心中非常過意不去。
大伯這時低頭含住文文的陰莖,以眼神告訴我沒關係,我拿起酒杯,一口就乾光。
還是不行。』好一會後,大伯還是放棄了,大家都有點不知該如何是好。
『最後一招!如果還是不行,應該就是生理上的問題。』大伯換上最後一片帶子,大家都沈住氣,仔細看,一段後是部劇情片,居然是講母子亂倫的片子。
片子在劇中母親被兒子插入時進入高潮,我看文文一眼,見他胸膛起伏不定,心想這樣的刺激夠大吧,但是我知道自己也被劇中的煽情弄得全身發熱,忍不住又喝口酒,酒力已經發作,這時我已經覺得整個人飄飄然的,這段期間,大家都沒講話。
『現在最重要,你要配合。』大伯突然走到我身邊,把我拉起來,推著我到他和公公坐的長沙發。到公公身邊時,公公也起身一腳跪在沙發上,我這時也只有搭配他們。
『我們要給文文更大的刺激,知道嗎?』公公說著,開始解開我上衣的鈕釦。
那是件小背心,只有兩三顆大鈕釦,一下子便給公公解開了。這同時大伯從背後拉下我的短摺裙的拉鍊,我一下子身上便只剩下內衣和絲襪,我今天身上穿的是黑色系列,我知道只要自己一興奮全身就會發紅,加上身上這套性感內衣,我發現公公滿意的微笑。
『文文!你要仔細看。』
大伯從背後解開我胸罩的扣子,這件半罩杯無肩帶的胸罩立刻離開我的身上,我還來不及掩飾彈出的大乳房時,公公已經一口含住了我的左乳,輕咬我的乳頭,不!應該說是重咬。我全身立刻發軟,公公馬上抓住我的弱點,在酒精的催化下,我已經沒有反抗的意志力了。
大伯從背後吻著我的粉頸,我心中有點明白,這不就是在調情嗎?怎麼可以!但是大伯將舌頭伸進我的耳朵,然後輕咬我的耳垂,我舒服的喘口氣。這時公公的嘴放開我的乳頭,沿著乳房一路舔著,直到我的小腹,公公的粗舌還伸進我的肚臍轉動,公公的舌工真是一流,從來沒體會過肚臍也能有這樣的快感,酸中還帶點疼痛,刺激的我兩腿發軟差點站不住。接著我的黑色透明絲襪,被公公褪到大腿上,公公的嘴咬住我的內褲的蕾絲邊。
大伯的大肉棒Ⅲ
大伯沒有放過我,強轉過我的頭,舌頭輕舔我的唇角,我知道大伯的下一步要吻我,我有點意識到這是不允許的,他是我丈夫的哥哥啊!但是被大伯控制住,我沒法轉頭,而且當公公咬下我的內褲,吸住我的陰唇時,我已經喪失道德理智了。
大伯的舌頭伸進我嘴裏,攪動著我的舌頭,我發現自己居然熱烈回應大伯的交纏,大伯的唇離開我的唇時,我伸出舌頭大伯的舌間在空中交纏,接吻居然能產生這麼大的快感是以前從沒體會過的。
公公將我氾濫的淫水舔弄到我陰阜的四週,一邊將我的絲襪和內褲脫下,但仍然勾在我的腳踝,我全身光溜溜的夾在兩個赤裸的男人中間。和上次不同的是,這次有一個不是我兒子,而是我老公的爸爸!
公公跪在地上撐起抬起我的左腳踩在茶幾上,公公將頭伸進我的胯下,我覺得自己好像剛剛錄影帶裏的主角一樣淫蕩。公公又吸又咬我的陰蒂,還把舌頭伸進我的陰唇裏,直到陰道口,我的雙乳被大伯從身後抱住,大伯的手指緊緊夾住我的乳頭,原本就又大又黑的乳頭被大伯挑逗的又高又翹。
公公拉著我的手躺在沙發上,我自然的順著公公跨坐公公腰上,低頭一看:差點沒有暈過去,好粗大的一支肉棒,足足有我手臂大,光龜頭就有一個小橘子那麼大!我遲疑了一下,公公抓著我的手握住他的陰莖,我一隻手還差點握不住,我心想:好硬的肉棒!
