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亂倫周刊
頁: [1]

tntllc 發表於 2007-8-27 11:11 PM

亂倫周刊

舒倩是《亂倫周刊》的一名資深記者,今年剛好50歲。她是由南方某報社調入的,調入的理由是因為五年前她和她的獨生愛子、26歲的舒進(她離婚後,兒子改了母姓)在一個風雨之夜發生了一場瘋狂的情欲體驗。

舒倩十年前和丈夫離婚,此後就和兒子相依為命,由於工作的關系,她對兒子照顧的很少,這使她對兒子始終有一種歉疚心理。五年前的那個夜晚與其說是偶然,不如說是她內心深處對兒子的一種奇特的補償。在那個晚上之後的兩個月的時間裡,她和兒子幾乎是足不出戶,從來沒有穿過衣服,每天除了做愛就是做愛,只是余暇時做做頭型,化一點淡妝,目的是不讓兒子對她的肉體產生厭倦感,畢竟年紀大了,身材已不如年輕時那麼輕盈苗條,鏡中的她已開始呈現出老態,眼角有了皺紋,胸前的一對乳房雖然仍是豐滿碩,卻已經不那麼堅挺了,乳頭變大,乳暈發黑,尤其是小腹已經開始凸起,屁股更是變得又圓又大,胯下的陰毛卻仍是茂盛黝黑,毛叢中那一道肥厚的肉縫在發黑的小陰唇下,掩飾著仍舊粉紅的陰道口,這是她唯一感到欣慰的,兒子常常說她的屄肉象小姑娘一樣柔嫩,她的淫水也特別的多,這是她另一個引為驕傲的事情。兒子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有可能讓她淫水四溢,在交媾過程中,她的淫水簡直就象決堤的洪水一般,無法遏止。

長時間的肉欲纏綿,使她已無法擺脫亂倫帶來的情欲,慢慢地她發現兒子雖然非常愛她,但在做愛過程中,對她越來越粗暴,而她竟也越來越喜歡被兒子粗暴地對待,從無意識到有意識,她在不知不覺中慢慢地變成了兒子的性奴隸,在一次性交中,兒子突然用力地拍打她的屁股,她竟然在疼痛中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後來她要求兒子打她的後背和前胸,當兒子的大手用力地抽在她的乳房上的時候,疼痛使她流出了眼淚,但同時也有一種顫栗的快感襲上她的全身。那一刻,作為一個有文化的知識分子,她明白自己其實是屬於喜歡受虐的女人。但她所能承受的程度有多大,是在以後的日子中逐步明白的,直到有一天早上,兒子逼她喝掉他的尿,並把屎拉在她的飯碗裡逼著她吃下去的那一刻起,她知道自己已經無可救藥了。

她通過關系調到了《亂倫周刊》,五年的工作讓她對亂倫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她由一個單純的亂倫者變成了一個人盡可夫的淫婦。由於她的工作業績和對性的狂熱,她獲得了政府頒發的“三八”淫婦獎,並當選為市亂倫協會副會長、騷屄聯合會(簡稱屄聯)副主席。在去年底召開的全市性愛經驗交流大會上,她以《抓住雞巴、扒開騷屄,為實現全面淫亂社會而努力》為題作了大會發言,博得了一致好評,並當眾進行了口交、肛交和陰交表演。《淫穢晚報》以大幅圖片和文字對此進行了報道,當晚的電視新聞也播放了她在大會上吞精的鏡頭,一夜之間她就變成了家喻戶曉的新聞人物,以致於她第二天上班時,在她的辦公室裡擠滿了前來要求和她操屄的熱心市民,她口、肛、陰三洞齊用,手腳並行,好不容易才打發了他們。

她也成了政府要員隨叫隨到的淫婦,市領導多次在不同場合以舒倩為例,強調加強色情事業,促進全市經濟大發展的重要意義,並責成市委宣傳部和《淫穢晚報》、市電視台在全市組織50多名淫男蕩婦組成演講團赴各地進行演講宣傳,舒倩以“屄聯”副主席的身份參加了演講團,她做了大量的准備工作,除了洋洋幾萬言的演講稿外,她還請電視台拍攝了幾個宣傳短片,內容包括自慰、與兒子亂倫、被人輪奸、受虐、吃屎喝尿等等,一個月的演講活動更令她聲名大振,多家電視台、電影公司開始找她拍片,她經過多方考慮,並提出和兒子共同出演,最終選擇了拍攝一部電視劇,劇名《淫情燃燒的歲月》引起轟動。

