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天使的腳奴
頁: [1]

kawaei1117 發表於 2009-1-17 02:38 PM

天使的腳奴

本帖最後由 kawaei1117 於 2009-1-17 02:43 PM 編輯

我的父母去了國外,我只得和房微住在一起。她也是我爸媽中意的兒媳婦,來管著我。23歲的房微是一個溫柔的護士,身高1.62米,有著一頭美麗的頭發,嬌美的身材是她的驕傲,渾身散發著一股清純的氣質。
我叫白天雄,是一個挺帥的男孩,有22歲了,身高1.82米,在學校里有不少的追求者,其中不乏漂亮的女孩,但博有才氣的我相當的高傲,因為我對心中的女孩有相當的要求,況且他從小到大受到的是傳統的教育,22年來和女孩子都保持了一定的距離,更不要說摟腰接吻了,同校的其他男生都笑我“高傲的童男子”。
由于我非常排斥父母私下給我訂婚的行為,所以我總是盡一切可能的欺負她。可是溫柔可人的房微卻依舊細心地照顧我,關心我(她嫁給我后,才告訴我,在她16歲時,就深深愛上了我,期待能夠做我的新娘,和我一生一世)。這使我十分慚愧,舊覺得美麗的她像天使。于是,我的心理產生了變化,我痛苦的發現,我竟然崇拜我的房微,還記得有一天我回到家中,我知道我的房微要加班工作,我忽然有一沖動,我入了浴室,從洗衣機取出她昨天穿過的髒絲襪出來嗅,我把絲襪腳尖位放近鼻子一嗅,一股腳汗味直刺激我的嗅覺神經,我的下體立即興奮起來,我再用舌頭舔絲襪腳尖和絲襪底,原來腳汗是很鹹的,絲襪的氣味和鹹味很刺激我,但原來房微不知何時已站在我的背后。
房微“你原來喜歡髒絲襪嗎?我腳上這對更新鮮,更加臭呢。”
這時房微把右腳從鞋子松出來,我則看著她的腳發呆著。
“天?郏...<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kawaei1117 發表於 2009-1-17 02:40 PM

本帖最後由 kawaei1117 於 2009-1-17 02:42 PM 編輯

我竟然真的爬至房微腳前,嗅著房微的腳,氣味和剛才嗅過的絲襪差不多,但感到多了一份人體的熱力。
房微說”張開口!“
我照她的話張開口,房微把腳尖向我的口一塞,她的腳尖把我的口塞得滿滿,我舌頭舔著她的腳底,同樣是鹹鹹的,跟著房微把腳從我的口中抽出。
房微爬出客廳。
房微穿回鞋子步向客廳並坐到沙發,我則爬至房微的跟前。
房微說“天雄,我知道你現在很崇拜我,你現在還是要好好學習。每天晚上,我就讓你替我舔腳,好么?”說著她的臉紅了一片。
“我明白了,謝謝你天使。”
跟著我便去洗澡。房微去做晚飯,然后就叫我去吃飯。跟著房微拿來一條繩子,一端綁著我的頭頸,另一斷綁在其中一只餐桌腳。
房微“明天你下班后買一條狗鏈回來,用麻繩綁太不象樣,在我進餐時為我舔腳,還有,以后在我看電視,談電話時也要自動自覺為我舔腳,明白嗎?”
我:明白了,天使。
跟著我便在桌底為房微舔起叫來,由于我是第一次為她舔腳,技術當然不好,只懂用舌頭舔房微的腳底和腳趾。
房微“小笨蛋,不懂舔腳趾縫和撮腳趾嗎?”
我于是開始舔房微的腳趾縫,腳趾縫是最易藏有腳垢的地方,房微的腳趾縫里也有很多腳垢,但我不敢把舔進口的腳垢吐出來,只得吞下肚去,舔完腳趾縫,我開始為房微撮腳趾,我把房微逐根逐根腳趾撮,其實感覺真的有點惡心。...<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br><br><br><br><br><div></div>