我勉強的將公公的龜頭頂住自己的陰唇,公公將龜頭在陰唇間上下滑了幾下,我兩腳一酸,全身重量壓下,瞬間公公的龜頭分開我的陰唇,進去了一半,剛好頂住陰道口。
『不可以!這是亂倫!』一個念頭忽然從心中閃過,我猶豫一下,但是抵受不住強大的誘惑力,這麼大的陰莖是什麼感覺?不知不覺我己淪入慾望的深淵。
『啊!』我發出一聲忘我的淫叫,公公的陰莖慢慢的滑入我的體內,粗大的龜頭壓迫著我的陰道壁,好像只有生小孩時曾有過這樣的壓迫感,好撐好脹,但又沒有生小孩時的痛楚。一陣強烈的快感衝進子宮深處,我的淫水像洪水氾濫般傾洩而出,天啊!才剛插進去我就已經高潮了。
我整個人都瘋狂了,想不到自己居然可以容納這麼大的肉棒,公公的龜頭直頂到我的子宮壁,我軟趴在公公身上,公公一手開始揉弄我的乳房,我這時才真正瞭解什麼叫做性愛,好舒服的感覺。
我覺得大伯在我屁眼上抹了抹,滑滑的,我已經沒有辦法思考,只覺得一支火熱的肉棒分開我的屁眼,然後一吋吋的滑入,張裂的痛楚,我發出慘叫,但是在大伯溫柔的挺進後便保持不動,兩支陰莖深入我體內,我感受到陰莖血管的跳動,我的陰道和肛門也本能的回應,一收一放,光是這樣的快感,就快使我失去意識了。
公公和大伯開始抽動時,我陷入無意識的境界,我全身扭動的搭配兩人,兩人巨大的陰莖在我體內隔著陰道摩擦的快感,我不斷的狂吟,這樣才能舒緩不斷刺激的高潮,原來高潮是可以持續不斷的,我已經陷入狂亂的境界。
我昏死在公公身上,我抵受不住持續的快感,不知來了幾次的高潮。公公和大伯在一陣顫抖後停止抽動,當我逐漸恢復意識時,我覺得兩人的陰莖在我體內仍然半硬的,漸漸的變軟,兩人沒有立刻抽出來,我緊緊的抱住公公,而大伯則溫柔的撫摸我,不像老公一射出後便離開,原來這樣的感覺是這麼美好!
這時電話鈴響,文文走過去接,我們三人仍然沒有分開的意思,文文拿電話給我,老公的聲音從電話那一頭傳來:『我今天要打牌,不回家吃了。』
老公說打到家裏,只有安安在,安安告訴他我們在這邊。
『好啊!我們今晚就在這裏吃飯,待會叫安安過來吃。』我夾在公公和大伯之間,拿著電話和老公說話,大伯這時捉狹的親吻我耳垂,我發現自己的反應居然很自然。
『應該會打通宵!不要等我了。』老公說完就掛了,有點罪惡感湧上心頭,不過管他的!