她身兼多職,“性交”活動極多,近幾個月來已經很少陪兒子,引起兒子的不滿,她便每天找一些女人來陪兒子,上至七、八十歲的老太婆,下至十二、三歲的小女孩,甚至把自己的老母親接來讓兒子操。
舒倩的媽媽今年七十五歲,是一個外表看上去干淨利落的老太太。老太太年輕時也是一個大美人,十五歲時由父母做主嫁給了一個地主做了三姨太,最初幾年她頗為受寵,隨著四姨太、五姨太的先後進門,她逐漸失去了地位,她耐不住寂寞便和家裡的一個僕人發生了關系,事發後被當家的一怒之下賣進了妓院,孰料這竟然讓她如魚得水,一年後竟成了當地的紅牌妓女,許多富紳竟不惜一擲千金來獲得和她的一夜之歡。她25歲生下舒倩後就再也沒有生育。每天就是招蜂引蝶地和男人上床,後來年紀越來越大了,這才逐漸少了男人。

舒倩把媽媽一領進門,兒子舒進就心中一陣狂喜,對這位淫賤的外婆,他早就心癢已久,只是由於以往居住在不同的城市,相距甚遠,遲遲不得其便,而媽媽很早就跟他講述過外婆的一些淫事,多次表示要接來供他奸淫,但媽媽一直很忙沒有時間接她過來,這一次終於可以滿足他的願望了。舒倩的媽媽也是多次在電話中聽女兒講自己的這個外孫子如何如何地好色成性,有著一根如何堅硬無比,碩大無朋的雞巴,操得他的媽媽如何的欲死欲仙,一張老屄早就淫癢難耐,見到外孫後,心中大喜,祖孫二人還是十多年前見過最後一面,那時的舒進還是個十多歲的小孩子,但現在的舒進已是英俊健壯的二十六歲的小伙子了。

舒倩把媽媽交給兒子,自己進了廚房去給他們做飯。舒進坐在沙發上打量著面前的外婆。老太太雖然已經七十多歲了,但看上去身體還是非常好,體重差不多在一百五、六十磅左右,有著一張滿月似的臉龐,一頭白發在腦後扎了一個高髻,臉上零星點綴著一些老人斑,眼角和嘴角笑起來堆滿了細碎的皺紋。她有著一對非常搶眼的碩大乳房,脫掉外衣後,更顯得沉重不堪,坐在那兒整個小肚子重重疊疊,堆滿了贅肉,象是有了八、九個月的身孕一般。舒進對肥胖的女人情有獨鍾,更何況面前的是自己的親外婆,褲襠裡的雞巴立刻就豎了起來。外婆也一直在看著自己面前的親外孫,一見外孫的褲襠鼓了起來,不由得微微一笑,站起來走到舒進的身邊坐下,一只胳膊摟住了外孫子的脖子,一只手就老實不客氣地伸到外孫的胯下按在舒進鼓起的地方。

“我的大外孫兒,想沒想外婆呀?”

舒進笑道:“我倒不想你,不過它卻想你!”說著用雞巴=起被扣分了=起被扣分外婆按在自己胯下的那只手。

老太婆淫笑道:“它可不是想我,它是想外婆的老騷屄吧?”一邊說著,一邊就開始解孫子的褲帶。舒進卻一把推開她,外婆不解地看著他。

“站到對面去,先把衣服脫掉,讓我看看。”

老太婆明白了,果然站了起來,面對著外孫把上衣脫了下來,一個圓滾滾的大白胖身子就裸露出來,兩只大東瓜似的奶子在胸前晃來晃去。

“喜歡外婆的奶子嗎?乖孫兒?”她捧起兩只奶子在外孫的面前抖動著。

舒進兩腿分開蹬在地上,向後仰躺著。

“別雞巴臭美了,快點兒脫你媽個屄的吧。”