kawaei1117 發表於 2009-1-17 02:41 PM

本帖最後由 kawaei1117 於 2009-1-17 02:44 PM 編輯

當房微吃完晚飯后,她走到鞋櫃並取出一雙鞋子出來,這雙鞋子很殘破,我聽過房微說要仍掉,房微把這雙鞋子拿到我的面前,把鞋窩放到膸的鼻子讓我嗅。
房“微香嗎?這是你以后吃飯的飯兜啊。”
跟著房微便把吃剩的飯倒進鞋窩放到我面前。
房微“不許用手,只准用口吃。”
我于是便象狗一樣用口伸進鞋窩舔食那些飯,忽然房微用一根麻繩把我雙手反綁。
房微我現在洗澡,為免你偷偷用手,所以要將你雙手困綁,快點吃,若我洗完澡你還沒吃完所有飯,我就不讓你舔我的腳了奧。
我于是在房微洗完澡前狼吞虎咽地吃下這窩用腳汗做調味的飯,當房微洗完澡后。
房微說“啊!你果然吃得很快,證明你很喜歡用我的鞋子剩飯吃。”
然后房微又穿上鞋出去了。1個小時后,她回來了。
她舒服的躺在沙發里,兩腳伸在外邊,“爬。”她說。拿她的拖鞋。“用嘴。”她妩媚的說。于是,我用嘴叼著她的黑色高跟皮拖鞋,爬到她的腳邊,為她脫去黑色的高跟鞋,她斜翹一條腿,白色連衣裙下穿白襪子,半截玉腿和兩只玉足露在外面,腳下蹬著黑色高跟皮拖鞋,翹起的腿上玉足下指,深陷的足弓予突出的腳背曲線優美,拖鞋輕搭在細長的腳趾上,那一刻,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震顫了我的心,如同那一只美腳直接插進我的心里。一只玉足優雅地舉到我的臉前,她似乎知道我不會拒絕,甚至沒有象征性地問上一聲,那晶瑩的趾尖幾乎碰到我的鼻尖,立即一股淡淡的臭味飄入我的鼻孔,沁入我的心脾,我的嘴微張著呆在那里,陶醉在那醉人的氣味里。
白色襪子里她的腳趾舒服的扭動了幾下,一股皮革混合著汗漬及皮膚的氣味傳過來,,“張開嘴。”“是,老婆。”我跪在她的腳邊,張開嘴。她把她的雙腳貼在我臉上,蹂躏著,然后把大腳趾伸進我大張著的嘴里,“
含著我的腳趾,”她說。“是,老婆。”由于她的腳趾在嘴里,我含糊的答道。現在,房微躺在沙發上,雙腳伸直,我四肢著地跪在她的腳前,頭伸向前去,嘴里含著她的腳趾她剛才只穿襪子跳舞,因此白色襪子上沾滿了泥土,混合著汗漬,氣味有點大。可是她不理會這些,我用牙齒咬著她的襪尖,輕輕的拉出一些,然后含著她的髒襪子,向后擺頭,把她的襪子全部脫下。她的腳比襪子味道更大。可是我卻要用嘴給她舔干淨。首先是她的腳背,我伸出舌頭,輕輕的舔砥,然后是腳底,我的舌頭把她的腳底全部舔淨,然后是腳跟,最后是腳趾,我把她的每一個腳趾含在嘴里,吸允、舔砥,舌頭伸進她腳趾縫里,把每一塊污垢舔淨。然后用牙齒把她的趾甲里的泥土等髒物摳出來,,她也休息好了,于是她讓我張開嘴,把她的髒襪子塞進我的嘴里。我的天使老婆房微,站起來,去房間睡覺去了。...<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