『文文!看你媽媽和我們做愛,有沒有比較刺激?』大伯坐到文文旁的沙發,文文搖搖頭。
『那怎麼辦?』想到兒子的問題,我這時才依依不捨的從公公身上爬起來,覺得身體黏搭搭的。
『好熱鬧啊!』
一個嬌嫩的聲音從門口傳來,是心心回來了,我嚇一跳,連忙想找衣服遮掩
『嬸嬸!你身材真好!』心心自然的走過來,我反而不知該怎麼辦。
『剛剛你們在說什麼?』心心非常善解人意,馬上轉移話題。大伯一旁接著把來龍去脈告訴心心,我看到心心面對全裸的父親和爺爺,仍然神色自若,這倒是讓我的心安定下來。
『唉!這麼簡單的事,交給我,一小時就夠了。』心心拖著文文便往房間跑,雖然不知心心打什麼鬼主意,但還有一小時,這時我說想洗個澡,大伯要我到他房間洗,我就拿起我的衣服上樓。
熱水沖著仍然發燙的身體,剛剛的餘韻仍然縈繞心中,雖然知道剛剛發生的事是不對的,但是肉體美妙的享受,想不到十幾年來的貞潔就這樣打破,出乎意料的自己並沒有太大的罪惡感。「一切都是為了兒子」,我這樣告訴自己。
我聽到浴室門被打開,奇怪,自己竟然不想回頭。進來的人踩進浴缸,貼近我身後,然後一雙肥厚的手搭住我的肩膀,我的心狂跳,我自然的轉身,是大伯!
我的雙手自然的鉤住大伯的脖子,然後自動的獻上熱吻,好幾年沒有和老公這樣的深吻了,我陶醉在大伯的擁吻中。我感到下身有根硬梆梆的東西頂住,我立刻抓住大伯堅挺的陰莖,大伯將我推靠浴室牆上,蓮蓬頭噴出的水噴灑在我們身上,大伯一頂,順利的進入我體內,我的大腿鉤住大伯的腰,我的腰前後扭動配合大伯的抽送,熱水流滿我倆的臉頰。
和剛剛不一樣的感覺,大伯溫柔的動作讓我覺得好像和情人戀愛一般,一步步達到高潮的感覺,我的乳房被大伯的胸膛壓的變形,我的唇緊貼著大伯的嘴,和老公戀愛時也沒親吻這麼久,我和大伯兩人一同達到高潮。
大伯拿著一套衣服要我穿上,說是以前大嫂的。我拿起衣服,感覺質料很好,紫色絲質連身短裙,大伯不要我穿胸罩。我聽話的套上衣服,兩片布交叉在胸前,分別遮住左右胸,腰間至小腹上方是中空的,剛好露出肚臍,背部全開到腰,下身是緊貼大腿的窄裙,剛好只能蓋住臀部,要不是剛剛的激情,這件衣服我保證不敢穿。
我把頭髮往上紮,因為剛剛被淋的全濕了,大伯從背後拿出一條黑色皮頸環套在我脖子上扣住,然後拉上我的窄裙露出我的黑色森林,大伯幫我套上一件皮製吊襪帶,背後拉環扣在我的腰後,然後要我穿上網狀絲襪,穿好後幫我拉好窄裙。
大伯分別在我的兩個手腕扣上皮製手環,上面還有兩個拉環,腳踝上也套上兩個,然後要我穿上一雙白色高跟鞋,腳指和腳跟都露出來,用帶子綁的那一種。最後,大伯要我為他化妝,我坐在化妝台前,從化妝水、粉底、撲粉,然後劃眼影、腮紅,最後塗上黑色口紅。大嫂的化妝品好像都有留下來,不過口紅只有一條,大伯不是很滿意,我只好連眉毛,眼線都劃上,最後用睫毛夾將我自傲的長睫毛夾幾下,從鏡子裏看起來,整個好像變個人一樣。
最後套上兩個大圓形耳環,看著鏡子裏的自己,妖豔萬千,娥挪多姿,好像下午看的錄影帶的女主角一樣。真不敢相信,鏡子裏的自己彷彿年輕了十歲一樣。回頭看,大伯穿上件皮短褲,下體高高鼓起,很少看男人穿皮褲,然後上身是見皮背心,和我一樣,頸環和手腳環,我打趣的說這是情侶裝。
和大伯在床上溫存一會,兩人相擁下樓,下樓梯時聽到安安的聲音,心想:糟了,自己穿成這樣,被看到還得了?正想轉身上樓,卻已經被安安看到了。
『安安!你來了?』看到安安目瞪口呆的樣子,只好裝作若無其事的下樓。大伯說他已經叫好外燴,待會就送到。
『嬸嬸!這是我朋友,叫小文。』      (完)...<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