老太婆一怔,知道在這個霸道的孫子面前不能太隨便了,立刻乖乖地脫掉了裙子,露出裡面的肥大的三角褲衩,她的屁股異常的肥大,陰阜高聳,陰毛茂盛,幾根黑黑的陰毛甚至從三角褲的邊兒擠了出來。她脫下褲衩,舒進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哇塞,好肥的一只大屄呀!這個老太婆的大陰唇又肥又厚,寬寬地向兩邊裂著,在肥厚的大陰唇的中間,兩片小陰唇也是又大又肥,黑乎乎的,上面全是皺褶。當外婆把它們扒開的時候,裡面的屄肉呈深紅色。舒進示意她坐在地毯上手淫。老太婆聽話地分開兩腿,身子向後靠在後面的茶幾上,兩手從兩條大腿的下面穿過,左右分開兩片肥大的陰唇,一分一合地揉著,畢竟70多歲了,她的陰道非常地開闊,陰道口象是一個深紅色的洞,在這個洞口的下面一個如同開了花的包子似的屁眼兒。

這時,舒倩從廚房裡出來,一眼就看到媽媽在地毯上的模樣,而兒子坐在沙發上擼著雞巴,不由得笑了起來。

“你們祖孫倆在干什麼呀?我還以為你們早就操上了呢?進兒,怎麼樣,你姥姥的屄好不好玩呀?”

“我還沒操呢。這老屄可夠肥的。”

“肥才好操呀!你不是常說操那些瘦屄就象插進骨頭裡似的,撞的雞巴生疼沒意思嗎?一會兒你好好操操你姥姥,保你過癮。”她走到媽媽跟前,向下看著她道:“媽,你怎麼樣?你孫子的雞巴喜歡嗎?”

“啊,喜歡極了!媽媽好長時間沒有被這麼大的雞巴操過了,等一會兒我要讓孫子好好地操操我。”老太婆說著從地上跪了起來,以膝代足爬到孫子的腳下,伸手握住孫子的雞巴上下套弄起來。

舒進居高臨下托起外婆的下巴,老太婆抬起臉來媚笑著,露出滿口雪白的牙齒。

“你裝的是假牙吧?把它拿出來!”

老太婆果然伸手從嘴裡吐出了一副假牙,本來豐滿的兩腮立刻塌了下去,乍看上去好象整個臉形都變了樣兒。

“唔,很好,這樣就更象一個屄了。來,過來啜啜它。”

老太婆興奮地雙手捧住孫子的大雞巴,一張沒牙的嘴巴立刻叨住碩大的雞巴頭啜了起來。

舒倩這時坐在兒子的身邊,一手摟著兒子的脖子,一手抓住媽媽頭上的高髻一上一下地往兒子的雞巴上按。

“舒服嗎?乖兒,你姥姥這個老屄一生之中不知吃過多少根雞巴,她的口技相當不錯了。”

“唔,還可以。不過,媽,你吃我雞巴也很好的。”

舒倩聽到兒子的稱讚,臉上居然一紅,嗲聲道:“謝謝兒子,媽媽以後會更努力的。”

這時,老太婆從嘴裡抽出雞巴,捧起兩只肥大的奶子夾住孫子的雞巴上下揉了起來。

舒倩從沙發起來,轉到母親的身後跪了下來,老太婆的大屁股高高地向上蹶著,因為胖,再加年老,她的整個屁股溝呈現出深褐色,一直延續到前面的陰毛處。舒倩兩手扒開媽媽的屁股使她的屁眼和陰道更大的向兩邊分開。然後她用手指在媽媽的屁眼和陰道裡捅著。

舒進一邊享受著外婆乳交帶來的快感,一邊對他的媽媽道“媽,你把手伸進她的屄裡試試,看看能不能把整個手都塞進去。”

“肯定能,我以前就塞過的。她的屄太大沒意思,你過來看媽媽把手伸進她的屁眼裡。”

舒進果然起身過來,老太婆哼哼道:“你們倆一定要整死我是不是?好好,就讓你們弄吧,反正我已經七十多歲了,挨了一輩子操,也夠本了,你們就把我禍害死吧。”

舒倩笑道:“老臭屄,別他媽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從小你就讓我摳你屁眼兒,你都被人摳了六、七十年了,屁眼子兒一扒開真雞巴跟糞坑似的,還裝個雞巴!”