kawaei1117 發表於 2009-1-17 02:44 PM

半夜里,我壯著膽子,悄悄開門,爬了進去,幸好屋子里面鋪著正張得地毯,膝蓋不是很疼。爬到床前我才敢抬頭,房微白皙豐盈的玉腳就在我眼前,我幾乎興奮的窒息過去,她的腳很厚實,但白里透紅。顫抖著用嘴輕輕含住她左腳的小腳趾,柔軟的幾乎化在嘴里,加上腳上陣陣香皂的清香,我簡直如在夢里。
每個腳趾都仔細溫柔的吮吸過以后,房微終于翻了個身,我嚇得退爬,趴在地上不敢抬頭,驚慌得說道:“一點了,老婆。”
半晌,房微才有了動靜,隨后是下地找拖鞋的聲音,然后,只聽她夢呓的說:“啊和,我要你快去睡覺。”伸了個懶腰,又倒下睡了。 以后我就每天舔我的天使般的未婚妻的腳。一個星期天,房微早晨值班回來,我不敢抬頭看她,向著她的聲音處爬了過去,在我面前出現了一雙火紅色的漂亮高跟高筒靴。我非常溫柔和地吻了每一只靴尖,然后稍稍向后退了一點,等待她的指示。
“把我的靴子舔干淨。哦,上帝才知道我在廚房里都踩上了什么,好象是草莓蛋糕。”
我這才敢抬頭,靴子是到大腿根部的那種,配一雙白色的襪子,架著腿。我跪著爬向她翹著的那只腳,轉過頭臉朝上,開始舔她的靴底。她馬上有力地把我的頭踩到了地上,她把靴子踩在我嘴上,告訴我可以開始舔了。她允許我用手捧著靴子稍微移動,以便能讓我舔到靴底的每一個部分,但她還是架著腿,整條腿的重量壓在我手上,我感到越來越重,手快支持不住了。她一邊讓我舔著靴底,一邊聽音樂,但我一點也沒聽到。
當我舔完粘著絲襪油等東西的靴底,開始把尖細的后跟放到嘴里吮吸,努力地把靴跟吸得盡可能干淨后,我請求換一只腳,她換了一個姿勢,重新架上了另一只腳,我就馬上開始舔,過了一段時間,終于舔好了。
“舔干淨了嗎?”她又換上黑色高根鞋,“舔干淨我的高跟鞋吧。”
我跪著移動到她的腳下,她讓我把舌頭伸得長長的,用鞋底在我舌頭上蹭擦,就象在地毯上擦一樣。同時她的另一只腳剛踩在我的臉上,固定住我的臉,鞋掌把我眼睛都蓋住了。后跟深深地扎進了我的臉頰。就象剛才一樣,她好象我並不存在似的,在聽音樂。
顯然,她對我的工作很滿意,她很自然地把已經舔干淨的腳挪到了我的脖子上,另一只腳重新踏在我嘴上,不用她說,我已經把舌頭伸出來了。我脖子上的腳踩得相當重使我感到呼吸都很困難,但她似乎一點也沒注意到。
我覺得稍有點不舒服,正當我在想這個事的時候,房微也最終看出了我的表現。
“把我的高跟鞋脫下來遞給我,我要檢查你的工作。”她稍稍抬了抬腳,我趕緊把她的高跟鞋脫下來遞了過去。這時她自然地把穿著絲襪的腳踏在了我的嘴上,我一下子激動得快暈了。她把腳向上挪了挪,踏在我的額頭上,注視著腳下的我:
“這只鞋子怎么看來象一點也沒被舔過啊,是不是你的嘴干了?”鞋子的底是皮革的,上面有被我舔過的口水。
“是的,老婆。”
“也許這樣會對你有所幫助。”她朝著鞋底吐了一口口水,把鞋放在了我嘴上。
“這可是我的吻哦,去受用吧,親愛的。”
我興奮地舔著鞋底主人的口水,然后她叫我用嘴叼好鞋子,把腳伸進了鞋,抬腳踩到地上站了起來。
房微說:“給我取顆煙來。” 我取來煙,為房微點上,她讓我把頭向后使勁仰著,嘴朝上給她當煙灰缸。房微把煙灰彈在我嘴里,命令我吃下去,好在煙灰不怎么燙。一顆煙快要抽完了,房微忽然咳嗽了一聲,然后一大口黏痰就吐在了我嘴里,她的痰特別臭,但我只好吃下去。房微抽完煙叫我端來幾盤水果,躺在沙發上邊吃邊打開了電視。房微說:“天雄,該給我舔腳了。”我就去取來牙具和一個盆,刷牙漱口,我跪在房微的面前,仔細地漱干淨了口,房微又掰開我的嘴檢查了半天,才讓我給她舔腳。
房微喜歡跳舞的,腳汗很重,而且可能是專門給我留著,沒洗腳,那腳又髒又臭,我大概舔了有一小時,把房微腳上的臭汗和污垢都舔到了肚子里。我又端來一盆熱水,給房微洗了好幾遍腳。房微感覺舒服了.

“餓了吧,天雄。我給你做飯去。”這樣我才從饑餓中緩解過來。我感謝我的天使房微。
晚上,房微回房睡了。我又偷偷地把房微的腳舔了好幾遍,又舔了她的鞋,然后含著她的白襪子,滿足地睡了。

我碩士畢業后,就和房微結婚了。我們商量好每半個月,就要玩一次舔腳的游戲。那天我的美麗可人的房微就由溫柔的小妻子變成了我的女主人,來滿足我。我們的婚姻很美滿。...<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

kawaei1117 發表於 2009-1-17 02:46 PM

....................................end<br><br><br><br><br><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