舒進哈哈大笑,伸手托起外婆的臉,外婆居然有些臉紅,笑罵道:“別聽你媽瞎雞巴說,年輕時確實有人喜歡摳我腚眼子,但現在屁眼都松了,一不小心連屎都夾不住,誰還願意摳呀?啊……”她正說著,突然大聲叫了起來,原來舒倩已經把手伸了進去。

舒進一看,媽媽的整個手都塞了進去,把外婆的屁股上的肌肉都繃緊了,僅余一條手腕在外面。

“怎麼樣?進去了吧?你姥姥的屁眼可容易捅進去了。喲,媽,你裡面這麼多屎呀?熱乎乎的真雞巴好玩。”

“是嗎?來,讓我摳摳。”

“不行!”老太婆叫了起來,“你的手太大,會把我的屁眼撕開的。”

舒進不管,拉開母親,果見媽媽的手指上沾滿了黃褐色的糞便。他也依樣葫蘆地把手插了進去,果然感覺到外婆的屁眼裡充滿了糞便。

自從兒子逼她吃屎喝尿以來,舒倩對糞便已經不陌生了,她把手指放進嘴裡吮著,媽媽的大便又苦又臭,但在她的嘴裡,卻是又香又甜。老太婆雖然淫蕩一生,但從來沒有看過人吃屎,更別說自己吃了,看見女兒津津有味地吃著自己屁眼裡的排洩物,再加上外孫在她的屁眼裡摳來摳去的,小腹一陣收縮,隨又一放松,竟然小便失禁尿了出來。舒進也受不了了,他抽出手,挺起大雞巴就插進了外婆的屄裡操了起來,同時把沾滿外婆大便的手伸到外婆的嘴邊,示意她舔吃。

老太婆幾乎是不加思索地就張口吃了起來,七十多年來她第一次吃屎,而且吃的是自己的屎,一種從未有過的怪異感覺讓她忘乎所以。

舒進在後面努力地操著自己的親外婆,倆母女也互相親吻舔吃著對方手上和嘴上的糞便。在這種淫糜的氣氛中,舒進很快就達到了高潮,他沒有把濃濃的精液射到她們的臉上,而是射在了地上,兩母女狗似的在地板上爭舔著……

這一天是五月的第二個星期日,是西方傳統的“母親節”。一大早,舒倩就早早地來到了辦公室,她要完成一篇這一期的一個專欄稿子。她雖然事情多,但還是比較熱愛自己的本職工作,還是抽空采寫一些稿件。她正在電腦前改稿,有人敲門,她頭也不抬地應道:“請進!”

一個看上去年約二十二、三歲的年輕女人走了進來,她穿得非常暴露,薄紗似的天藍色的小襯衫松松地罩在豐滿的雙乳上,下面肚臍眼兒露在外面,沒戴乳罩,雪白的奶子呼之欲出,下身則是一條僅能蓋住屁股的黑色皮裙。

“是小芬呀,有什麼事?”舒倩問道。

“舒姨,總編請您過去一下。”小芬說著,走到舒倩的身邊,“今天是母親節,我還以為你不能來了呢。”

“母親節我怎麼不能來啊?”舒倩抬起頭道,“你這個小浪蹄子又想說什麼?”

小芬嘻笑道:“是母親的節日呀!你那個寶貝兒子沒有送你什麼特別的禮物呀?”

舒倩伸手在她的額頭上點一下,笑罵道“你這個小騷貨,看來那天我兒子把你操過癮了,你一直就念念不忘,是不是?”

“是呀!”小芬淫蕩地笑道:“你兒子的大雞巴的確讓人忘不了嘛!跟你說,舒姨,我回家跟我媽一說讓你兒子操了,你猜我媽怎麼說?”

“怎麼說,還不是說你太騷了。”

“嘻,告訴你,我媽說她那天也想讓你兒子操她一次,對了,舒姨,今天是母親節,我要送我媽禮物的,不如你就答應我,讓你兒子操我媽一次吧。就當是我送給我媽媽的禮物。”

“哼,我就知道是這樣。好吧,呆會兒我打個電話,問我兒子有沒有時間操她。”

“不嘛!舒姨,你現在就打吧,人家的屄也癢癢了,先讓你兒子操一下,然後再操我媽那個老騷屄,好不好嘛!”

“行了,真拿你沒辦法!我就打。”

舒倩磨不過她,只好抄起電話。

舒倩起身向外面走,走了兩步又轉過身,指著桌子上的一只裝滿微黃液體的水杯,道:“對了,小芬,那是我早上剛尿的尿,還溫著呢,你喝了罷。”

“謝謝舒姨!”小芬高興地端起尿杯,就喝了一大口。

總編辦公室。《亂倫周刊》總編王侗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他是靠著兩根管子上來的,一只是他手中的筆管,一根是他胯下的輸精管,在他寫了很多文章把精子射進宣傳部長的嘴裡的時候,得到了今天的位子。舒倩進來的時候,發行部的劉菲正跪在他的胯下啜著他的雞巴,這個劉菲今年才20歲,是今年春節後才到社裡的。

“你好,王總。”舒倩微笑著看著劉菲在王總的胯下前後吞吐著。

“啊,舒大姐來了,正好我要射了,你也過來吧。”

舒倩笑著過來,跪在劉菲的旁邊,劉菲吐出嘴裡的雞巴,對舒倩笑了笑,把雞巴送到舒倩的嘴邊,舒倩張口叨住,也是前後吞吐起來。

王侗本來就要射了,舒倩這一啜更是忍不住,後背一緊,兩腿不由自主地繃了起來,舒倩知道他要射了,加快吞吐的速度,就聽王侗一聲悶哼一股熱熱的精液就噴射出來,二女齊上,兩張嘴輪流吞咽著王侗的精液,複又把他的雞巴舔得一干二淨,二女這才互相親吻,把對方嘴角邊的殘余精液舔舐干淨。

劉菲用手揉著舒倩的乳房道:“舒姐,剛才王總還誇你的奶子好呢。”

“噢,是嗎?謝謝王總!你的奶子也很好呀!又圓又挺,我是老太婆了,跟你們年輕人沒法比了。”

“誰說你老了?王總說你騷起來的樣子比我們還淫,還說你的屄操起來特過癮,是不是王總?”

王總笑道:“行了行了,你們都是騷屄,誰也別謙虛了。”

三人笑了起來。

“對了王總,你叫我來有事嗎?”

“啊,差點忘了。一會兒你去采訪一個老屄,聽說她辦了一個淫母沙龍,影響不錯,現在還沒有媒體報道,咱們去能搶個獨家。”

“淫母沙龍?唔,我好象聽過,據說這個娘們兒去年剛從美國回來,是個富婆呢。”

劉菲在一旁接口道:“家產過億。她就是靠賣淫起家的,據說美國前總統克林頓要操她還得預約呢。”

“噢,真的?我馬上去。對了,她多大歲數了?”

“聽說已經快70歲了,這是有關她的一些材料,還有登有她的照片的美國最近一期的《花花公子》雜志。”

舒倩接過來一看,封面上一個長相十分富態的老女人搔首弄姿地衝著鏡頭微笑著。

“長相一般嘛!”舒倩道。

王侗道:“東西方的審美觀點不同,咱們認為很丑的女人,在西方人的眼中可能就是美女。”舒倩點頭。

“好,我這就去。”

“去吧,這是地址。”

舒倩站起來,雙手摟住王侗的脖子,嗲聲道:“罵人家一句嘛!”

王侗笑道:“你這個賤毛病總是改不了。好了,操你媽的大騷屄!”

舒倩高興地親了他一下,輕聲道:“謝謝!”
黃老太所住的房子是一個相當豪華的大宅院,位於東城郊的淨水湖畔,房前是一個相當大的宅院,亭台樓閣、泳池、草坪,美輪美奐。舒倩和雜志社的攝影師小劉開車到達這裡的時候,已經是11點鍾了。攝影師小劉和她兒子的年齡差不多,是舒倩最近才換的搭檔。因為他不但年輕,而且有一根與眾不同的雞巴,他的雞巴長短粗細倒沒有出奇之處,但勃起的時候卻向一旁彎曲的,而且彎曲的弧度很大。舒倩第一次讓他操的時候還有點不太適應,掉換了幾次姿勢和角度後,她嘗到一種別樣的滋味,立刻就愛上了他,馬上要求總編派他和她一起工作。小劉也早就希望和舒倩在一起,對他來講,攀上舒倩就等於攀上了一棵大樹,舒倩是所謂的屄眼通天的人物,對自己的前途大有好處。因此,小劉對她極力巴結,甘心做她的性奴。

車在黃老太的宅前停下的時候,舒倩還在用手擼著小劉的雞巴不忍放手。

“舒姨,我們到了。”小劉刹好車,一路上他被這個淫穢的老婦弄得心神不定,好在他已經習慣了,加之車技又好,才沒有出事。

“嗯。”舒倩戀戀不捨地放開小劉的大雞巴,另一只手從自己的屄裡抽出來,滿是淫水,她把手伸到小劉的面前,小劉心領神會地張嘴就舔,把她手上的淫水舔得干干淨淨。

舒倩突然道:“寶貝兒,舒姨有點口渴了。”

小劉笑了一下,道:“可是,我現在沒有啊!”

舒倩有些失望道:“你試試,少擠一點嘛!”

“好吧,我試試。”小劉在座位上稍稍側了側身,使自己的雞巴衝向舒倩,舒倩高興地湊上來,張嘴輕輕地把下唇放在他龜頭的下緣。

小劉小腹用力,好半天才從雞巴裡擠出一股尿水,撒進舒倩的嘴巴裡,舒倩興奮地吞咽著,一連喝了幾大口,直到小劉沒有了,這才余味不盡地舔著他的雞巴,巴嘰著嘴巴。

“唔,寶貝兒,你的尿我總是喝不夠,以後你要多喝水,多預備些尿給我喝。你願意當我的性奴,我也可以做你的性奴,在性這一點上,你不要把舒姨當人看,你就把我當成一個連畜牲都不如的賤貨、臭屄,老賤種,什麼時候你想操屄,想撒尿,想拉屎你就把我拎過來操,把我當做你的馬桶、尿盆,聽見了嗎?寶貝兒?”

“你真是個騷婆子!好了,我以後一定多准備些尿給你喝,不但准備尿,還准備屎給你吃。”

“啊,那就更好了,那以後我們再出來采訪就不用上飯店吃飯了,我就喝你的尿,吃你的屎就夠了。”

“操!我得吃飯呀,不然那來的屎給你吃呀?”

“嘻,也是。好了,我們進去吧。”

兩人整理好衣服。

這是一扇相當豪華的大門,通過門上的欄桿可以看到裡面距正宅還有一段距離。小劉下去走到門前向裡看了看,只見裡面走過來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

“你們是……?”老頭眯著眼看著他。

“啊,老伯,我們是《亂倫周刊》的記者,跟黃老夫人約好的。”

“啊,是你們,黃老夫人已經吩咐過了,等一下,我給你開門。老夫人在客廳等你們呢。”

客廳非常大,富麗堂皇。正中的一個巨大的棕色沙發上坐著一個面容慈善豐滿的老太婆。她的身上只披著一件半透明的紗質睡衣,神情有些庸懶地仰靠在沙發上,在她的腳下跪著一個赤裸裸的20多歲的男孩兒,正在專心致志地舔舐著她的陰部。沙發後面的牆上掛著一幅巨大的油畫,畫中是一位面目英俊、身材健碩的裸體男孩,眉目間和黃老太有些相似。後來舒倩才知道這個男孩就是黃老太的兒子年輕的時候。

看到舒倩他們進來,黃老太並沒有站起來迎接,只見打了聲招呼,她胯下的男孩兒則根本沒有回過頭來。雙方各自寒喧了幾句,舒倩坐了下來。小劉不失時機地搶拍了幾張那個男孩兒舔舐黃老太的鏡頭。

黃老太對舒倩也是早就耳聞,一見之下,不覺暗中喝了一聲彩,好一個風騷的婦人!

“您好,黃老夫人,首先感謝您能夠接受我的采訪,聽說您十二歲就去了美國,是嗎?”

“是的!十二歲我是隨我的父母去美國的。”

“那您是什麼時候有了第一次性經曆的?”

“啊,就是去美國的那一年,而且您不會相信,我第一次被操的時候船還沒有到美國呢!而且我生命中操我的第一人就是我的爸爸!”

“啊,太棒了!那一定是您記憶中最難忘的事情!”

“是的,女人第一次挨操本來就令人難忘,更何況操我的是我最敬愛的父親,那種滋味真是太好了。”

“您父親的雞巴一定非常大,非常粗,它讓您非常過癮吧?”

“當然!雖然第一次有點疼,但那種滋味真的是非常過癮。好在我媽媽在一旁不停地鼓勵我。”

“啊,您是說您和您爸爸操的時候,你媽媽在旁邊?”

“當然了,不然,你讓她上哪去?”

“你剛才說你父親操你的時候,船還沒有到美國?”

“是的,我們就是在赴美的船上做的。那個一個晚上,我一個人睡不著,就跑到甲板上,在一大箱子的後面,我突然發現有人發出很奇怪的聲音,我當時對性還有些稀裡糊塗,只覺得聽到這種聲音很不自在。我後來想,我之所以對亂倫感興趣,一定就源於這次的偷窺,因為如果我當時看到的只是一般男女在做愛,我可能就對亂倫不是這麼輕易的接受,你想不到,我人生中第一次接觸性,竟然就是父女亂倫。當時箱子後面的是一對父女,父親差不多有四十來歲,而女兒看上去也就十七、八歲的年紀。”

“噢,我明白了,您當時看到這種情景,由於年紀小,還以為父親和女兒性交是非常正常的事。”

“是呀,我當時就在想,為什麼我的爸爸不來和我做這樣的事呢?尤其是看到那個父親在女兒的胯下舔舐的時候她那興奮的樣子,我就更加想往了。更讓我興奮的是,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願望就馬上實現了。因為,我突然感到有人來到了我的身後,我一轉頭就看見爸爸笑嘻嘻地站在我的身後,然後我就目不轉睛地看到爸爸的兩腿間,因為他已經把他的大硬雞巴從褲子裡掏了出來,正在我的眼前晃動著。”

"啊!這樣的情景一定非常刺激!”鳳雲插話道。

“是啊!一個男人在你想要騷的時候,就站在你的面前把雞巴在你的眼前晃動著,而且還是你平時敬重的父親,我想任何一個做女兒的都會知道她下一步應該做什麼。”

“你當然是用嘴裹了你爸爸的雞巴了?”

“是的,我爸爸最喜歡的就是女人用嘴給他裹雞巴,因為我經常看見我媽媽給我爸爸裹,就象舔舐冰棒一樣,我早就想試一試了,今天終於如願以償了。”

“你爸爸的雞巴大嗎?”

“大。雖然沒有後來我看見過的美國人尤其是是美國黑人的雞巴大,但也是相當碩大的,我媽媽就說,雖然我爸爸的雞巴沒有外國人的大,但卻恰到好處,外國人的雞巴操起來顯得很粗暴。我就曾親眼看見三個美國黑人輪奸一個從上海去的女學生,操了一夜,居然把那個女學生操死了。我媽後來接著讓他們操,也差一點讓他們操死。”

“不錯,我也讓老外操過,他們的雞巴確實大的嚇人,尤其是他們喜歡操屁眼兒,上一次我的屁眼兒都讓他們操裂了,一放屁都疼。”

“放屁疼?我讓他們操的連屎都夾不住。有一次,我媽媽帶回來五個老外輪奸我們母女倆,整整操了我們一天,一放屁就把屎帶出來,有好幾天,我經常拉在褲衩裡,好在我媽媽喜歡,她每次都是把我的內褲脫下後在洗之前,先用嘴把我放屁崩出來的屎舔干淨了。”

“哦,你媽媽真夠騷的呀!對了,黃老夫人您這次回來,聽說辦了一個沙龍,專門操媽媽的,叫什麼‘淫母沙龍’是嗎?”

“是的,現在的人們除了正常的男女性交外還追求更刺激、更變態的性行為,亂倫就是其中之一,而亂倫中最刺激的就是母子亂倫。每當我想到我自己生出來的兒子再回過頭來操我,我就興奮得不能自制。”

“那您能說說您兒子操你的事情嗎?”...<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